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燃上架】警嫂稱住警察宿舍感恥辱 十集《鏗鏘集》逆權系列一氣呵成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5 00:00

香港四季不明,只是冬天的黑夜來得早。十二月了。冷氣軍師都要開暖氣。

由六月盛夏走到十二月隆冬,長逾半年的抗爭之路,每天都在急速改變。

各個階段的分水嶺,也許每個人定義不同。繼《721元朗黑夜》( http://bit.ly/38goYnk )之後,「果燃台」最新上架十集《鏗鏘集》,攝製日期由8月至10月,涼涼的槍管噴出暗紅的火,由催淚彈到實彈,香港人幾乎忘了《警察通例》、美製催淚彈、搭黨鐵、不反對通知書、無gear遊行。其實這才數月之前的事。

或許你也忘了,五月之前,精刮上算的香港人還在北上消費,飲喜茶食海底撈,微信陸劇抖音涵蓋幾代香港人。換血殖民輸入專才也一直在做;大灣區送中之路,林鄭皮笑肉不笑叫你把握機遇。直至6月。

好久沒買聖誕卡,今年會不會想買一些,寄給身陷囹圄、被拘押的人。他們以赴死的勇氣,換取我們這片刻的自由。

新東補選6號梁天琦,這六個月沒有缺席。「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7.21響震中聯辦,一眾親共人士如獲至寶:「你班人想搞港獨!」食相極難睇。

同月31日,44名在7.28上環衝突中被控暴動罪的被告,在東區裁判法院提堂。8號風球臨近,風勢強勁,數百市民集結聲援,高呼「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苦候近6小時,待全部被告獲保釋後才離開。有份聲援的Jack說,將壞嘅變返好都係革命,不一定要流血赴死。

阿倫同阿曦任職公務員,月入逾五萬,在一片白色恐怖中響應大罷工,阿倫笑:「我有啲同事話返去會怠工,但佢哋平時都怠開㗎啦!」兩個大男人初中生一樣首次參加集會聞tg:「企一陣已經心跳加速。」同一時空,中學生阿丁(化名)是勇武派,這天擔任滅煙小隊,保護添馬公園裡的和理非。她說:「佢哋做得和理非,一定唔會有裝備;佢哋嘅唔舒服,係會比我哋辛苦一百倍。

「和理非去到最盡就係罷工,可以影響香港經濟,好可惜對政府作用唔大。好遺憾地,我哋惟有以暴制暴。」

8.11。

尖沙嘴。少女K(化名)被警方以布袋彈射擊致右眼中槍,《鏗鏘集》重組事發經過,其中一位目擊者為英籍公民記者、藍絲指他是CIA的Richard Scotford,他說:「警方感到一切都是威脅,認為激光是威脅,小孩戴帽也是威脅。我認為他們薪酬優厚,行事應該更專業。」

港鐵太古站C出口。大批速龍及防暴突襲剛走出港鐵站的示威者,速龍近距離以胡椒球槍向人群瘋狂掃射,有人被推落扶手電梯。受傷的津路(化名)說:「佢哋嘅眼神唔係執法者嘅眼神,而係對住獵物,想去撲滅一啲嘢嘅眼神。」根據香港法例,槍口能量超過兩焦耳已經當為真槍處理,胡椒球槍達十焦耳。警稱「安全」符合指引。

銅鑼灣。警喬裝抗爭者展開拘捕,阿明(化名)被拘,並遭過度武力對待,被送到新屋嶺,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取口供,四小時後才獲送院。有醫護跟他說:「你哋唔會孤單,香港人都知道你哋嘅事,唔好放棄,撐住!」阿明喊到收唔到聲。

截至上月21日,反送中示威活動被拘人數達5,856人;902人為18歲以下,被落案人士當中,102人為18歲以下。

勇武派阿華(化名)今年15歲,他說:「你唔將行動升級,政府係唔會理你。」7.1之後他自覺要走得更前,第一件事就是買裝備。「買咗四百幾蚊,用零用錢買,破產啦!但都係值得嘅。」

7.21晚,金鐘傳來中聯辦清場的消息,一群年輕人決定過去救人,中年人包圍勸退,大叔擁着比他高一個頭的年輕人泣不成聲:「你哋一定要好好保護自己,我唔想見到你哋受傷……」反過來要手足安慰。

