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1月26日

【七筆思議】
口筆澤言:「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別的神。」 - 杜汶澤

當年周潤發,同時拍幾部電影,其中一部是《英雄本色》。劇照

甚麼是演員道德?
這問題可能和世界上所有問題一樣,答案都是相對的。
亦由於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原因,所以我們有了法律和制度,以保障所有人能得到相對地的平等。
因為標準有異,各為其主。
因此,在法律和制度以外的事,沒有準則。
在說別人壞話之前,先說說自己。

邊拍劇集邊𠝹三女

我本身除了演戲之外,同時,是一個低成本製作的電影監製,亦是一間蚊型本土電影公司的老闆。所以說到演員道德這方面的問題時,可以從一個比較立體的角度出發。
由於是電視台出身的關係,我和很多電視人一樣,都在一個習慣一身孭幾套戲的環境中長大。在亞視的年代,由於有三個錄影廠,作為廉價勞工,我經常同時間拍三部劇,所以當年有三廠小霸王的稱號。早上是蠱惑仔,黃昏是民初廚師,夜班通頂是長期糧尾的經紀。在這種工廠密集式拍攝的情況之下,被訓練成隨時睡覺隨時醒,隨時入戲隨時抽離。
還好家母管教嚴厲,如果不是上一組不放人的話,我從不遲到,否則孭幾部戲,骨牌效應,一部遲到連累下一部,骨牌效應,大家抱着一齊死。
最離譜時試過同時拍三部電視劇一部港台劇再加三個女朋友,在轉組途中還要應付私人生活,年輕力壯,往事只能回味。
由於香港大部份電影明星,都是從電視台出來,所以,大家都認為同時拍幾部戲,是正常不過的事(當然,同時有幾個女朋友此點就不是個個女演員認同了)。
聽過王晶導演說過一個故事,如有偏差,找晦氣,請自行找王晶。話說,當年周潤發,同時拍幾部電影,其中一部是《英雄本色》。有一次,由於上一組放遲了他,結果連累了緊接的下一組,趕到現場時發哥連番道歉,邵氏出身的狄龍大哥對他說:「發仔,同一時間拍幾部,咁唔係幾好,要珍惜羽毛呀!」
結果,周潤發憑着在《英雄本色》中光芒十射的演出,勇奪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成為影帝!

要度期代表受歡迎

看來你同一時間接多少部戲,和你能否專心演出,未必有直接關係。人人功夫不同,往往因人而異。
至於從另一個角度,我作為電影監製的時候,面對的問題比起做演員就多出很多了。
一部電影,在觀看的時候,當然是順序由第一場看到結局(如果能看畢全片的話),但是,可能不是每一個觀眾都知道,製作的過程,絕大部份都不是順序拍攝的,可能是遷就場景,亦有可能是遷就演員的檔期。所以有時候,開鏡日是拍結局,煞科日卻是拍opening 。亦有些更誇張的,舉個例,學校景平時有學生上課,只能在星期六日才能租用,於是我們便要把所有學校的戲份集中在星期六日拍。場地方面已經這麼麻煩,要是還要遷就演員檔期,那就更頭痛了!萬一男主角堅持星期六、日不開工的話,我們只能在暑假拍好了,如果女主角七、八月無期,電影就不用拍好了。
所以我覺得演員度期很麻煩,不用度期那就最好啦!但如果真的要度,製作單位能解決的話,又是另一種能力的證明。再加上需要度期的演員在某程度上等如他/她受歡迎,對投資者來說便更吸引了。
很多人認為,明星,本身就是麻煩的。其實這句說話雖不中亦不遠矣。但所謂「有咁上下麻煩就有咁上下才華」,有很多明星雖然諸多要求,缺點千萬,但同時卻又很好戲,如果麻煩與才華不成正比的,那麼早已經被市場淘汰。

選角權來自投資者

剛學習做幕後時,陳可辛導演告訴我,就算給演員弄到很生氣,只可以回家把馬桶踢爆作為發洩,亦不可以在片場和演員吵架,盡量遷就,要讓演員在開心和舒適的環境下工作,電影質素才有保證!
此話,我作為監製,當作金科玉律,畢生受用。
當然,你可以說,有好劇本,好題材,就算沒有卡士,只要拍得好,像《狂舞派》一樣,那怕無觀眾!但這個道理,不是每個電影公司老闆都能明白。導演王修平,一定要多謝「高登先」(Golden Scene,狂舞派的投資者)。
又或者,如果你是宮崎駿便不需要為這種事而煩惱,因為他拍的是動畫!波兒不會同一時間接幾部戲,貓巴士不會要求你安排比你用的還更豪華的轎車接牠到現場,因為牠本身是一台巴士,製片亦不需要為尋找天空之城的那座城而飛上天空去找。
說到底,還是看,誰比較重要。
很多讀者以為一部電影的選角權,是來自導演,其實真相往往是,要看你找到誰來演,老闆才願意投資。
當然,有時情況沒有這樣極端,譬如,我是很麻煩,又喜歡在現場玩手機,由於我貪錢,那年的十一月,同一時間在拍四部電影,而且我脾氣又差,雖然我不是發哥,但彭浩翔很喜歡我,所以找我演《低俗喜劇》。相對地,我對他在工作時又有很多性格上的特點我看不順眼。如果他因為討厭我麻煩,或我不願意拍他的戲,我們便沒有這部電影。當然,他不會因為拍少了一部《低俗喜劇》而沒飯吃,反正窮到貼地,我亦不怕沒拍這部戲而捱窮。我們如常生活,本來無一物,樂得清淨。

學習包容合作夥伴

但是,我們二人四十已過,都化了,可以互相忍讓便忍讓,能夠互相尊重便尊重,不是為了和氣生財,只是想快樂地生活。因為我們明白到,人人標準不同,「零容忍」結果可能亦得不到真正的快樂,反而嘗試用一顆柔軟的心,喜惡不二,包容合作夥伴,才是真正地活着。
如果你不當其他人是夥伴又是另一番說話。
畢竟我們正在討論的,亦不過是拍部電影而己。
「零容忍」?有需要嗎?
倘若世界真的配合你,你又能保證能拍出好電影嗎?
電影圈,英雄地,究竟這是一種對藝術的追求,還是一種霸權,有時,可能連我們自己也不知道。
神,當然不接受自己以外有別的神。
正如大婆,也不會接受自己以外的二奶、三奶、四奶。
自私的丈夫,往往會認為,其實只要有心有力,面對每個女伴都是真情真意的話,那有問題?
但是大婆又怎會不生氣呢?
所以,如果是正式結婚,大婆有某程度上的法律保障。
如果你真是大婆的話。

【口筆澤言】
撰文:杜汶澤

著名演員。愛抱打不平,用行動捍衞社會公義。

本欄逢周日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