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2年10月28日

我主場:陳惠敏江湖了斷

陳惠敏由社團打到影圈,見證黑社會的興衰變遷,由他口中說出「後生仔唔好入黑社會,會影響前途」,猶如警世箴言。攝影:仇志德

江湖風波惡。今年67歲的陳惠敏曾經是兩屆東南亞擂台冠軍,同期打爛仔交多過食飯的梁小龍,在陳惠敏面前都只能認第二,他的江湖是打出來。20歲出頭已經是金牌睇場,雙拳打遍當時警察禁區、賣白粉的廣東道一帶。身手被看中投身電影做主角演拳王、黑社會入型入格,戲裏戲外都是江湖。他話蠱惑仔不會有鄭伊健咁靚仔,講神似依然是志雄哥同李兆基「因為佢哋真係黑社會,我話嘅」。拳頭出英雄,燦爛過後歸於平靜,跟日本紅星新藤惠美的戀情也一樣,兩年後選擇返回太太身邊。今日陳惠敏兒孫滿堂,見過不少社團大佬臨老過不到世,他會向子姪灌輸黑社會不是好威的概念,「唔係一陣佢喺學校話想做黑社會大哥咪大鑊」。
撰文:溫敏芝、何永寧

陳惠敏圍村人出身,在影圈擅長演殺手、大佬角色,對於曾是江湖中人,他從來都不避忌:「我敢認㗎,警察部個個都知道。」70年代陳惠敏是叔父輩肥佬坤座下的金牌打手,他說:「家清真寺近廣東道,嗰時係差佬禁區,冇差人敢入去。全條街都係道友,因為嗰度有幾檔(白)粉檔係我大佬開嘅。差佬怕道友,道友就怕我哋,呢個係江湖地下秩序。」

金牌打手刀疤留戰績

經歷不少打打殺殺日子,自言見報率比當明星還高:「劈友我劈得多啦,睇報紙我經歷過大打、細打,群打。多嘅百幾人打百幾人,少都十幾廿個,我年代日日都有啦,70年代全部講打,我陳惠敏金牌打手呀。」左手臂一條少說也有8吋的刀疤就是當年的戰績。陳惠敏指60、70年代黑社會盛行而且警匪勾結,警察即係蠱惑仔,他回想當年:「全部講貪污,因為仲未有ICAC,嗰時唔貪污做差人好難,做清官為人民服務,唔該聽日你去守水塘,夠清啦望住座山。事實係唔到你唔貪,都有人問過我,嗰個年代真係冇差人唔貪污咩?我話有,死咗嘅差人咪唔貪污囉。由高至低,最貪係英國佬,阿頭唔貪班馬仔邊敢貪,嗰時做探長得幾百蚊一個月,何來個個幾千萬身家。」

蠱惑仔有組織冇規矩

陳惠敏表示當年的黑社會跟今日大不同:「家呢代江湖中人,出嚟行乜大哥,乜之虎,一定身光頸靚,着衫係名牌,起碼有架Benz先啦,唔會好似以前黑社會大哥,單車都冇一架,但係以前低調好多,家啲人擺到明話自己係蠱惑仔,仲要同警察鬥氣,到佢年紀大咗,經過好多風浪又俾人拉,坐過監就會諗到黑社會都唔係咁好,老咗做嘢又冇人敢請你,做大哥家好多連飯都冇得食,呢樣係真事,唔係個個有Benz又有馬仔,警察點會畀你擺到明黑社會,一定拉你,坐得幾次監,幾惡都好,入完去出返嚟就唔係虎,得辛苦個苦,好多事唔係你想像中咁美麗。香港家所謂幫會人,係有組織就冇規矩,唔同外國見到比自己年紀大嘅前輩好有禮貌,香港冇嘅,會話『死老鬼,你老喇家後生話事』。早年仲有人搵我出番嚟,我話唔想三更半夜俾差佬搵,做大佬要有錢,唔係邊有錢保釋啲細,以前講打家講錢。」本身就是黑社會的活字典,不少黑社會電影開拍都會找陳惠敏演出順便提供資料,像最近他拍攝的電影《紮職》就是,他說:「有時唔可以過度誇張,真係黑社會天下無敵咩,咁仲有法律。好耐之前向華勝拍套《藍江傳》啲人物錯晒,我同佢講華勝你搞錯晒喎,佢笑笑口話『睇戲唔好駁古』。啲戲又講到跛豪點勁點勁,佢咪喺深水埗得檔(白)粉檔仔,邊入流,嗰時ICAC本來想做我大佬,不過佢死得早咪是但做個人,講到跛豪天王咁勁拉到佢咪威囉。」

