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14日

【七筆思議】
願無盡:再談《輝耀姬物語》 - 黃修平

輕巧的幾筆,就把各自的神髓都活現於銀幕上。

上周說到《輝耀姬物語》的畫功粗樸,但同時很細膩。想像一下,畫面中,人物的輪廓線率性得保留着顏色筆的筆觸,月亮恍如隨意畫出來的一個圓圈,與此同時,幼細之處,如輝耀姬公主給拔眉毛之後,給畫上眉線,額上眉線的塗料下,仍殘留着毛根的痕迹。現今的主流的3D動畫,十分強調質感,如動物的絨毛、皮甲的紋理、眼珠的晶瑩等等,每一個畫面都給你填滿眼球糖果,有時我會覺得很飽滯。《輝耀姬物語》的手繪動畫卻是收放自如,更有韻味。
細膩的還有每個角色的演出。公主的嬰孩時代,在家中滾地、爬行,翻觔斗,動態十分柔軟靈活,這原是十分生活化的情節,卻是用真人難以拍得出來的。因為相比起飛車和爆破,電影人的頭號難題一直都是小孩與動物。如果用3D動畫去描繪,當然不是問題。事實上動畫的神采之處,其中一點,正是角色的動態能和弦着你生活經驗中的觀察;然而對於3D動畫,我一直以來仍揮不去一個「偏見」,就是每一舉一動都是耗盡人力和電腦運算出來的成果,雖然十分精準,卻有時讓我感到吃力,簡單點說就是覺得它很「擢」(音"Chock")。手繪動畫卻能把一切很人性化地流露。

每個角色獨當一面

《輝》的細膩之處,還表現於多個角色的造型設計上。那個臉圓圓的侍婢,沒有鼻哥,臉上的眼和嘴就只由三條線條繪成,卻令你想起生活中總有某個這種形貌的朋友;那想迎娶公主的年輕皇帝,臉長長而帶鞋抽、眉目清秀、緊閉而薄薄的雙唇,相當符合那種高傲、充滿貴氣又帶着壓抑的性格;那教授公主禮儀和彈琴的老師,臉很窄、眼細而向兩邊翹起、眼珠常常呈現盯着對方的狀態,一看就感到她的嚴格苛刻……這些人物,都不是來自奇幻世界,形態卻每個都獨當一面,十分傳神,如由真人演出的話,可能要通過繁複的選角和造型設計的過程。現在輕巧的幾筆,就把各自的神髓都活現於銀幕上。世上有沒有電影的頒獎禮可以考慮頒「最佳造型設計」給《輝耀姬物語》呢?
同樣地,這些手繪出來的角色,演技絕不比老戲骨的演員遜色。說的不是因為手繪而更能天馬行空的肢體動作,而是主角的內心戲。我們看卡通片,看得太多角色大喜大怒的表情。但今次作品說的是對浮華世界的無奈,輝耀姬公主的臉上看似沒很大的變化,但就是那簡單的幾筆,把她的哀怨深深地呈現出來,到最後那洗盡沿華的一張臉,更是教人無限傷感。《輝耀姬物語》發揮着它最簡樸而又最適切有力的表現形式。

【願無盡】
撰文:黃修平

《狂舞派》金像獎新晉導演,拍電影、教電影、學電影,夢想、創意與時並進。

本欄逢周一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