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10月28日

蘋影話:
《國定殺戮日》(The Purge)
我竟然被嚇倒了?!

劇照

忽然電影院內的燈光全熄滅,有半秒鐘時間銀幕上沒有影像,令黑暗來得更黑暗。我腦袋內仍想着自己在《國定殺戮日》殺哪些人,因為我進場前被告之這是一部講將來某國家將某一天由晚上七點至翌日早上七點,十二小時內可以合法地到處搶燒姦殺。我購票進場,目的是想看那些殺戮的場面。就在電影開場前,我已經想到一定是很殘酷的殺人電影。我感到一陣來自內心的恐懼,如果真有這個國定殺戮日我一定是被殺的人,我沒可能逃得過。
伊芬鶴基(Ethan Hawke)因為有這個殺戮日而令其保安設計生意大發利是。電影故事當然被設定在這個販賣安全的人在殘殺日被侵襲。荷李活就像是一個良好的基因圖譜,在不斷複製的同時,間中會有些小的變異,以為跟荷李活的傳統不同。《國定殺戮日》將主角一家設定為最典型的美國家庭:一對夫妻加一對年輕的子女,而正是這兩位年輕人還不習慣這個殘酷事實,竟然在這樣危險的日子,把一個受傷的被追殺的黑人引家內,惹來被一群好像是穿着長春藤大學校服的冷血戴面具的白人圍着,步步進逼地闖進宅中殺害主角的家庭。
這很名顯是在諷刺這些人對人類殘酷的本性無知,當殺戮來到時,不止那些被描寫成全沒有人性的殺人犯在殺戮,那時候人們已經無法分出自己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因為你必須以同樣冷血的手段對付即使是鄰居和朋友。影片好像在告訴觀眾這個殺戮日有多荒謬,而且更重要的是影片內那個看來政治立場無比正確的意念,令其看來跟其他荷李活電影不一樣。
作為一部殺戮電影,這部電影非常緊湊,但作為一部政治正確的,我想的剛好相反,它只是很空洞地在自說自話,以政治正確地在安排戲劇情和場面,例如那個黑人被救的種族問題,例如最後對大男人沙文主義的諷刺。以及那些所謂對人性的揭示,其實正是在刻意告訴觀眾:快來看我政治有多正確呀!我讓你們反思人性的殘忍冷血。這實在很有點偽善。
撰文:仰止


逢周五隨《蘋果日報》附送嘅時尚美容雜誌《add》雖然早已派完;
拎唔到書嘅朋友,可以上番《add》嘅官網 http://add.appledaily.com 睇番足本網上版,除咗有專訪外,仲有好多時裝靚嘢睇!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