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4月04日

電戲道:雲翔拍同志片 焉非天命

白梓軒(左)與彭冠期的生命線偶然交叠在一起,展開一段曲折沉鬱的斷背情。

雲翔既是導演又是老闆,拍戲可以有很多選擇,但硬要去拍同志電影招人話柄。明明經濟富裕,但搭飛機偏要同人逼經濟艙,死逼爛逼慳來的錢,用來拍些回報接近零的電影。有自唔在攞苦嚟辛,雲翔的解釋係命中注定。就如你鍾意同性、異性一樣,所有都是上天安排。
撰文:何永寧

導演雲翔新作《安非他命》就係同你講命。除了內容涉及毒品起用這個名字,片名背後還有另一層意思,他說:「大家都知冰毒係以安非他明為基礎成份嘅毒品,戲裏面都有講到。不過用古文去睇呢四個字,就有『你點知呢樣唔係佢(兩位主角)嘅命運』嘅深層意義。喜歡同性定異性,人本身未必有權揀。」語重心長明言人不可以抗拒命運,但現實中他偏偏向命運挑戰。

抗主流 拍禁忌題材

羅啟銳的《歲月神偷》跟雲翔的《安非他命》同樣入圍柏林電影節,後者角逐泰迪熊獎(TeddyAward)。兩片理應受到同等重視,奈何在香港兩片的待遇卻有天淵之別。除了因為《歲》片獲獎之外,《安》片的題材觸及同性戀,這類一直被打壓的禁忌。
雲翔說:「你睇番近20年嘅電影,都好少男女裸露戲其實幾恐怖,變相少咗一個題材。香港好似行緊極端伊斯蘭教義咁,家有人肯出錢拍呢類非主流片,你哋又諸多留難。唔通部部都係《歲月神偷》,咁同文革樣辦戲一樣,唔係《白毛女》就係《紅燈記》。」
不拍樣辦戲但雲翔拍的三部電影,都是圍繞同志題材,因此被人稱為同志導演。雲翔解釋說:「人生所有嘢包括錢都帶唔走,惟有藝術可以流傳。原本我想出書,但係覺得電影拍出嚟嘅感覺會大啲,而拍一啲冇人拍過做過嘅電影、自己感受最深刻故事先有價值。」

失敗者 有跳樓衝動

在感情上雲翔自言是失敗者,因為太有邏輯、太理性,他說:「每次失敗都會化成一部作品,痛苦變成我嘅使命。」因此有極限三部曲的誕生,第一部曲《永久居留》講述兩個男人拉拉扯扯的斷背情,是導演雲翔自傳式的故事。對於性取向雲翔有一套標準答案,他笑說:「我特別容易欣賞男性,不過對女性都會評頭品足。自小都會鍾意靚嘅事物,記得小學時個女班長好靚,成日上堂都會望住佢。」初戀就這樣渾渾噩噩度過,但最重的一次情傷是跟一位男性發生。
雲翔說:「今次第二部曲《安非他命》都有自己嘅影子在內,有一幕講兩個男主角喺天台跳落街,拍嗰一刻我都有跳落去嘅衝動。」至於打算開拍的第三部曲《藝海沉生》,是導演夫子自道之作。雖然偏好男性,但他不諱言隨時一段深刻的經歷,會令自己重返異性戀的行列。

慳住使 留彈藥開戲

連《安》片在內先後拍了三部電影,每部製作費約600萬,但票房收入都是一般,七除八扣下連宣傳費也未夠,但雲翔表示還會繼續,他說:「我計過仲可以拍多三部,錢係帶唔走,有自己作品流傳於世就心滿意足,就算錢用晒都唔會山窮水盡,我生活好簡單,一碗雲吞麪、一碟雞髀飯就已經一餐,出入都係公共交通工具,使得幾多錢。」
就連去柏林參展雲翔都是寧可十幾小時堆在經濟艙跟人逼,也不願多花一分錢坐商務。不是坐不起而是原則問題,他說:「坐經濟位同商務都可以去到目的地,拍戲冇得慳,要咁多就咁多,你畀少啲咪拍唔到。」對於外界有指雲翔利用拍戲結識俊男,他自負的說:「自負講句我唔使,我唔介意你從技術方面批評我電影不足之處,等我改善,但就唔好戲都未睇就作出批判。」

《安非他命》香港上映日期:4月8日

彭冠期遭拍檔唾棄

梁敏儀在《安非他命》中雖然露點演出,但論震撼程度,始終不及片中男主角、港男彭冠期搏命,他在戲中有一段在山溪間被數名大漢輪流雞姦的戲份,彭冠期全裸上陣在污水草地任蹂躪,拍畢這段戲後,他情緒直插谷底,更一度患上抑鬱症,但彭冠期的激情和犧牲,入場看電影的觀眾無緣欣賞,因為即使《安非他命》是三級片,但仍有30秒激情片段未能通過電檢,上映時變成一段段有聲冇影的黑畫面。
另一方面,彭冠期跟片中拍檔白梓軒,拍片期間似乎留下不快的經歷。一直以來被懷疑性取向的彭冠期再次被人翻舊賬,不過他就呼寃的說:「我係百分之一百直嘅,唔好當我係gay。」不過對於白梓軒的態度就令他有點不自在,他說:「莫講我嘅性取向正常,就算我真係同志都唔應該咁對我,令我感覺唔舒服。」

鏡頭前的愛人

彭冠期訴說他的感受,他表示有場戲講述兩人同浴,情不自禁下二人親吻。但當導演一叫停,對手就不停吐口水,他說:「大家都係演員,都係演戲,你唔好當我有病。就算我真係同志你都唔好咁做,好傷對手感情。」彭冠期表示更有試過親熱過後,被白梓軒一手推開,他說:「大家接戲前都知會有乜嘢場口、會有乜嘢鏡頭,唔使咁傷害對手感情。」彭冠期自言演這類情慾戲份大家都不好受,但作為專業演員應該克盡本份,他說:「我唯一可以做嘅,就係鏡頭前你係我愛人,鏡頭後咪各顧各。」

我是誰 移民夢醒

原名鄭云翔的雲翔出生於內地,在文革的搖籃裏,由祖母撫養長大。13歲與弟弟隨雙親移居香港,因家貧開始半工讀生涯,雖然會考成績好仍無法繼續升學,展開20年的IT工作。其間從公開大學獲得電腦學位,在跨國公司工作多年後創辦軟件實驗室並成立上市公司。

思考人生

發迹之後急流勇退,移居澳洲,開始思考人生,回望太平洋之際醒覺,原來自己只是完成大多數人的夢想,而自己真正的心願:音樂和文學,卻從未曾發揮。40歲前回港成立獨立電影公司藝行者,作品有《無野之城》及《永久居留》。

同志眼看同志片

雲翔擅長拍攝同志電影,對此類片的鑑賞力亦有獨到之處。當中王家衛的《春光乍洩》及關錦鵬的《藍宇》,雲翔均視為經典之作:

《春光乍洩》
「當日睇時好感動,梁朝偉同張國榮嘅情感好到位,而且導演好聰明用一段異國情去包裝。不過佢哋演出有保留,可以適當裸露。我諗係導演冇要求、唔敢提出或者驚老闆唔鍾意。我嘅電影同王導演唔同嘅地方係佢有包裝過,我嘅冇。」

《藍宇》
「兩位演員都好努力亦都好搏,真係好佩服胡軍同劉燁嘅勇氣同自然流露,可能當時佢哋仲未成名。不過我覺得電影冇小說咁好睇,咁令人感動。」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