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3年02月05日

綠葉王:游飈賊心仁厚

游飈入行廿多年,演過不少反派角色,是奸角中的綠葉王。攝影:葉君海

好戲等於黐線?資深演員游飈入行廿多年,大部份演反派角色,他笑言任何年代的賊都演過,但從未間斷的演繹,竟令他難以抽離,有次行街更一度想打人:「隨時揸把牛肉刀、AK47跟大佬搵食。」幸好他立時醒覺,游飈表示演員最難是控制自己的情緒起伏。
撰文:黃曉妍

相關新聞:縱橫娛圈21年

從事演藝工作的人,十分信邪,有人會找師父改藝名,游飈亦不例外,但他最後選擇信自己:「曾經搵師父幫我改藝名,叫游世賢,我咁粗魯,同我都唔夾,所以我完全冇用過,用番真名游飈。」15歲做暑假工,游飈選擇做臨時演員,一做就做了六年多,年少無知誤入一間搵笨的臨時演員公司,他說:「一日做16個鐘冇OT,只得$40,因為有啲人食夾棍,但我發現自己好鍾意做呢行,希望做多幾年臨時演員先考訓練班,90年報讀電視製作專業訓練中心第三期,91年畢業正式加入無綫。」

投入角色難抽離

回想做臨時演員,第一次難得有對白,但游飈被嚇到腳震震,他憶述說:「86年高雄主演嘅《林沖》,突然捉我出嚟講一大段對白,我對腳震到控制唔到,好彩高雄哥叫我定啲,慢慢嚟,呢行有啲前輩好值得尊重。」他坦言90年前做臨時演員,基本上要帶100個老母返工,他說:「畀人鬧係好正常,唔好講做錯,做啱都係鬧你,工作人員唔可以鬧演員,咪指桑罵槐鬧我哋,不過呢個磨練係好。」
當年雄心壯志卻遭家人反對,叫游飈做汽車維修員,可惜他沒興趣,不過演藝路程走起來甚艱辛。訓練班畢業的頭三年,游飈被安排演古裝賊、清朝賊、時裝賊,從未間斷,最終發現自己有情緒病,他說:「有日喺旺角行街,有人撞到我,我係想打佢,我突然醒一醒,心諗『死喇,做乜鬼?』平時我啲角色就係咁,隨時攞把牛肉刀、AK47跟大佬搵食,啲戲入咗,完全抽離唔到,自己又唔知,係呢幾年大家先研究到有情緒病呢樣嘢。」
游飈續說:「一個職業演員有情緒病可能連自己都唔知,角色係會影響自己對家人同同事,影響得好大,但自己唔知,只怪自己功力唔夠,基本上一個好演員係黐線,我係開心得好快,傷心得好快,呢場戲死老母,下場戲結婚,下一場死老婆,再下一場老婆話生,因為跳亂晒嚟拍,情緒會好亂,要學識控制情緒起伏,係好高難度。」
游飈參演的劇集多不勝數,在《搜神傳》的水鬼角色更獲觀眾認同,他開心地說:「好慶幸有極少數人認同,但在我嚟講,可唔可以遇到一啲角色會令人嘩一聲?有啲人唔爆出嚟係咪因為戲唔好,唔係㗎,有時要撞啱好劇本,機緣亦好重要,我好多謝添哥(監製李添勝),佢畀咗好多機會畀好多同事,夠膽用游飈有幾多人?能夠有幾多個會畀戲我做?其實戲劇係team work,等於《義海豪情》嘅臨時演員都可以感動到喊,冇人可以鶴立雞群而歸功於某一個人,一定係全team人。」

感激添哥睇得起

游飈曾經試過一年做387個騷,近年轉簽一年60個騷,可惜結果under騷:「我聽到做賊就推,制度改變咗,以前有責任接騷,就算拍唔足,公司都會畀足錢,唔使還騷。當公司諗到要我哋還騷,就算我每套劇接一個騷,拍晒咁多套都係under,佢叫我嚟緊幾個月唔好出糧還騷,你叫我點生活?」一份卑微的薪金,游飈只好做密封式浴室抽風系統生意維持生活,他說:「真係幾難生活,需要做多幾瓣,冇辦法。」游飈在無綫的日子,最感謝的人是添哥,他說:「當年話佢走,嚇得我!」
游飈與無綫結束21年賓主關係,去年轉簽王維基的香港電視,他希望遇到更多變化、層次深少少的角色:「例如以前做菜販,好,做完,咁搵邊個都得啦,所以做嘢有目標先有意思。」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