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11月21日

【抗癌成功】黑妹李翊寧酒廊打滾半生 目擊劈友驚到腳震

建立時間 (HKT): 1121 06:00

58歲黑妹李翊寧(前名李麗霞)跟梅艷芳一樣,細細個在荔園賣唱,長大後參加無綫《新秀歌唱比賽》,雖然演藝事業發展未能像大師姐般大紅大紫,但能夠有家人、朋友愛錫自己,對黑妹來說已深感滿足。尤其幾個月前黑妹得悉腦瘤是良性,而肺部癌細胞又能及早切除治癒,一切一切都讓黑妹感動落淚。健康,原來真的比任何事也重要。

黑妹日前在上水新居接受《蘋果》專訪時開心笑說:「我唔係驚cancer,係驚中風,驚要個女嚟服侍我、擔心我。我叫醫生幫我check有冇中風,3月15號check,佢話樣樣都好,不過個肺好似發現咗粒嘢,當時眼淚真係標咗出嚟,點解我年年買六合彩都唔中,呢啲就畀我中?滴完眼淚就求醫,醫生同我講,腦同肺嗰粒係match嘅話,即係擴散,再入醫院檢查啦,好開心腦科醫生話唔係,跟住我個女啲眼淚標晒出嚟,所以我好感恩,原來我身邊真係有好多人錫我。」

肺部3cm的腫瘤是惡性,但由發現到手術完成只花半個月。黑妹道:「不幸中之大幸,係早發現,所以我覺得自己係好幸運一個,真係要定期檢查,如果唔係唔知自己有乜嘢事發生。」

58歲的黑妹年幼喪父,母親獨力照顧黑妹三姊弟,黑妹不忍媽咪辛苦,13歲小學畢業後便輟學到荔園賣唱幫補家計,完全是粵語長片劇情。「我媽咪唱歌,爸爸做音樂,可能呢啲遺傳啦,我第一份工開始唱歌到而家,未轉過。其實我媽咪唔鍾意我唱歌,因為佢自己都咁辛苦,佢唔希望我踏入呢一行,但我始終都係鍾意。」

唱荔園、酒樓、夜總會再到酒廊,黑妹83年參加了第二屆《新秀歌唱比賽》,參賽歌曲是甄妮的《Dancing All Night》,同期參賽者有陳啟泰、張麗瑾、孫明光,最後呂方奪得冠軍,黑妹三甲不入。當年是否因為見梅艷芳成功而參加《新秀》?「其實我唔係呢樣嘢,當年我唱緊酒廊,有個女朋友話畀我聽而家有個比賽,乜職業都可以上去參賽,咁我咪試吓囉。」難道不想做梅艷芳第二?黑妹說:「點會唔想?但有時唔係你所想咁簡單,要天時地利人和,得唔到任何一個獎項都好,喺呢個比賽裏邊,我無形中身價係高咗啲,我初初未識諗時會好失落,原來唔係,當你比賽完咗之後,跟住我返番去酒廊嘅時間,我全部所有嘢係upgrade晒,有一倍,譬如百幾蚊去300幾(唱一場酬勞),一倍㗎,個電視框框會令到人有反應、有效果。」

其實當年選完《新秀》後,華星唱片曾邀黑妹簽約,但黑妹拒絕。「我參加《新秀》嗰時已經唱緊5、6場(酒廊),但價錢好低,100幾200蚊。當我參加完《新秀》之後,公司就問我簽唔簽,我就話唔簽喇,因為我真係要搵真銀,你簽咗又未必捧自己,因為我阿媽、我個女都要我養,我仲有兩個細佬,簽嘅話我(未來)都唔知係點,但唔簽嘅話,我就知道自己條路點行,即係搵錢囉。」

