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2月20日

蘋影話:《冬日奇緣》(Winter’s Tale)
每一個人都獲得救贖嗎? - 仰止

哥連菲路(Colin Farrell)在《冬日奇緣》中是個父親未能通過肺病檢驗的移民,時間大概是《教父》裏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和羅拔迪尼路(Robert De Niro)這個角色的年代。他和羅素卻爾(Russell Crowe)這個魔鬼的關係也交代不清。電影幾乎將所有有關「生活」的情節都抹去,完全作為一個象徵化的普世救贖故事來敍述。於是魔鬼和天使之間的鬥爭,成了空洞無聊的忠奸之分。韋史密夫(Will Smith)這個角色只是客串,幾乎連演員名單上也找不到。但路西法(Lucifer)這個由天使變成魔鬼的象徵卻被奇怪的化妝弄得成為諧角。心理學上有所謂「路西法效應」,來自一個心理實驗個案。這本書前陣子還算是暢銷書,各位自己找來看好了,在這裏我不花篇幅說了。這是由人變魔的象徵角色,而《冬日奇緣》正是人魔鬥法的故事。那個浪漫的愛情故事:貧窮浪子遇上有錢肺病少女(在那個年代患了這種病等於今天患了癌病),而貧窮浪子幾乎是一見鍾情,從外表上去愛這個女子。至於這個女子大概是自知不久人世,連接吻也沒試過,看到這麼一個年輕人,簡直是立即投懷送抱。絕症愛情故事真是所在多有,能否感人端看創作者講故事的能力,艾基瓦高茲曼(Akiva Goldsman)便不是這方面的能手。
愛情故事本來很簡單,卻涉及到救贖的問題(大概只有西方人能夠有這個體會)便變得混亂。哥連菲路是謝茜嘉布朗芬迪妮(Jessica Brown Findlay)這個絕症處女的救贖嗎?紅髮女到底是誰有甚麼關係?命運在作弄還是蝴蝶效應?一個遠古的故事竟然影響到2014年某個人的人生?
我已說過電影不是追求合理性,但一個產生這麼多問號的電影,顯示劇本很爛。它本身的預設便根本虛幻,連作者自己都不知道往哪裏走?既是名著改編,我相信總有個吸引人的理由,總覺得電影要說很多寓意,我認蠢,我不明白。哥連菲路跟羅素卻爾的生活既然被挖空了,自然哥連菲路在謝茜嘉布朗芬迪妮死後,怎樣在人間生活也被挖空了。哥連菲路即使是降落人間的天使,那麼中間一段人生被消去了,故事便成了空洞無聊了。
撰文:仰止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