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02月10日

BuyMeASunday:三城三派對 - 黃偉文

黃偉文自我簡介
填詞人,其實最鍾意買嘢,最憎寫字,星期日盡可能唔寫字,去買嘢。

奇怪的年始!
連續六個星期六,每個都在不同的城市,蘇民峰說我這幾年驛馬星動,現在靈驗得有點得人驚了,巴黎→澳門→東京,接着還有兩個歐洲城市,第六周才回到香港,每個地方都有個party要去,林燕妮小姐的專欄說過這是七八十年代潮人最風流的玩法,onepartyatatime,聽起來好像很有型所以我便應承試試,逢請必到的結果,是去了三個已經覺得生活太充實太爆棚,我不敢說是折墮,卻肯定不是「風流」,人家去party是調劑,我恐怕要辭了份正職,專門社交精神和體力上才應付到。
Party的host們不要以為我多多聲氣不知感激,我可是明白很多人願意做一切事情來博這幾個盛會的一紙請柬的,平心而論,攰還攰,我次次都有開眼界。

2008年1月20日
巴黎國家歌劇院─DiorParty

如果去派對是採訪巴黎時裝節的工作一部份,恕我一直翹班,朝十晚十連踩八場已經不得了,實無多餘精力分飾社交蝴蝶播下gossip的花粉吸收八卦的蜜汁,但今次的Dior男裝派對,不得不去啊。KrisVanAssche新官上任的首個正式貓行秀,Lagerfeld和Galliano都撥冗光臨,幾時輪到我唔畀面?
人人戥KVA擔心的第一個Dior男裝系列,結果只可能有兩個:一係爆冷一係爆粗,首個抬炸彈任務總算順利過關不辱師門,完show後當然要賀賀佢,順便將聲勢再煲滾30度。能在巴黎國家歌劇院中搞派對,面子銀紙都要夠多,我一來為了畀面二來也省起自己來過巴黎十次,經過opera一百次,居然未進過去見識,加上今晚已是fashionweek的壓軸,更無早唞的藉口,便去了。
他們說午夜前一定要進場,否則便錯過了「特備節目」,果然踏正12點全場DJ便暫停打碟,大家情緒高漲期待令人更high的「特備節目」,出來的卻是八隻踢死兔的管絃樂大合奏,認真估佢唔到。
你最關心的大概是「啲人靚唔靚?」,我會說不及香港金光閃閃張牙舞爪,但大部份人都有型有格得可以上雜誌的街頭snapshots。
畢竟是世界時裝之都的龍頭派對,香檳也真夠freeflowing,不會小家子得一點鐘後便只供應紅白與啤,但主人越豪氣洗手間的人龍便越長,我在toilet門口足足排了30分鐘才輪到我,奇怪的是這個男廁每次只得一人出入,而且每人進去了起碼弄5分鐘才出來,所以明明只得八、九個人排隊,卻要等足半小時才得到解決,我一邊急到瀨一邊納罕,為甚麼可容納一千人的場地,居然只得一格廁所時,問題終於得到解答,輪到我進去時我忍不住一聲「哎吔」,怎麼成排十個尿兜都是空的?無人小便為甚麼人龍排得那麼長?我再四周看看,哦,原來只得一格廁格,隨着鼻子嗅到裏面傳出的「怪味」,我便恍然大悟,我前面那些人入廁所做甚麼、為甚麼個個屙篤尿都搞成個字先出返嚟,你明啦!
巴黎在08年1月1日起實施公眾地方室內全面禁煙,可憐煙民還得冒着風寒走回室外上電呢,在派對裏吸另一樣東西警衞卻不捉,法國真是個奇怪的地方。

