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播】果燃台推介《不自由.毋寧死》 烏克蘭抗爭實錄:我們再無退路!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4 23:00

由原籍烏克蘭的紐約製片人Damian Kolodiy執導,片中時序與《Winter On Fire》(凜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相同,但有不少補遺及街頭訪問。  DK抬著中了彈的攝影機走過烽火連天的首都基輔,閃光彈手榴彈在頭頂穿過,在混亂中訪問了不少抗爭者,有孩子高舉拿比他手掌大得多的磚頭問:「誰需要?」

蘇聯總書記赫魯曉夫為慶祝烏克蘭與俄羅斯統一300周年,決將克里米亞劃入烏克蘭管轄區當成「禮物」。1991年蘇聯解體,克里米亞成為已獨立建國的烏克蘭一個自治區,人口以俄羅斯人為主,對烏克蘭毫無歸屬感。

可惜烏克蘭在政治經濟上從未獲得真正獨立,東西部一直面對親俄勢力與親歐盟派的角力,政府高層貪污猖獗。13年11月21日,時任烏克蘭總統、親俄派的亞努科維奇突終止與歐盟簽署政治和自由貿易協議,引發大規模街頭抗爭。翌年2月21日,亞努科維奇逃離基輔,俄國趁亂閃電控制克里米亞,普京支持率攀至88%高位。

「橙色革命」成功,曾為烏克蘭人帶來希望。但五年過去,經濟不景、內訌不休。2010年總統大選,打着穩定和秩序旗號的亞努科維奇捲土重來,壓倒性當選。亞努科維奇上台後,壟斷權力,洗劫國庫,一切像走回頭,可是對烏克蘭人而言,橙色革命洗禮,民主種子已經深植人心。像其中一位受訪者說:「蘇維埃的心態形成於對政府恐懼及無力向政府施壓,但現在烏克蘭的年輕人已經不怕了。」他們將永遠無法回歸順民心態。「人民會決定誰該當政,我們選出這個總統,也能讓他下台!」

「以示威、集會、甚至堵路進行抗議,都是橙色革命期間使用的戰略。」

14年2月18日傍晚六時,夜幕降臨,廣場上四分之一的帳篷正猛烈燃燒。數千人還在這裏。Damian Kolodiy 說:「暴力升級既震驚又可怕,更令人不安的是,這些殘暴的恐怖行徑由政權授權。」

亞努科維奇圖令獨裁政治合法化,向人民宣戰。烏克蘭人民就知道自己有兩個選擇:做奴隸,還是為權利和尊嚴而戰。

反對派不是站在人民那邊,而是屢與獨裁者共舞談條件。示威者決定向國會進發、且蔓延至基輔以外至少九個城市,衝擊政府大樓,佔據辦公室,阻止職員上班。

1月23日晚上,警察與「別爾庫特」特種部隊無節制的武力升級驅散行動,造成三名示威者死亡。此時亞努科維奇忽然向反對派「釋出善意」,承諾別爾庫特停止用武力對付社運份子、改組內閣。示威者表明不接受亞努科維奇辭職以外的條件。

冬夜苦寒,越來越多的人從烏克蘭各地加入廣場示威,耐性也越來越少。

亞努科維奇提出「讓步」後不足一月個月,分別於2月18日(「血腥星期二」)和20日進行大屠殺。「血腥星期二」至少造成26死、逾千人受傷,傷者包括亞視記者。2月20日,亞努科維奇再晤反對派領袖、並宣佈達成停火協議後數小時,警民爆發衝突,至少100人死亡,包括正準備用擔架抬走傷者的市民。這就是政府的「讓步」。

2月21日,反對派在獨立廣場宣佈與亞努科維奇達成協議——12月將重新舉行總統選舉。廣場自衛隊的戰士Volodymyr Parasiuk上台搶咪,宣告:「如果明早10時亞努科維奇不辭職,我們會發動武裝襲擊!」

美國記者George Sayewych親證:「一個防暴警察站在那裏對着我笑,似乎很開心看見我血流如注。然後他用俄文說:『想要你的烏克蘭?是嗎?』我肯定這些人不是烏克蘭人,這些人一定是俄羅斯人。他們有那麼多恨意和憤怒。

「我後來所推斷,他們是準備殺人的。」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