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5月13日

惡媽調教扭紋女
姚煒點醒趙式芝自律守時

趙式芝和姚煒弄了相似髮型,看上去就像一對姊妹花。

因為有一個非一般的惡媽姚煒,趙式芝身上看不到一般名人第二代的驕縱、野蠻,為教育女兒要有禮貌,姚煒曾因為阿芝不肯叫長輩,當眾掌摑女兒,她說自己確實重手了;而在媽咪眼中倔強又善良的阿芝,一樣很「重手」,在這個母親節送上鑽錶以答謝媽咪令她懂得守時的重要。 撰文:張止寒

相關新聞:娛樂資料庫打官司爭撫養權

久違了的姚煒,仍保持S形的高䠷身材、一頭又長又曲的烏髮,伴隨着濃得化不開的女人味,隨意撥一撥髮,一舉手、一投足,都叫人挪不開視線。記者一直覺得趙式芝長得像父親趙世曾,但當亭亭玉立的阿芝和母親梳着相近的髮型一起從電梯步出來時,才驚覺兩母女如此的相似,活脫脫像一對姊妹花。
(記:記者  煒:姚煒  芝:趙式芝)
記:聽講姚煒係好惡嘅媽咪?
芝:惡,佢惡全世界都知啦!
煒:應該話我係嚴肅、嚴格。佢咁反叛,唔惡啲點得呢?
芝:媽咪成日話我慈母多敗兒,唔識教狗。
煒:就算養隻狗都要教佢乜嘢可以做,乜嘢唔可以做,狗要train,人就要教。
芝:所以我細細個時,佢打到我開花。
煒:邊度開花?頭髮開花呀,唔好亂噏喎!
芝:佢打我嘅題材好有創意㗎,其中係一支好粗嘅筆,佢喺台灣拍戲時買嘅,本來買嚟送畀我做禮物,後來就用咗嚟打我。

曾掌摑女兒

煒:因為佢俾我發現話做功課,原來喺度睇電視,咁我咪攞支筆一嘢扑落佢個頭度咯!
芝:我仲記得當時睇嘅係《IQ博士》,嗰陣好細個,得一、二年班,其實我多數唔記得自己做錯過啲乜,只係記得受嘅懲罰係乜。
煒:由細到大我不斷提醒佢,做嘢之前要諗清楚究竟啱唔啱,等佢做錯嘢會驚。
芝:我知道媽咪養大我好辛苦,為咗我做咗好多犧牲。
煒:我又覺得養唔係乜嘢大件事,最重要係點教。佢細細個嘅個性好倔強、驕傲,我一直教佢要有禮貌,要叫人,有一次我嗌佢叫auntie、uncle,佢竟然當耳邊風,我叫咗佢三次,卒之忍唔住一巴摑埋去,當時我就覺得自己手重咗,但係摑完佢又叫喎,點解要懲罰先至肯做呢?係咪蠟燭呢?(上海話「蠟燭」意指不點不亮,比喻不給點厲害就不知好歹之意)之後佢開始有轉變,好多朋友都話覺得佢有禮貌。
芝:媽咪嘅教育方法好特別,佢好狠,覺得啱就會做。
煒:都唔係啱唔啱嘅,當時我覺得冇面,叫你叫人都唔叫,事後我都覺得喺人哋面前咁重手,唔係咁好。

相關新聞:接受父母分開

畫波子做禮

芝:我細個成日聽人哋講話「GiGi(趙式芝),你𠵱家唔明,大個就會明」,其實我好唔忿氣,乜唔明呀!到大個出嚟做嘢,見到同齡嘅人有好多壞習慣,明顯係屋企寵壞咗,我會好反感,呢個時候會識得諗番好彩以前媽咪咁嚴格。
記:點解送錶畀媽咪做母親節禮物?
芝:其實我有諗過送波子,記得細個媽咪話想要架波子,我聽到佢同uncle嗌交時話「你追我時又話送架波子畀我,結咗婚又冇送」,嗰年我畫咗架波子送畀媽咪。
煒:佢畫嗰架波子好靚。
芝:𠵱家出嚟做嘢,叫做搵到啲錢,我有諗過送波子,但係媽咪𠵱家大部份時間喺上海,如果揸車,我又會唔放心,送波子唔係太適合。媽咪係時間觀念好重嘅人,佢成日叫我唔好遲到,所以我送錶畀佢。我知佢鍾意Leonard呢個牌子嘅表,之前佢自己都買過一隻,今次我送畀佢呢隻,全世界得50隻,香港係唯一嘅一隻,加上表面係我自己設計,特別有意義。不過正式訂做嗰隻,要三個月後先送到畀佢。
煒:一個人嘅形象係點,好多時要用錢去堆砌,但準時呢樣嘢唔需要錢,同時又唔難做到,係對人對自己嘅一種尊重。如果你約咗總統,你敢唔敢遲到呀?

怕捱壞身體

芝:我𠵱家已經好自律,不過時間觀念就仍然冇媽咪咁強。
煒:我希望佢生活正常啲,佢𠵱家搞公關公司成日時間顛倒,我最擔心佢會捱壞身體。其實我呢個女雖然倔強啲,但心地好好,令我最感動嘅係佢去英國讀書第一年嘅暑假,佢去咗非洲做義工幾個月,返嚟時由130幾磅瘦到得番90幾磅,我去機場接機時都唔認得佢,當時真係眼淚在心裏流。以前我用把口教佢,但對佢嘅關懷都放喺心入面,好少喺言語當中講出嚟,但𠵱家就唔會好似以前咁push佢,我知道佢大個咗,識諗咗,同佢講嘢都會婉轉啲,收斂啲,唔會一插就插中要害。
記:你會唔會考慮復出拍戲?
煒:其實之前喺上海都有內地電視劇搵過我,但係我覺得個劇本冇發揮,咁耐冇拍戲,我唔想做一個有冇我都得嘅角色。
攝影:陳慧安 場地提供:Baci 服裝提供:Leonard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