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3月25日

電戲道:彭浩翔內地血養香港魂

彭浩翔(右)及余文樂於《春嬌與志明》中再擦火花,在該片結尾樂仔被玩得很盡,那場戲更成為全套戲的爆笑點之一。 攝影:黃文偉

港片不死!
正當香港人對選舉失望,同時失落於合拍電影已成為華語片主流,港產片只能在影碟上懷緬的悲壯之情。許鞍華的《桃姐》給我們一個範例,以合拍名義拍出一套真正港式故事,彭浩翔的新作《春嬌與志明》,用港式雋語及幽默感來演繹發生在北京的故事,完成合拍片的大業。自言流着四成內地血的他笑言,希望藉此證明,港片的精神可以無限延伸,以《春嬌》一片為合拍電影撥亂反正。 撰文:何永寧

上映日期:3月29日

導演彭浩翔跟太太一家兩口移民式到北京生活兩年,工作室已遷往內地,香港只保留一間辦公室。彭浩翔由「煲冬瓜」式講普通話,到今日曉聽曉講,自言已經流着四成內地人的血。在北京閒時出入東方君悅大酒店的長安一號吃北京填鴨,就連早前在香港接受訪問時,隨身的助手都是地道的北京姑娘芊芊,爺前爺後的尊稱彭浩翔,很難想像他如何在新作《春嬌與志明》中,仍有能力將港片元素傾注入一部合拍片內。

不覺有文化差異

不過,彭浩翔自言跟香港沒有斷過關係:「我閒時都會去北京間利苑食飯,貪佢啲廣東菜冇咁油、睇書鍾意去國茂間PageOne,最緊要係我住喺北京幢大廈可以收到香港有線同體育台,而且喺北京撞到嘅電影人仲多過香港。」六成的港血足以讓他完成新作,一個在北京發生的港式故事,對於文化差異,彭浩翔有獨特見解:「其實好多嘢都同步,你睇iPhone、iPad都係差不多時間賣,差異呢樣唔係你想咁大,最多係兩成唔同,有八成係一樣。」
彭浩翔覺得過往香港電影人為遷就內地市場,放棄港片受歡迎元素的想法搞錯了:「過去拍合拍片嘅人,會諗內地觀眾喜歡乜,覺得佢哋唔識港式幽默,拍一啲以為內地人會受落嘅電影,最後變成四不像兩邊都照顧唔到。其實內地觀眾最想睇反而係港式電影,你睇港式茶餐廳喺北京幾受歡迎,你搞到不倫不類做乜?好多30歲左右嘅內地觀眾問我,點解家啲香港導演拍唔番以前嘅戲,一向都係睇佢哋啲戲大。」
彭浩翔的第一部合拍作品就是要還原港片的示範作,不刻意去扭曲來配合內地,他說:「唔使教育內地觀眾睇港片,就如我所講家入場大部份人都係睇呢類香港戲大。你睇外國電視劇《Friends》咪一樣好多俚語,都一樣睇得咁開心同明,嗰一、兩成睇唔明根本唔成問題。」彭浩翔的構思是將港片伸延,不局限在香港這處地方,他補充說:「想《春嬌》成為一個範例,賣嘅係港片精神,港式故事可以喺北京發生,就算我第時去第二度地方都可以拍港片,香港人、當地人都可以睇得好投入,發揮港片嘅精神。」

大街小巷搵題材

在北京兩年彭浩翔除了監製及拍攝一些網上電影外,閒時就跟編劇遊走北京大街小巷找資料及題材加入電影當中,令電影充滿港feel之餘亦不失地道的趣味,他說:「好似志明喺片中話北京天氣好乾,楊冪約志明『上床吧』,都係實實在在嘅事實,北京真係有間酒吧叫床吧,係個外國人帶我去,部戲每樣都有港式笑料同發揮,但當地人睇番都會笑。」
其實戲中不少對白都是導演跟太太的對話,彭浩翔笑說:「上次《志明與春嬌》攞金像獎,太太話個獎應該係佢嘅,因為我搬晒佢啲生活對白落春嬌度,志明多少都係我嘅投影,不過係靚仔版,導演都鍾意搵個靚仔演自己,九把刀都搵柯震東做自己。」片中客串的王馨平、鄭伊健以及當年他們的卡拉OK大熱歌《別問我是誰》和《動地驚天愛戀過》,都是不少人的集體回憶。

13日拍完低俗喜劇

港片不死,先有《桃姐》再有《春嬌與志明》,對於喝港片奶水大的彭浩翔而言,雖然轉戰內地投身合拍行列,但對港片的情意結不滅,他早前就借留港的一段空檔拍了一部地道港片,開宗名義叫《低俗喜劇》擺明漠視內地市場,彭浩翔說:「之前有投資者話想拍一部可以唔要內地市場嘅戲,我梗係答應啦,呢部係我拍戲以嚟最快又冇劇本嘅戲。」

回饋港片

《低》片用了13日就拍完,其間劇本就靠飛紙仔,上午寫下午拍火速完成,片中粗口橫飛被定性為三級電影,但彭浩翔拍得過癮,他說:「都碌埋唔少人情卡,因為有好多得意嘢明知過唔到審批,有老闆肯出錢我梗係樂意回饋港片,所以導演費收平好多,可以有啲唔同嘢喺銀幕出現係一件好事。」

余文樂再戀千嬅鬥爆肚

余文樂繼《志明與春嬌》之後,再演《春嬌與志明》時演技明顯大躍進,對此樂仔說:「從來冇懷疑過,聽到好多人講我做得好,我諗電影嘅成功,其他客串演出嘅演員功不可沒,每個角色出奇咁夾,好似戲入面楊千嬅個死檔陳逸寧講咗句粗口對白,觀眾睇得好開心,其實個演員本身唔講粗口,但佢啲對白加咗粗口搞到take咗幾十次,大家都付出好多努力。」
跟千嬅再合作,樂仔感覺比上次更有默契:「拍第一部時要好多時間熱身,到今次大家都知道春嬌同志明係乜,變得好合拍,所以有好多對白係臨時爆肚。」爆肚對白有時會包括粗口,樂仔覺得男人基本上都會講幾句粗口,自己亦沒有保護形象的包袱,所以搞爛gag講粗口不難應付,其中一句對白「粉紅色乳頭可遇不可求」就是他平時常說的一句爛gag,上集導演已想加進去,結果留到拍續集才用得上。
《春》片中雖然志明和春嬌分手兼有個新女友,但在新歡身邊又經常向舊愛發手機短訊,藕斷絲連,現實中樂仔也發生過類似情形,他坦言:「梗有,但唔係大家諗咁嘅,舊愛都有感情,只係出於慰問。」他承認以往的感情經歷中,有許多不足之處,他說:「志明最後都肯為春嬌改變,我相信每個人都願意為自己鍾意嘅人改變。我以前好鍾意喺最親嘅人面前發脾氣,發阿媽脾氣發女友脾氣,毫無保留咁佢傷到佢哋,仲覺得女友同阿媽都應該體諒我,阿媽試過嬲足我半年,佢話我性格太極端,一係冧死人唔係就hurt死人,家我學識收斂同妥協。」

難忘扮王馨平

電影中加進許多搞笑元素,除了抵死對白外,令觀眾拍爛手掌絕對是樂仔反串扮王馨平拍《別問我是誰》MV,樂仔最愛亦是這一幕:「我演得最認真係呢場,拍咗130幾個鏡頭。導演當時同我講,一個鏡頭都唔可以甩,直情要排舞咁去練每個動作。」結果連王馨平本人也覺得樂仔扮得無懈可擊。
採訪:魯萍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