「好坦白講,我當日一出嚟唱歌,都好想自己係梅艷芳、甄妮,我要做superstar,其實就算你點努力,唔得就係唔得。我唱緊酒廊時,我個心好想去錄一隻唱片,我就搵啲唱片公司,佢話:『你都黐線,我晚晚100蚊都聽到你唱歌,我使乜買你隻碟呀?』呢句說話令我成個意志消沉,一盆冷水,咁我惟有喺舞台上,喺每一晚、每一日喺酒廊發揮自己,我就唔諗嗰啲喇,我諗我每日點樣由100蚊唱到200蚊,200唱到300……」

想起當年種種,黑妹忍不住掩嘴哽咽,不過,也就是當年這盆冷水,令黑妹創造了自己風格。「全部唱林子祥,唱勁歌,一上台就《10分12吋》,快歌勁歌,就係咁樣,個個先至話黑妹好勁呀,黑妹唱歌好好氣呀,一上台45分鐘唱晒快歌,唔停嘅,其實唱酒廊真係最辛苦,每當一個歌星出一隻歌,你即刻要學,唔學你真係唔係唱酒廊,係唔可以慢過人哋。」

酒廊歌廳品流複雜,遇上惡客又如何應付?黑妹笑說:「佢叫你點,你一定要應佢、同佢傾,如果你唔同佢傾,當佢唔存在,佢一定玩嘢,尤其是飲多咗兩杯,有啲位我全部唔講嘢,唱45分鐘快歌完結咗佢,大家鬥嘈!我哋由紅褲仔一路打上嚟,乜嘢環境都見過,所以我應付到嘅。」不過,見慣大場面的黑妹,也有驚到腳震經歷:「呂珊同我同場,突然有人蒙晒絲襪揸住西瓜刀,好似拍戲咁,但佢唔係嚟斬我哋,佢斬啲枱客,當時梗係驚啦。」

千禧年代,黑妹開始兼做幕後製作,包辦香港、外地大大小小歌唱騷,不少藝人如羅敏莊、喬寶寶等也跟黑妹搵食。「唔好咁講,我只係畀個平台大家開心有錢搵,有時佢哋都好抵得諗,個個都好錫我。其實我冇簽過喬寶寶(經理人合約),但佢個心永遠擺咗我喺度,啲人話我好多細佬妹,係咪個個簽晒佢哋?我冇簽,一個都冇簽,點解呢?對我好,就一世都對我好,對我唔好,簽咗都係對我唔好,咁何必要簽咗嚟綁佢哋呢?總之有飯開、有嘢做,大家一齊做,我唔需要同大家簽約,佢哋一樣對我真心,呢樣嘢係最難,所以呢樣嘢我好開心㗎。」

黑妹唱歌賺到盤滿缽滿,曾經於白建時道購入豪宅,跟大劉劉鑾雄做鄰居,被視為圈中隱形富婆。但黑妹謙說:「好多人話黑妹你好有錢,係,我靠唱歌搵過好多好多錢,但我使亦使過好多錢,我鍾意使錢,鍾意朋友。我身邊細佬妹、好多朋友嚟到食飯,我一定食好,出去食又係食好嘅。」當年女兒跟女婿住白建時道,黑妹住西半山,後來為讓外孫有更多活動空間,黑妹將港島區豪宅賣掉,跟女兒一家搬到新界區居住。

黑妹與獨生女的生父早早分開,之後在加拿大再婚,最終又是離婚收場。「我先生(前夫)對我好好,奈何我貪玩,我都係要返番嚟香港。」現時黑妹一個人在上水1,400呎大宅居住,女兒、女婿和兩個乖孫住附近,方便照應。黑妹笑說:「一個人舒服好多㗎。」唱歌之外,黑妹偶爾會參與劇集演出,如近日大台播映的《牛下女高音》,但她坦言拍劇只為過癮:「拍劇我真係好驚,叫我喺舞台揸住支咪點都得,但一講『Action!』我就死咗喺度。」

採訪:魯吉
攝影:林賓尼
攝錄:馮嘉銘

-----------------------------
2019區選專頁
光復香港 11.24踢走共產黨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