阿華說:「我今年15歲,如果俾人告暴動罪,就會坐十年,出到嚟已經25歲。我其實……已經準備好。」在開學前最後一個周末的行動中,阿華胸口被催淚彈擊中。

8.31太子站。到底是否有市民死亡,仍是謎團。消防處事發當晚初步點算有10名傷者,其後表示只有7名,由荔枝角站轉送往明愛及瑪嘉烈。數字上的差異令人疑惑,警方無故封站,更啟人疑竇。

《鏗鏘集》連日走訪多間醫院,成功接觸到三名傷者,三人在警方驅散時懷疑被警員打傷,入院後才被拘捕。

另一名當晚留在出事列車的義務FA,他稱一直在車廂內為三名傷者急救,再送往廣華。其中一人後腦有三個傷口,流血不止,情況嚴重。據FA所述,應有三名傷者在油麻地站送院,但警方及消防處一直未有清楚交代,直至車牌A332的救護車曝光……

新學年開始,迎接莘莘學子的是連場大雨,還有一堆堆Green objects。有警員追截學生,一名男生遭警員撲跌,口鼻流血;網上流出一段錄音,疑是某中學校長回應學生質詢,問及會否向教育局上呈罷課學生名單,校長稱教育局有指引要交,所以會交,又指「間間學校都有」。

無論是人鏈或罷課,中學生受到連串打壓。有學生遭校方沒收大批物資,又禁止他們在校內派單張,惟有冒雨到附近派發,可惜同學仔反應冷淡,驚秋後算賬;林鄭月娥的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校方ban晒連儂牆、論壇、放映會等建議,學生惟有戴gear默跪,卻遇着傾盤大雨。師妹Karen(化名)形容有林鄭這個師姐「唔係好馨香嘅事」,又說:「我哋唔係特登搞亂香港,而係政府本身有問題,先至令我哋要企出嚟。我哋so called作為名校生,我哋都願意企出嚟!」

香港出生的朱紋緯,父親是東江縱隊遊擊隊成員,後來朱紋緯搬上深圳:「我已經申請咗入黨,但未有回覆。我好希望入黨,為國家貢獻。」

蔡詠梅,當過紅衞兵,崇拜老毛;直至經歷紅衞兵派系鬥爭,才有所覺醒。1980年移居香港,過了羅湖橋,再世為人,皺晒眉跟記者一齊欣賞《要嫁就嫁習大大這樣的人》MV高清版,說很惡心。「如果這個國家是建立在對個人自由進行剝奪,這樣的國家,我覺得幾乎是不能認可的。」

講到炒車中伏,藍絲數一數二,但最近形勢逆轉。

Facebook近月來多了無數「內容農場」,標題嚇人,內容真實性存疑,但因為標題搶眼,一秒瘋傳。

還有一些造圖,嚴選建制派發言人最猙獰表情,配以令人髮指的"soundbite",包括「引述」光頭警長劉澤基說:「殺了這批學生暴徒,再換上數以萬計國家有為青年來香港,就可恢復平靜。」又如「引述」譚惠珠說:「香港境內土地及土地上人命都屬於國家,任何執法時人命傷亡都不用向公眾交代。」

當事人根本從未發表上述言論,但很多被激怒了的網民會毫不猶豫share,更揚言「刪一貼百」。

我們傾向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事。《誰的真相?》裡的藍絲伯伯,也許比大家還要冷靜精明。

校園裡有白色恐怖,醫院一樣有。

有公立醫院醫務人員「篤灰」,有示威者受傷送院後被捕,有full gear防暴警進入醫院,男警擅自入產房;大批急救員被捕,雙手反綁,香港一片人道災難。

有孕婦在沙田站突如其來的警民衝突中跌倒受傷,覺得有棍形硬物擊打腰間,紅腫一片,最初不敢看醫生,後來覺得痛楚難耐,擔心影響胎兒,但又不敢到公院求醫,只透過app向義診中醫團體求助,最後在義診中醫師勸告下才肯跨區去公院照超聲波,向護士謊稱在電梯被人推跌,護士一臉疑惑:「睇得出佢唔係好信我,但係我講嘅原因係呢個,佢必須寫番喺排版上面。」

當荒謬變成現實。這是現在的香港。

《鏗鏘集 逆權運動系列》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