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1月09日

【追思藍潔瑛】她的一生:父母緣薄 躲在飯桌下求生

413,028
建立時間 (HKT): 1109 16:00

「不如去麗晶飲茶做訪問吖,我好耐冇去過喇。」06年,藍潔瑛在一個訪問中說。

麗晶酒店,象徵香港一個美好的時代。92年許冠傑在麗晶酒店舉行了光榮引退匯群星;徐小鳳躺在長長白雲石樓梯那個唱片封套,就是攝於麗晶,美得可以做年曆,掛上去可以對足一輩子。

藍潔瑛也許忘了,06年麗晶已改名洲際;她也許還不知道,隨著控股權易手,洲際將恢復原名「麗晶」。

麗晶酒店可以復活,但藍潔瑛已經不能。

************************
生於大家庭的藍潔瑛,是家中孻女,上有一兄一姐,還有三個同父異母的哥哥,也有說她是有兩姊兩兄。最親是家姐,近年也一直由她照顧其生活。兩年前藍潔瑛接受訪問,稱聯絡不上家姐,打去都是飛留言信箱。聽著不無黯然。

藍潔瑛的追思彌撒今晚假天主教聖亞納堂舉行,遺體由殮房直送火葬場。走過冰與火,藍潔瑛的最後歸宿,是教會。骨灰安放在那兒,有天主與弟兄姊妹同在。

藍潔瑛生前跟哥哥姐姐感情說不上親厚,父母緣薄。教會也許是她最好、也是最安全的家。

************************
藍潔瑛笑言,因為小時樣子可愛,得得意意,大家都疼她。轉捩點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大人開始偏心,只疼哥哥。「阿哥好爛賭,借到成身債,阿媽都幫佢孭。有時我畀錢阿媽,佢都會偷偷塞畀阿哥。」藍潔瑛想讀哲學,但因為家裡窮,無法繼續學業;入行後,父親也會問她要錢,為兄長還債。

藍潔瑛是潮州人,父親在旺角弼街近火車站擺大排檔,11歲已出檔口幫手,老街坊形容她「都幾乖女0架」;十五六歲有點「嬰兒肥」,但已出落得越發標緻,好多人追。

多年前藍曾分享其童年生活——她形容自己成長在一個「經常刀光劍影」的家庭,父親是傳統的大男人,媽媽則是個傳統小女人,總是逆來順受。

「刀光劍影」下,藍潔瑛自言在毫無安全感的環境中長大。爸爸欺負媽媽,大媽欺負媽媽,哥哥欺負她。小時藍潔瑛徬徨無助,後來給她發現一個安身之所——食飯枱下面。「每次當我拉住家姐隻手,匿喺張枱下面,先會感覺安全。」

但家姐的手,老是抓不牢。「細個時佢(家姐)叫其他人帶我過馬路,搞到撞車。每逢大單嘢佢就離開我。」藍潔瑛的童年回憶,一片藍。

但也有紅色的,例如農曆新年。媽媽會張羅一切,佈置家居,一派喜氣,又帶子女添新裝。大年初一,睡上格床的藍潔瑛先在床上穿戴整齊,由頭到腳都是新的,然後跳落床,由家人帶著,去火車站排隊上大陸探親。「最記得花生油,」藍說,因為她負責捧花生油排隊,「花生油真係好重,抱到手都痛。」其實藍潔瑛好憎返鄉下。

************************
「我習慣靠自己,以前都係象徵式俾錢阿媽,等佢唔使做,不過啲錢都唔知夠佢買嘢,還是貼我阿哥。」靚絕五台山的藍潔瑛,一直都很獨立。

但有一種獨立是迫出來的。藍氏其中一條家訓是:不准哭。

五六年前,藍潔瑛曾計劃出自傳。手稿中,她分享了一個故事:當年考無綫藝訓班,劇本設定她的舊情人回到她身邊,但她因為某些原因,斷言拒絕。

劇本要求藍潔瑛傷心痛哭,但藍幼承庭訓不能哭,所以將「傷心痛哭」改成「眼淚在心裡流」。從小就學會要堅強的她,一直努力壓抑情緒,最後無法梳理。

初入電視台的日子,藍潔瑛無甚嗜好,最愛是買手袋,還流傳過一件趣事:藍在婦女節目成set LV騷出來,令人瞠目。

手袋玩膩了,藍潔瑛愛上玩車,後來覺得太奢侈才收手,修心養性,儲錢置業。92年,藍潔瑛搬往跑馬地,生活優悠,心境平靜,那時她還特地跑去報讀興趣班,學跳舞學唱歌,那是她最享受的日子。同年,藍潔瑛憑《大時代》人氣更上層樓。

雙親離世,改變了一切。

與家人關係疏離,藍潔瑛不止一次說。「有段時間我好嬲我父母,試過有幾年都唔同佢哋食餐飯。」

可是,父母離世,對藍潔瑛打擊也是最大:「唔孝順父母,呢樣係我最後悔嘅事!」可是藍家家訓:唔准喊。哭了,像對不起列祖列宗;情緒無法宣洩,藍潔瑛又有幾多選擇?

