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7年12月01日

娛樂風頭躉:Freeze整容三嬌血淚控訴

Freeze以火辣造型拍攝新碟照,她們自言絕不會因批評而改變性感路線。

「有個男人打畀我,問我係咪需要sex?」
「整容係罪嚟㗎!」
「俾人鬧到衰過做妓女!」
三個女人一個墟。由整容三嬌石詠莉、甄穎珊、陳樂榣湊成的性感組合Freeze,她們你一句、我一句;你一露、我又露;就算被狠批販賣嬌軀、污染公眾靈魂,實情卻是超過14萬人次上YouTube趁墟,金睛火眼昅着她們的火辣MV。
像樓宇翻新,拆骨剝皮重建,Freeze的人工外殼和性感包裝背後,各有無法改寫的歷史。父債女還、家道中落、平白賣身,「請給我們一個機會。」你會sayyes或no?
撰文:朱倬誼
攝影:陳偉權
化妝、髮型:JanSuen@OneMakeUp
便服:Replay

身世篇:我們的故事 飽含辛酸
甄穎珊:阿爸破產,我每日10蚊食個飯……

「我爹哋媽咪年紀大喇,細佬讀緊中五,有排未出身,爹哋身體唔好,仲要做嘢維持家計,我做呢行三更窮五更富,本來可以打份工,做吓金融、保險,收入可以穩定啲,但家人仍然畀機會我,行我想行嘅路,所以好感謝佢哋支持,當我喺台上表演,望到佢哋喺台下時,真係忍唔住喊。
「我爸爸以前做地產,以前屋企好有錢,住筆架山,1997年金融風暴令佢破產,我哋要租屋住,爹哋轉做勞力搵錢嘅工作,好辛苦,收入唔穩定,手停口停,仲整親條腰。兩、三個月前,爸爸腰痛,成個月返唔到工。冇返工係一筆錢,睇醫生又係一筆錢,嗰陣我會吃力啲,成份糧冇晒,每日10蚊食個飯好啦。
「金融風暴咁大件事,但爹哋媽咪仲喺我身邊已經好幸福,因為嗰場風暴令好多人自殺,我曾經幸福過,有好多一出世乜都冇。我𠵱家嘅幸福係一家團聚,我好想爹哋快啲退休,等我養佢同媽咪。」

甄穎珊(Carisa)
年齡:27
三圍:31C、24.5、34.5
整容部位:植髮、抽出雙乳PAAG再裝矽袋隆胸、雙眼皮、隆鼻、6隻牙套

石詠莉:初做model仲慘,10萬蚊未收過,諗起想喊……

「以前我係自由身模特兒,試過經一間模特兒公司簽約,幫某間美容院影廣告硬照,簽約一年,收3,000幾蚊,今年初已經約滿,但到𠵱家嗰間美容院仲未除我啲硬照落嚟,真係好過份!我因為搬屋唔見咗份合約,我同模特兒公司講,佢哋就諸多推搪,所以喺香港做自由身嘅模特兒都幾慘,冇得嘈,有啲模特兒公司會隨時唔畀嘢你做,好驚,好無奈,你告佢,又唔知搞幾耐,但搵咗經理人公司後就好好多啦。
「我舊年做有線世界盃嘅angel,做咗成個月節目,仲要包晒宣傳活動,人工係萬零蚊,我接呢個job係經模特兒公司介紹,有線一早畀晒錢呢間公司,但公司係咁拖,後尾仲執埋,我一毫子都未收過,白做,真係慘。
「初初我做model時仲慘,有間公司畀好多嘢我做,話三個月後出糧,當時我不停做嘢,條數接近10萬,每次追佢哋,佢哋又係咁拖,後尾先知公司個老闆去咗外國,啲職員都出唔到糧,報警都冇用,我諗起都想喊。」

石詠莉(Sukie)
年齡:20
三圍:34C、23.5、35.5
整容部位:割雙眼皮

陳樂榣:為還錢俾人又攬又錫,我曾食安眠藥自殺……

「我媽媽係上海人,家族好有錢,喺上海時係住四合院。我爸爸以前做咖啡批發、開茶餐廳、炒樓,97年金融風暴後,佢走咗佬,但佢啲物業全部寫阿媽個名,阿媽要孭晒啲數,成300幾萬,當時我喺加拿大讀緊書,返香港諗辦法還錢,阿媽唔想喺佢家人面前瘀,唔肯搞破產,佢跪喺地下求我:『要破產,我死咗好過!』
「為咗還錢,我哋問阿公、表哥借錢,我日頭做地產,夜晚做酒吧拳手,好彩投資股票賺到啲,但還到今日,九年啦!𠵱家仲爭銀行10幾萬,相信好快可以還晒。
「我試過自殺㗎!嗰時我18、19歲,嗰筆錢對於我嚟講係天文數字,覺得還極唔完,所以做拳手嗰兩年好唔開心,喺酒吧俾人又攬又錫,又試過俾人摑到嘴角流血。有次我收工飲醉酒,買咗50粒安眠藥,吞咗之後約咗幾個朋友出嚟講遺言,講講吓開始嘔、暈,跟住就送入醫院洗胃,𠵱家諗番轉頭,嗰時梗係好儍啦。」

