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會有下文】專家Dickson自爆約女仔去食明將 懲罰自己食紅豆壽司

更新時間 (HKT): 2020.04.08 18:00

有「暗黑料理」之稱的明將壽司,曾經是不少80、90年代學生哥的集體回憶,皆因這間壽司店炮製了不少極度古怪的壽司,吸引不少人抱着「打大佬」的心態去試食,其中紅豆軍艦被喻為「大佬級」的壽司,當中的配料是紅豆混合沙律醬,賣相實在有點像嘔吐物,其次便是牛肚壽司、可樂糖軍艦、啫喱壽司和綠茶雪糕壽司等「名物」,當年還有日本女記者親自試食鯛魚壽司,結果「喊住走人!」不過這個回憶已經成為過去,於沙田希爾頓中心的最後一間門市上周已經結業。

有不少人隨即在網上留言,直言「懷念一起嘔吐的日子」、「明將絕對係顛覆咗我對食嘅追求,同mk icon一樣,此生難忘!」、「從此冇得打大佬!」100毛主播專家Dickson昨日亦有出post,分享那些年的回憶,他說:「話說我由細到大,對生活冇乜要求,又少理流行資訊,根本唔知咩餐廳好食,咩餐廳唔好食。本身唔識食,唔緊要,而最抵死嘅係,我份人仲要懶,竟然懶到約女仔出街,都唔google下有邊啲餐廳食得下人。冇錯,你哋估啱咗。」

原來專家Dickson試過約女仔去食明將,這個經歷令永世難忘:「雖然我係the king of劣食,但我未至於條脷生癬,食第一啖,已經知大鑊,我再望下個女仔……佢冇講嘢,通常人唔講嘢就會食嘢,但係佢都冇食嘢……佢只係坐咗喺度反思人生,等時間過。嗰刻,我真係尷尬到想將面前嘅紅豆壽司食X晒落肚,懲罰自己嘅onX。」最後他還說:「今日見到佢執笠,我冇咩特別懷念嘅感覺,唔會有殺人犯懷念犯罪現場的,我未至於咁變態,我只係覺得:原來我已經成長,起碼知道約會不能去明將。」有網民追與對方有否下文,專家Dickson直認:「後來少咗聯絡!」甚至有人提醒他:「如果仲有下次,記得做足準備啦!」

另一方面,陳安立亦有在網上分享對明將的感覺,不過並不是「媾女」經歷,而是分享與爸爸陳毓祥生前的回憶,他說:「明將壽司結業,心裡帶點黯然。我對明將的記憶,不在紅豆軍艦,啫喱壽司,或是超腥希靈魚。而是更早以前,當它還沒有敗壞得要以劣食招徠客人,當還是一間雖普通,但正常的壽司店時。回想也有廿多年前,那時父親仍在世,家住沙田廣場,壽司店就在家住的大廈樓下。我已記不起童年時吃過的味道,孩童的舌頭也沒有多大要求。但我深刻記得那是個特別日子才會去的地方,因為稀有,所以特別珍惜,每次一家人去進餐也會特別快樂。尤其是父親工作忙碌,可以一起吃晚飯也是件難得事。」

他還表示自己當年最愛鰻魚壽司:「我就只愛吃鰻魚,對其他款式壽司興趣缺缺,每次都嚷着父親幫忙拿我的至愛。這段回憶實在太遙遠,遙遠得像是湖中反映出的月光。其實對店沒有太大感情,結業也沒有特別悲傷,只是讀過新聞,忽而閃過這段陳年往事,如同定格在一幅畫上,畫中是一頓安靜而幸福的簡單家庭晚餐。小時候,我們總追不上迴轉帶的速度,害怕會錯過,害怕喜歡的東西都會轉瞬即逝。長大後,反而害怕成為了迴轉帶上乏人問津的壽司,轉過幾個圈,生活依舊停在原地。」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