************************
「唯一一次對媽媽講『我愛你』,係有次佢生日去唱卡拉OK,我唱咗首《真的愛你》畀佢聽,唔知咁算唔算?點知唱完冇耐佢就中風過咗身。」

第一次驗出媽媽中風,藍潔瑛立即送她到其家中休養。按時間推算,應是住跑馬地那段時期。有工人照顧,藍媽媽很快康復,也很快主動要求搬走;到第二次中風,幸運之神未再眷顧。藍潔瑛憶述,當時醫生明明說,未來24小時是危險期,「我真係好激動,好想留喺佢身邊陪佢,嗰日係爸爸生日,佢希望我哋陪佢齊齊食飯,我都冇反對。第二日媽媽就去世。」那是1995年。

96年,父親也走了。

98年,藍潔瑛以558萬購入赤柱旭逸居758呎單位。同年撞車。「車禍前兩日,我已經瞓唔著,車禍發生之後更令我緊張嘅情緒推到沸點。由醫院返屋企,我連續兩晚瞓唔著,覺得自己好似熱鍋上的螞蟻……。」喪母後心情,藍潔瑛形容是「氹氹轉」,「氹氹轉嘅構造係上下互相依傍,下面出現鬆散,自然直接影響到運轉嘅情況。」

然後……

「有次我叫我家姐帶我睇醫生,點知去到佢竟然夾埋留低我。我想跟佢走,佢竟然由得姑娘綁住我。我想打電話,佢哋又以為我想報警,又再整針我歎。就係呢支針,搞到我個腦出現問題,成日收到其他訊息。我真係頂唔順。」一次藍潔瑛說。

「其實我想勸大家一句,唔好立亂拎啲屋企人去精神科醫院,因為我原本係正常。」雙親走後,家人幾乎不知藍潔瑛住在哪兒,得家姐知。但家姐卻欺騙了她。

藍潔瑛當然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只覺腦內一片混亂,又擔心長期服用精神科藥物有後遺症,這令她更加痛苦。「我見到醫院裡面有好多病人,我認為佢哋根本就唔需要長期住院、食藥,係啲屋企人過分信個醫生,啲醫生永遠想病人喺度(住院)……」

************************
與至親緣薄,幸好藍潔瑛還有朋友。曾經一度皈依佛門的她說,「我好信業力同因果報應。」

藍潔瑛與同期藝訓班同學曾華倩感情特別好,一齊主持過《430穿梭機》,「到我冇錢佢都仲肯借錢俾我。」06年,藍潔瑛受訪,表示已很久沒見親人,圈中人就只見過曾華倩:「前排我冇錢,佢仲借咗兩萬蚊俾我,佢真係好好,唔會拎我嘅是非當人情。」

除了華倩,鄧萃雯也是她的好朋友。兩人分列頭號和二號「親密瞓友」,有時你去我度瞓,有時我去你度瞓,次次玩突發。藍潔瑛與雯女特別好傾,明明話瞓,但好多時由天黑傾到天光,最後多了兩隻熊貓。

藍潔瑛也知道,好多朋友都很關心她:「如果唔係我將電話號碼改咗,關心嘅鈴聲應該每日響唔停。」

曾志偉也是她的朋友,兩人相識多年。藍潔瑛不諱言,志偉最初給她的印象,挺差。「嗰陣已經覺得佢個人好叻好聰明,就係比較自私。我叫佢自私鬼。」

「佢唔係冇做善事,但只係唔夠真心。」後來藍潔瑛覺得,志偉變好了,整個人不同了,「佢同阿倫真係將真心付出做善事。」

************************
「我最鍾意都係《家有嬌妻》,因為個結局好,夠sweet,女仔都係鍾意呢啲。」可是在藍潔瑛最後的日子,同屋共住的「親人」,只剩一部電視機,「開下熄下又一日」。她說。

「我真係冇乜心願。希望死得好好哋算唔算?下世最好唔再做番人。」別怕,你已經安全了。

主懷安息。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