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17日

【金馬獎前哨】《江湖無難事》導演回歸本土更有創意 理性解說:看你想服務誰

建立時間 (HKT): 1117 06:00

一份課堂作業,一個忽發奇想,放在存檔庫內10年等待發酵。

相關新聞:【金馬獎前哨】《下半場》導演張榮吉冇退選金馬獎︰當晚全體演員到場支持

單憑「拍電影期間把女主角拍死了」的異想,成就了今天的電影《江湖無難事》,屬近年大銀幕少有的黑色喜劇題材,離奇所以好笑。導演高炳權直言近年港台電影只分兩類,就是大片和小品電影,黑色電影幾乎絕迹。電影往往反映社會狀態,到底是市場不需要黑色幽默,還是現實世界早已比電影世界更荒謬、更黑色?

台灣新銳導演高炳權執導的電影《江湖無難事》,日前在大角嘴接受專訪,對於片中一人分飾三角的姚以緹,榮獲今年金馬獎女配角提名,高炳權認為對方絕對有機會:「我覺得她做出水準以上就有機會,因為她要演女人、變性人跟屍體,可以好好玩,但這樣3個角色5個層次,我自己寫出來也不見得能導出來,所以都要看她能做到哪裏?結果,她掌握力很強,互動也很好,比我預期中做得更好,所以我很有信心。」

提到金馬獎明顯滲入強烈政治色彩,因為去年台上有關主權的感言,旋即傷害彼岸同胞感情,今年陸片、港片紛紛退場避嫌。政治與電影,到底是否緊扣?高炳權坦言:「不用扣得那麼緊吧,拍電影,不就是在說故事嗎?不用看得這麼嚴謹吧?台灣有說話自由的空間,也很難控制得獎者要說的話。」對於少了陸片和港片的金馬,高炳權覺得蠻失落:「電影本來就是多元的,是在說每個人的故事。本來金馬就是集合三地、東南亞的電影,最強的都來互相PK。這是個蠻好的交流,可以看到更多元的聲音,是個華語圈具代表性的盛事。」

電影被扣上政治後,難免有些人會避忌、自我審查,問到會否影響創作空間?高炳權以理性的角度解說:「主要是看你想拍給誰看,想拍台灣方面、本土在地的題材可以,只是中國不會讓你上(映)嘛;要就做中國的,就會配合對方的規矩,就是看你想服務誰,以市場為主導。」

談到香港電影,他坦言現時的港片好像只有兩類:「很大的大片,就要合拍,或是很小的,這個跟台灣有點像。合拍的資金要大,要滿足很多要求,電影本來是商業的,這點我明白。只是中間騰出一點空間,電影不一定要走到這麼大,我期待香港多點中間的片,卻因為娛樂性較低,所以(拍攝)空間不夠。」就跟他這齣新戲一樣,07年的時候,《江湖無難事》原本是要到中國拍攝,他說:「他們(中國投資方)問有甚麼故事,我就拿這個故事出來,不開白不開,我就說要周潤發、周迅等演員,當然劇本最後不能過,最簡單就是中國不能有黑社會,只能改成是土豪。」

最後他選擇回到台灣本土,劇情可以更天馬行空,但是資金沒太多,畫面、分鏡統統削減。高炳權透露電影在台灣、日本拍攝,僅以29天完成,過程中蠻有壓力:「我每場都有6、7個人的大戲,拍得到就要結束,初時也擔心效果,現在剪出來也挺好。」他笑言當然還是有點殘念,但擁有再多資金也是會有殘念:「本來有場槍戰戲,劇本寫得很仔細,誰開槍打誰、誰中槍、誰救誰,但邊拍資方就邊計錢,每顆子彈在算,最後我們決定把燈關掉,用火光來表達,又製造了另外的效果。」

香港與台灣,無論是政治還是生活確實是互相緊扣,對於「今日香港 明日台灣」的說法,高炳權又怎樣看呢?他選擇從電影角度回應:「創作來說,說真的,就看你想拍甚麼,我對電影的信仰是娛樂。譬如說《流浪地球》(中國3D科幻電影),的確需要市場養你。當然是蠻麻煩,要克服政治,我不會排斥(中國電影),它讓我看到更多、學習不一樣的東西。台灣在創作上很自由,價值可以滿足,但就沒有卡士、沒有資金。」

對於香港的逆權運動,高炳權坦言暫時沒有很大的影響到他:「至少沒太影響現在的我,因為我有生小孩,這齣《江》不能讓他們看,下一齣我想拍親情的電影,我想先服務我的家人,才能服務社會。」有說趁還有自由的時候就做多點還能做的事情,他勸勉香港人樂觀點:「可能我在台灣吧,香港人最近都比較悲觀,始終我哋隔着一層,我想應該沒有那麼糟吧,可能我們的危機感沒那麼重吧。」

採訪:盧妹
攝影:沈健程
場地:嘉禾the sky

-----------------------------
2019區選專頁
光復香港 11.24踢走共產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