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10日

【黃玉郎即發聲明澄清】倪詩蓓直播剖白 圖片.短訊反擊黃玉郎指控

119,969
最後更新: 0811 15:52 / 建立時間 (HKT): 0810 23:28

【新增內容】

香港漫畫家黃玉郎與分手多年的息影藝人倪詩蓓對簿公堂,爭取二人所生、患有嚴重自閉症的兒子黃英樑(Royce)監護權。兩人連日來隔空開火,黃玉郎入稟控告倪詩蓓誹謗,發聲明指摘倪涉曾向兒子作出身體襲擊,又向法庭申請禁制倪詩蓓小姐誹謗言行。(新聞連結: https://bit.ly/2M67CC2 )

倪詩蓓於晚上約10點開facebook直播,再次剖白心情,倪詩蓓在直播中先與兒子一起出鏡,其後以相片作對比,指兒子交與黃玉郎短暫照顧後明顯消瘦,身體各處有不明來歷的傷口。她又於直播中多次展示黃玉郎所發的律師信、兩人微訊對話內容、兒子生活照等等。

倪詩蓓於直播中多次剖白,部份節錄如下:
「問到佢傷口點嚟,佢都答我:『我送佢返學校之後,我帶個仔去睇醫生,因為發炎流濃,佢仲問我點樣整到個仔?』我話畀番相佢睇,畀佢之前係冇嘅,佢又唔答我,醫生就話有兩個1.5mm嘅傷口。」;

「個仔氣管唔好,佢同佢屋企會食煙,我有叫過佢唔好喺屋企食,但佢話我食煙,話我屋企人食煙,醫生都話唔畀被佢吸食二手煙。」;

「喺2015年時返嚟香港,嗰時身體唔好,入咗好幾次醫院。層樓有我個名,賣咗俾銀行,淨低就俾番我,我就買咗間屋,佢話每月咁還,差唔多10年8年先還晒。」;

「當時係1萬蚊星幣,我唔係覺得錢少,而係個仔要好多醫療費,我自己都貼咗好多錢。」;

「我返到嚟香港,佢都冇畀生活費我,因為佢話屋租、助理、工人姐姐都畀咗好多錢,我都可以嘅,不過我如果要買咩畀個仔,都要填表交去佢公司申請。」;

「你聽清楚啊,我之後同個仔唔會要你黃玉郎身家嘅一毫子,但生活費唔係話你唔畀,就cut晒,唔係話你可以咁做就可以咁做,係咪生咗個仔就可以唔理,不如咁喇,每個月嘅一萬星幣,半價喇。」;

「之後我新加坡冇嘢做,返到嚟香港,咁我都要用錢,我就叫佢當年借畀佢嘅錢分開慢慢畀我,因為佢係唔會一筆過畀我,佢又應承我喎,我好奇怪,因為已經係2003年嘅事,當年係賣咗層樓幫佢還錢,我同佢講返之後,佢就話分開五年還畀我,我覺得都無所謂,佢仲話寫張紙,話當生活費咁畀返你。」;

「我飛返新加坡,九個月之後我返嚟,佢即時話唔用個助理,過咗幾個月之後,工人姐姐被兩個人夾住話要走,我問佢點解要炒咗個工人,佢話錢係佢畀,我使乜同你講。佢仲叫我搬走德福個單位,我問佢咁我住邊,佢同我講個仔跟佢住,仲話如果個監護人係我,佢就唔參與,又唔會畀支援我。」最後倪詩蓓更指願意收黃玉郎五萬星幣的一半,更叫直播觀眾作證。

黃玉郎於倪詩蓓直播約半小時後,即發聲明指:「對患有嚴重自閉症而生活不能自理的兒子Royce在沒有遮蔽而出鏡,嚴重侵犯其私隱權,表示非常不安及氣憤。
倪詩蓓小姐曾襲擊Royce,加上種種惺惺作態卻不為兒子著想的行為,黃玉郎先生表示非常擔心,一心只想保護兒子Royce,現促請監護委員會盡快批准其申請。
對於倪詩蓓小姐大話連篇的無理指控,黃玉郎先生定必向法庭討回公道。」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