2008年1月26日
澳門永利賭場──MiuMiuParty

我有點羨慕我鄰坐的人,她在一邊看fashionshow一邊抽煙,這是未來一百年也不可能再發生的事,我都很想試試,可惜我算是個「良心吸煙者」吧,室內空氣不流通,同桌的人也是非煙民居多,就忍多一忍,放棄這樣的「歷史性壯舉」吧。
為甚麼看MiuMiu這樣高級的時裝表演居然還能一面進行吸煙這麼敏感的活動呢?這裏可是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澳門啊。我的手指在把玩着桌上印有MiuMiu字樣的火柴包時這樣想。對,大會也真夠心思,fashionshow雖是眾所周知的燒銀紙活動,要燒得有型還真不容易呢,這個年頭就算有多餘錢印製有字號嘜頭的宣傳品,誰還會把銀両花在火柴包裝上呢?事實上主辦者今次確把預算都用在細心而有幽默感的地方,先在信德中心港澳碼頭集合點有個妙妙的大牌,運載嘉賓的專船上再提供logo杯杯碟碟盛載的點心,甫下船接送往返酒店的還有全白的Miu巴士,這種totallook的旅行令最見慣世面的貴賓也不能不被感動。餘下來的,只要主菜──啲衫──有番咁上下可愛就能功德圓滿,而今季的MiuMiu,雖然考大腿的牌,雖然40條裙等於一條裙,仍然是套簡潔青春的statement,世上華麗而不老氣的東西難得,如果我是女人幾歹都整番條。
人人都認為除了因為等幾個VVIP而遲了個多小時開場外,整個睇show經驗都是滿分的,我卻因為私人因素,再扣了幾個百分點,與MiuMiu無關。只因我鄰枱篤口篤面坐了個核突上流人。

番外篇

幾年前去朋友的生日派對,在夜店包廂中遇過這位核突上流人,上流人雖有很多你唔知佢做咗乜對社會有乜嘢貢獻的,卻不等如一定態度囂張無教養,這位核突人卻是……怎麼說呢?我們互不認識,當晚卻好歹是同一個host邀請的賓客,同坐一張長梳化的人即使怕羞打招呼,也毋須目中無人,閒閒的交談兩句融洽相處也算是給主人家的面子吧。話說這位核突上流人望一望我即時擰歪面,大概慌死人家沾着他的金糠,(話時話你又知我唔係有錢過你),詐睇唔到我成晚之後,半夜兩點忽然向坐在兩個身位外的我點一點頭,然後舉起香檳杯跟我無聲的敬酒,我是個有家教的人所以不記前嫌想回敬他一下,才省起自己是喝可樂的,而杯子喝光了剛巧被侍應生收了去,所以不能拿起飲品作回敬狀,惟有對敬酒者攤開手掌做個禮貌而帶點尷尬的微笑,殊不知對方兩眼向上反一反,露出一個「乜你咁蠢㗎」的表情,視線一移向着我的身後,我循方向回頭看去,才發現那兒有個香檳桶,裏面當然有支未喝完的香檳,這時我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再看看核突人手中舉起的杯子原來是空的……哦,原來佢叫我幫佢斟酒,疑點利益歸於被告,所以我先替他將杯子倒滿,再看看他是不是本來想禮貌地邀我共飲,然後遞來一隻空香檳杯給我……結果杯一滿他就擰返轉頭繼續和朋友傾偈當我唔存在,無錯,他根本只是差使我替他斟酒that'sall,大家都坐同一張梳化被同一個主人邀請,為甚麼你覺得自己有資格當我工人咁使呢?我雖和你不熟,但你細佬請同學返屋企玩,你會不會指使他抹咗個地洗埋啲碗才自己返房嘆香檳?有教養的人就不會,和你出身上流下流無關。然而,在這些所謂衣香鬢影冠蓋雲集的party裏,我就是久不久都會遇到這種核突上流人。
雖然這批精英partygoer也有不少客氣識禮世家子女,但今晚在我眼前卻有令人份外眼明的這一位,我當堂冇晒mood,沒有看癲馬舞蹈團的壓軸演出就離席了。
你一定想知那個「核突上等人」是邊個,老規矩,喺街撞到我問我會講你知,但如果你真係咁想估,我的貼士是:這個人的家族生意我已18年冇幫襯過,但你則可能日日都仲俾緊錢佢賺,你自己猜猜吧。
Textby黃偉文

本周餘韻

2008年2月1日
東京新木場AgehaClub─NikeAirForce125周年閉幕派對
沒有藍血人的派對自在多了,3,000對AF1一齊起舞的歷史性場面煞是壯觀,我在半醉中領悟了一個重要的人生道理:怎樣令討厭工作的人生性做嘢?天天給他一個派對去就可以了。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