›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08日

【短片】【十年‧專訪】《方言》的士佬梁健平:兩個女同我講普通話

建立時間 (HKT): 0108 06:00

【《十年》。五部曲。】
要改變一個地方,由方言入手;改變一個人,由習慣開始。

十年晃眼即過,日日呼吸居於斗室,營營役役。「搵食啫。」快得像中間沒有過程。

其實不是沒有過程,只是因為「慣」,令人不覺時間過。與其說《十年》是預言,不如說是時間與習慣的問題:是為時已晚,還是為時未晚?

《十年》由五部短片組成。第一部《浮瓜》黑白片形式帶出中央陽謀——自導自演一場謀殺戲,目的是令國安法在港著陸:「越亂越好!」黨中央最高指令。

第二部《冬蟬》。關於「香港」的種種——性情、活力、特色,一一被破滅消亡,只能在瓦礫中尋回碎片製成標本。最後就連活生生的生命,也給製成標本。男主角痛苦地咽下狀如紫色小山凝結劑,沿著食道慢慢吸收,讓身體器官永遠停頓在最鮮活的時候。

第三部《方言》。本來自由穿梭港九新界的「紅的」,在「非普」標籤下寸步難行,普通話變成主流,廣東話變成「小眾」、「異類」;小朋友從小給「洗腦」,母語係「波婆麼科」;家長為咗令仔女考到好成績出人頭地,決定全家皆「普」,令子女盡快適應做一個「普通人」。

第五部《本地蛋》。承接前面四個故事時間線:國安法通過,普通話成法定語言,「香港」變成標本,禁書(包括《叮噹》)禁語(「本土」)大籮筐———然後,新生代(開書店的年輕人)表示:「都慣晒喇。」廖啟智卻說:「千祈唔好慣,就係因為我哋乜嘢都習慣晒,先至搞到你哋咁。」

【學多種言語有乜所謂?】
梁健平,《方言》裡面嗰個的士佬。年屆半百。故事中的爸爸對兒子轉tone滿嘴「爸爸」與「貝克漢姆」大感無奈;現實中的梁健平,想法也是很道地香港人———學多一樣語言冇壞。

日前梁健平接受《蘋果》訪問,用回「梁健平」身份講《方言》———問佢第一次聽到兩個寶貝女同佢講普通話嗰陣,感覺可會不是味兒?梁健平說沒有:「兩文三語吖嘛!我覺得學多種言語有乜嘢所謂呢?我係香港人,我係用本土(語言),我覺得最緊要睇下有冇咁嘅需要啦,譬如我哋拍西片,一定要用英文0架啦;拍韓劇,都可能要講韓文,我覺得文化交流冇乜所謂。」

【廣東話不會消亡】
梁健平成長的年代,經歷了香港的黃金時期:經濟起飛,中西文化衝擊融匯,在這「借來的城市」,「借來的時間」,學好普通話,就同學好英語一樣,係求生技能;而今日,卻是權力的體現。

廣東話是不會被消失。梁健平相信。「我覺得我哋有文字紀錄,有影像紀錄,唔會消失0架嘛,點會消滅到?唔會嘅,永遠都係烙印喺我哋腦海入面。」

【我父母都係偷渡落嚟0架】
「唔怕講,我爸爸媽媽都係偷渡落嚟嘅,佢哋都係大陸人嚟0架大佬!可能依家大家成長嘅背景有偏差,所以有衝突,但我覺得衝突又未必唔好,有衝突令大家成長同學習。可能十年之後,我哋回頭睇番,原來咁樣加速咗我哋嘅成長同認知度。」

2013年,有報道城大碩士課程的內地生,選讀註明「以粵語授課」嘅課程,但上堂嗰陣卻要求老師改用普通話授課,引發中、港學生罵戰,結果要出動系主任到場調停認錯,最後老師改以雙語授課,並特別為內地生加班補課。同樣例子屢見不鮮。

梁健平又點睇?「我覺得嗰個學生入學前應該搞清楚,正如我哋去英國、美國讀書一樣,唔通你叫大學教授用普通話嚟講呀?呢個係佢哋嘅問題,唔係我哋嘅問題。」

其實當日系主任到場調解之時,難道沒有想過這問題嗎……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