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7年04月24日

洗廁所淋鏹水苦在心
那時那地那人:袁麗嫦、柳影虹淚濕歌衫

柳影虹(左)和袁麗嫦當年雖然星途崎嶇,但現在二人均擁有幸福美滿家庭,算是人生最大得着。 攝影:仇志德

在70、80年代,陪香港人一起走過電視撈飯日子的,不但是演技精湛的男女演員,還有那些金曲繞樑的歌手,其中包括主唱《鱷魚淚》的袁麗嫦,及《天蠶變》插曲《換到千般恨》的柳影虹。然而,歌聲背後,竟滿是淚痕──從小便是孤兒的袁麗嫦,為求有棲身之所,17歲便要洗廁所;柳影虹登台演出,遭客人恐嚇淋鏹水……對她們而言,辛酸往事較任何一部經典劇集更為難忘。 撰文:戴彩煥

相關新聞:人物誌:幕後和音

麗的電視78年推出的劇集《鱷魚淚》同名主題曲,令袁麗嫦一炮而紅,一出道即入選港台「第一屆十大中文金曲」。本來,袁麗嫦大可在樂壇大展拳腳,但瞬間竄紅的她卻瞬間消失。回想當年,袁麗嫦實在心有不甘,她日前接受專訪時說:「點解我唔唱?因為唱片公司冇歌畀我唱囉!自己又唔識作曲,點同人爭?而且,我唔可以好專心做,因為我係孤兒,養父養母年紀又大又唔識字,我家庭負擔好重,邊有時間諗咁多嘢、邊度識為自己打算!」

任文職兩年

就因為袁麗嫦的不懂事,令她與養父母流離失所,她說:「我自細住喺爸爸(養父)宿舍,爸爸退休之後,佢公司求其畀份工我做,等我哋可以繼續住宿舍,當時新人係冇咁嘅資格,佢公司咁做已經對我哋好好!當年我17歲,好記得第一日返工,原來畀個廁所刷我洗廁所,你估我係阿嬸咩!當時我真係好難受,但都『骨』一聲吞咗去。不過,做咗一日之後,老闆畀咗份文職我做,一做做咗兩年,做做吓我簽咗唱片公司,成日要做騷要宣傳,周身唔得閒,於是我辭咗寫字樓份工,咁就衰啦!一辭就冇地方住,呢個包袱,我諗番起都好內疚!」

相關新聞:人物誌:樂做主婦

寧放棄事業

不懂為自己爭取,不懂講說話,其實是袁麗嫦事業最大致命傷,她說:「啱啱出《鱷魚淚》隻碟,有個舊同學好坦白同我講:『人哋畀啲咁嘅歌你(《鱷魚淚》除外),你都咁畀心機唱?』佢一講,我愕咗然,唔知點答,係喎,嗰啲冇人肯唱嘅歌就質畀我唱,我應該出聲,但當時年紀細、冇主意,公司(EMI)唔理我、對我唔好、畀埋啲垃圾歌我唱。嗰時自己純到有啲鈍,如果唔係我點會咁霉、點會銷聲匿迹?最好笑係後來我俾公司雪藏咗都唔知,到睇報紙先知,因為我同個記者講,話《百厭仔唔肯吔飯》首歌唔好聽,冇melody冇音樂感,公司咪雪我囉!」在合作極不愉快情況下,袁麗嫦與唱片公司提前解約,從此退居幕後做和音,如羅文、張國榮、徐小鳳和林子祥等個唱,她也有份參與。
袁麗嫦後悔當年不懂為自己爭取,但柳影虹卻認為許多時怎樣爭也爭不到。柳影虹說:「有啲嘢畫公仔唔使畫出腸,有時想爭,有啲人可以付出咗某啲嘢,可以犧牲某啲嘢,你係做唔出,總之機會嚟到自己就要好好把握!做人總有得有失,當年如果我得到好多,可能我又未必搵到個好家庭,咁忙嘅話邊有時間拍拖!」

登台遇醉貓

回想當年水銀燈下唱歌登台日子,柳影虹也有不少驚心動魄的難忘往事,她說:「有次夜總會登台,有個客人飲醉酒,叫我落台同佢敬酒講生日快樂,又話唔畀我出門口,又話要淋我鏹水,我驚到即刻報警,跟住成隊差人送我返屋企。不過,個客後尾知道自己唔啱,第日專登走嚟跪低同我道歉,我知道佢唔係有心,所以原諒咗佢。」
70、80年代,首首電視劇主題曲和插曲也是金曲,但今日,卻難有一首半首得到共鳴,柳影虹感慨說:「𠵱家啲劇集都唔吸引,隻歌又點會吸引吖!」
本欄逢周二刊出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