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1月26日

BuyMeASunday:爆冷

近80,000元一件的MonclerCoutureline,我估做衫的人根本冇諗住賣得出,志在賺的其實是因而得道升天的普及版「平」line,詭計。

本周語言再培訓:「我愛你」或者「其實我好錫你㗎」如果太難啓齒,不妨借天氣過橋,打個電話或發個短訊畀佢:「呢幾日涼咗好多,記得着多件衫!」效果差不多好,據說,呂方就是因為講了這句而得到鄭裕玲的。

我爸爸媽媽把我生出來,沒有給我幾億身家,也沒有給我足以拿去賣的美貌;然而也沒有給我手尾長的先天性怪病,也沒有給我還到60歲也還不完的家族欠債,已經相當感激,更多謝的,是他們不是阿拉斯加人,我就不用被迫在長年雪降冰封的環境長大、生活、老死……
怕冷如我,最壞的夢魘是生為愛斯基摩人,否則一生不知怎樣過?顧得保暖,一定管不了時裝。
在倫敦旅行時常常遇到來自中東的「富孀」,基於宗教習俗只能全年全身圍着黑布,只露出眼睛,但錢太多又不捨得不花,於是聯群結隊走入LV、Dior、Chanel買買買,買了最新最貴的款式,還是得穿在黑紗底下不見天日,那一天好運的,離開名店開門時或許會遇上迎面的北風,將裙腳吹開少少,露出下面的孖C香奈兒金鞋,讓路人驚鴻一瞥,又急急忙忙地捍衞自己的矜持,快手快腳以黑紗掩沒企圖投奔自由的裙下「禁色」,最潮最豪的時裝,又再沒入深宮的布幔之下……
如果我是在南極生活的人,下場應該差不多,家鄉不見得有Barney'sNewYork或者Saks,就算每月不辭勞苦直飛曼哈頓,買回的McQueenshowpiece或者Chlo囗套裙,最終還不是被軟禁在厚厚的Northface和Moncler底下,坐公車時,在街上行走時,和一眾鎮民無分彼我地化成糭海,只得偶爾在暖氣開足的路邊Diner坐下,歎杯咖啡吃件hotcake,才有機會除褸展示一下裏面那件西太后的biascut恤衫……
怕冷得嚟,點樣可以fashion少少呢?
近日翻風,少不免發回舊案重審。
Howtokeepyourselfwarm,instyle?

羽絨

部署經年,過去兩個冬天和JunyaWatanabe、Balenciaga合作之後,羽絨老名牌Moncler今年決定大做自己的奢華系列,鑲滿珠片皮草的晚裝羽絨褸賣70,000幾港元,details少一點的「end」oftheline都20,000多起錶,我初時奇怪誰要買呢?肯付70,000大元買件攞彩晚裝裙的人,點會旨意一件厚叠叠冇乜身段的羽絨褸幫手搶鏡,除非今年的X'masBall在珠穆朗瑪峯舉行。
想深一層,當然志在響朵,將自己的品牌build到一線fashionhouse的位置,其實希望助銷大量生產的那條平民line。證據確鑿,同一款式羽絨外套去年在I.T賣4,900,今年已經飆至7,900,貴了六成有多,應該不是因為零售商食水深。
無可厚非,唔趁機加價的話,咁辛苦紅嚟做乜?最值錢的時候不大膽叫價出年行完運鬼可憐?但有風時將𢃇駛盡才為之「唔乞人憎」?其實是門藝術,愚見以為,「有點肉痛」對付錢的人來說有時也是種光榮,只要令他們付得有面子而不會被人笑戇居。以Moncler的例子來說,我其實開始考慮買回Northface了。

皮草

避無可避了,打算長期從事與時裝有關工作的人,即使只是個寫時裝的,至少要表一次態吧。
皮草還是不皮草?
就一句說話,結果可能是放棄整個Gucci時裝王朝的StellaMcCartney,也可能變成被人淋完水再掟豆腐的AnnaWintour。但曖昧男與牆頭草更惹人反感。
我,着皮草的。
當然有矛盾位,一方面覺得真皮毛的色澤質感funfur無可取代,一方面又不是對動物被過量殘殺感到麻木不仁。點好呢?
想起有個信佛的朋友也吃肉,他的解釋是「只要不是特地為我宰的」。有求才有供,這種講法當然有漏洞,我雖不殺蝦仁,蝦仁為我而死,不吃水缸裏的游水海鮮,只吃魚檔一早劏好的鯇魚腩,是否可以洗買兇之罪?但這當中也不是沒啓發性的,比方說,象牙。已立例禁止買賣,但家中藏有「前人的錯」,祖先傳下來已無可挽回的歷史,良心比較可以接受吧。
即是說,說我滑頭也行,同情我左右為難亦可以,我,決定了,盡量只着20年前先人遺下的vintage皮草。
(下星期日續)
Textby黃偉文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