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4月22日

蘋影話:《天煞逆緣》(The Host)
我的影評失敗了!

史提芬妮梅爾的作品我聽見便心裏起疙瘩,由她的暢銷作品改編的吸血鬼系列已經大結局了,但其實是失敗的。由她的《宿主》改編成的另一新作有一個老套的中文譯名:《天煞逆緣》,使我卻步。但礙於要寫這個專欄,又看着銀行存款減少了,不知自己的退休金可否捱到七十歲(如果我真有幸活到那個歲數),於是還是晨早爬起來跑到戲院看這部電影,出乎意料之外,電影不是甚麼好看到不得了,但毫無疑問勝過幾集非常沉悶的吸血鬼系列。我想不必把拍劇情拖得老長,硬要拍出一系列,而由完整的一部戲去講一個青春科幻愛情故事是重點之一。
看到銀幕上的影像,我忽然有一刻遊了魂,這是常有的現象,畢竟大師的作品也不保證我可以百分百集中。我雖然有點離了魂,對於如何去寫這部電影心中沒底。大概有三十四、五年前,我知道當年的《年青人周報》願意刊登我的影評時,我真的開心到睡不着覺。影評人似乎是一個奇怪的、有說不出的吸引力,讓我覺得我的知識和地位好像高級了。
當我在網上看到在我的文章底下有很多人留言,都宣傳自己寫的影評並刊登了網址方便人們click入觀看時,我覺得有點迷惘。我很想告訴他們在香港寫影評只比最低工資要好一點。不是為了錢,而是這其中代表了地位。好名好利的仰止當然對這幾十年來影評壇(如果真的有)很不滿,影評人其實要除了電影以外,還要懂得其他很學科的一點皮毛。付出大而收入少,也不得人心。因為自家的東西永遠是最好。批評你影評的人和電影公司的警告信我收了不少。難道這就是影評人的收穫嗎?
讓我說一個行內很多人都知道的故事給你們聽:柏拉圖的《理想國》有這麼一個寓言。一個或幾個囚犯長期被監禁在囚室內,晚上當火光從他的後邊照亮着,把他的影子投影在牆上,日子久了,他們分不出牆上的自己還是現實的自己,覺得牢獄的生活也不差,於是喜歡了幻覺,願意留在牢裏。電影院在放映時的光線也在我們後頭,所謂電影愛好者是否將影像當真實而流連在電影院內,變成沉迷者?
撰文:仰止

想睇更多首輪猛片介紹同預告片?《一台戲》為你網羅最新電影介紹及影評↓↓↓↓
http://hk.movies.nextmedia.com/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