當差出身見證無間道

陳惠敏解釋撈家跟黑社會的分別說:「黑社會係幫撈家打工,因為撈家有錢,佢哋咪好似老闆同僱員咁囉。家好多黑社會仲係維持呢種關係,不過就好少用撈家呢啲咁古舊嘅名。」說得興起還大爆警察部秘密,原來電影《無間道》是真有其事:「我當差出身又係江湖中人,最早由獄警轉去做警察。家警察部卧底滲入黑社會,以前我哋時代係卧底滲入警察,不過警察部唔敢認,家警察部仲有好多江湖大佬喺度,但佢哋唔搞事,呢班係未當差時已入咗江湖。」陳惠敏當年由社團到影圈,靠的都是一個打字,連續兩屆東南亞拳擊冠軍,身手被大導演看中,他說:「當年仲有陳觀泰同梁小龍都係因為打得所以入行,因為興打鬥片,我除咗演大佬殺手都做過大俠,不過冇乜人記得。試過有記者問我哋三個邊個最好打,我話梗係我啦,小龍同陳觀泰都唔敢話唔係,呢個係事實。」近年陳惠敏已轉型經營紅酒生意,閒時在家裏專心打理盆栽。對近年的蠱惑仔電影既參與過,亦看過不少,當中鄭伊健飾演的陳浩南,頗有當年他的影子,陳惠敏就嫌不夠寫實:「如果講邊個做得似,梗係吳志雄同李兆基,一行出嚟就似,我話嘅,因為佢哋本身真係黑社會,點會唔似,伊健就唔似嘞,頭髮咁長,打交邊方便,都冇咁着數啦,長頭髮又冇做大佬威嚴,似甩毛飛多啲。同埋嗰時行走江湖,除咗我陳惠敏之外邊有蠱惑仔揸法拉利。」

管教子孫遠離黑社會

現在已兒孫滿堂的陳惠敏寄語年輕人:「我都唔想仔女入黑社會,屋企教育好緊要,呢行入咗去抽返出嚟好難,以前年代我打得、有名,我就可以搵到食,家最緊要講你張cert係邊間大學。睇戲做大哥個個光鮮,拍戲咋,就算有都係得好少,大部份黑社會,最後命運都係唔係咁好。所以後生仔唔好入黑社會,會影響前途,想考政府公務員冇機會,連下一代都唔得,好似我個仔大學畢業仲要碩士,乜都考到,係考警察就係唔批,話你家庭入面有個咁嘅人物,我都係咁教孫仔,有時班子姪睇我以前江湖片咁威,我都話呢啲係拍戲唔係真,費事佢有咁嘅思想做黑社會,一陣7、8歲人仔喺學校先生問佢想做乜時,佢話想做黑社會大哥咪大鑊。」

狂情撻着新藤惠美

陳惠敏胸前雙鷹、背脊的龍紋圖案加上雙臂左青龍右白虎,紋身已成他的標記。打西洋拳出身的陳惠敏靠雙拳揚名,除了是兩屆東南亞搏擊冠軍,最令人津津樂道的,當然是以37歲高齡技術擊到兩個日本當打拳手:「嗰時因為拍電影《狂情》所以順便安排兩場拳賽,其中一個拳手仲畀我打到白癡。

老婆打走小狐仙

提起《狂情》自然不能不提片中女主角,拍過不少經典日劇如《小狐仙》、《柔道龍虎榜》等的新藤惠美,當年跟陳惠敏傳過緋聞,他說:「我同佢拍完套戲之後住埋兩年,後來老婆話『你要佢就唔好要我』,之後老婆打咗佢一鑊至肯走。諗番都係老婆緊要。」陳惠敏由荃灣圍村人移居西貢多年,那裏已變成他的主場,在盛行偷車返內地的年代,他替人找失車亦有一手,他笑笑口說:「當年興偷Benz返大陸賣,喺我屋企對面就有個位畀啲偷車上大飛,架車一上咗船15分鐘就返到大陸。好多時有的朋友打電話嚟話架車乜嘢色、乜嘢款,我就叫啲仔落路口截,畀啲錢就可以贖番架車,如果上咗船就冇辦法。」陳惠敏年輕時好勇,養的寵物亦鬥狠,鬥狗是他當時的興趣:「嗰時覺得好刺激,家諗番都覺得好殘忍打到鮮血淋漓,人年紀大心態唔同後生。」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