陳樂榣(Alley)
年齡:23
三圍:34C、24、35.5
整容部位:割雙眼皮、開大眼(眼頭)、隆鼻、打Botox、4隻牙套

受侮篇:屢受性騷擾 提起火滾

整容三嬌性感又風騷,男士們看得熱血沸騰。做得性感icon,少不免招惹各式fans,問價、接色情電話、網上留言性騷擾,被移花接木做鹹網webJ,三嬌全都試過,互相交流性騷擾經歷,她們說得激情,兼且激氣!
(甄:甄穎珊 石:石詠莉 陳:陳樂榣)
甄:試過有男人打電話畀我,問我係咪需要sex?佢話我個電話號碼放喺乜嘢sex網站,列明Iwantsex喎。
石:有人話畀我聽,話我做咗三級女webJ,有人竟然將我張相擺落成人網站。
陳:facebook通常用自己嘅msn地址登記,有啲不明來歷嘅人,問「你三個係咪出嚟做㗎?收幾多錢?」幾變態呀!
石:有次我哋出event,有個男人都一表人才,行埋嚟搭住我膊頭,「今晚同我返屋企,畀10萬蚊你。」我即刻推開佢囉。
甄:有啲乞人憎嘅會打電話嚟問價,呢排有個女人成日打電話嚟,話「我老細好鍾意你呀」,我問佢老細係邊個?佢話「李老闆」,又話「你快啲出嚟,一晚要幾多錢啫?」我覺得佢變態囉。又有另外一個女人打電話畀我:「出面啲人唱你寸,問好價、約好老細,你唔到,唔好咁寸,接吓客,開到10萬啦!」我唔會搵呢啲錢!選亞姐時最多人問價,但我情願選擇整容,都唔揀嗰條路,如果要俾人包,一早做咗啦!使乜??家咁辛苦?我一世都唔會出嚟撈,我一定要有愛至可以有性,齋性唔得呀。
石:我最憎啲人用鹹蟲眼光望我,平時我喬裝扮四眼妹,當乜都睇唔到。
陳:有時搭地鐵、巴士,都會感受到色迷迷眼光,啲人仲拎個手機係咁影。
石:有朋友睇我出宣傳活動,事後同我講番話有啲人講嘢好過份,話「畀我扑一次都願!」唉,我聽完就算。

陳:佢就想呀!出席活動冇計啦,平日啲人望?「望咩望?」
石:有乜嘢事,我實捉住佢㗎!
陳:我會批頸、撩陰腿!
甄:我會揸住佢重要部位,有咁大力得咁大力㖭呀

歧視篇:遭同行白眼 越罵越強

由踏上整容路開始,Freeze一直被負面新聞包圍,受盡白眼閒言,被踩至體無完膚,整容後被紮成木乃伊,她們的星途特別難行,有血有汗有眼淚。說起來,一疋布咁長。
陳:我哋試過同啲歌手大圍影相,搭吓膊頭啫,其他歌手都有白眼,當我哋打招呼透明,好鄙視;TVB台慶排舞時,有人話「唔好累街坊,跳好啲呀!」
石:佢哋都未了解我哋個人已經先入為主,企埋啲影相好似影響佢咁,好乞人憎!大家搵食,都係人啫,唔忿氣囉!佢又唔係出名,又唔係大牌,都要受佢氣?但要多謝佢哋,我要再做好啲,我哋係為工作同目標奮鬥,有啲人喺網上講到我哋污染人哋嘅靈魂、思想,佢哋誤會晒Freeze,我哋唔係出街都性感,唔使鬧到我哋唔係人,衰過做妓女,我哋又唔係打劫、犯法,我哋有付出㗎。

陳:我估唔到香港人反應咁大、咁保守,整容係罪嚟㗎!成日話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但我哋唔係毀容呀,冇對唔住父母。我哋組成Freeze,唔係特登影衰樂壇,係畀新嘢大家選擇,香港未試過有性感組合,最唔明香港人點解對外國性感組合拍晒手掌,香港有就咁盲塞?我哋就變咗「再造人」、「整容三嬌」,我明白係噱頭,但好難受,認咗俾人話,冇認又唔知整咗嘅藝人就冇事,我個人認為香港人唔好咁鴕鳥啦,加上我哋行性感,批評係博出位、淨係識得露個胸出嚟,香港人太尖酸刻薄,又話我哋似AV女郎,聽到好嬲。Freeze出道時係夏天,成日要着比堅尼,初頭唔係太鍾意,我知我哋係新人,傳媒係要呢啲,係要配合,但香港人要鬧又要睇,我哋就一路俾人鬧一路又要着,真係眼濕濕,覺得做乜嘢呢?比堅尼小姐咩?但我哋明白行咗第一步,就冇理由縮。
甄:我參加亞姐時着泳衣,啲人話性感、好睇,我唔明??家就俾人叫暴露,我哋三個由零開始,唔識唱歌跳舞,每日排足八個鐘,係有努力付出,希望觀眾唔好唇槍舌劍,給我們一個機會啦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