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07月18日

蘋影話:《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
(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
演化還是殺戮悲情歷史 - 仰止

猿人和人類無法和平的原因是因為大家都需要生存。

每一集的猿人襲地球電影,我都在電影院或電視或影碟上看過,仰止保證這是最好看的一部。3D鏡頭已經發展到無懈可擊的地步,而且導演刻意以很多中遠鏡頭,來顯出一種悲壯雄偉的畫面,令電影極有氣勢。當然,思想本身是老土的。
不要說這是那一集的續集,這是一個情意結的終極發展,一種達爾文演化論的退化爭鬥。為甚麼要安排人類給某種致命病毒殺死大部份的人類?因為如果依照演化論來說,猿人即使有人類的頭腦,也不會戰勝人類,只有將整個場景搬回原始的時空這部電影才會說得通。正如電影內好懼怕人猿的人類來說,牠們比人類優勝的地方,是不需要各種科技而生存:包括電力、光線、甚至武器,一切都回到原始的世界,以科技來保護自己的人類,在原始社會幾乎沒有任何優勢可言,我們的所有體力和器官,已經過漫長的演化,完全用來適應現代社會,而不是適應原始社會的物種。

一切皆只為生存

家庭種族和平戰爭,是非常老土的題材,這部電影並沒有在這方面有甚麼突破,它反而使我想起今天地球發展成這樣子,並不是達爾文的演化論做成。也許,還沒有猩猩這種生物之前,演化論是合理的,不少現代生物學都顯示物種的基因是如何因要適應周遭的生活環境而作出基因上的轉變。但自從有了生物,甚至有了直立人後,達爾文的理論便行不通,整個地球歷史,不再是適者生存的原始遊戲規則,而變成殺戮成為人類演化的新規則。我們知道在現在人類這個種族的旁支,有很多早已滅種的其他人類的祖先,例如尼安德塔人,他們被消滅被種族滅絕,於是沒有作為我們真正的祖先,而是所謂的現代人最後成功留下來。
加利奧文的角色我很同意導演的解說:這部電影基本上沒有一個奸人。令到猿人和人類無法和平的原因是因為大家都需要生存,而對方是威脅自己生存的種族,於是只有滅之然後安心。這其實是整個人類歷史的核心價值,包括現代社會,只要將世界各國分成各種不同的種族,你便可以看到地球永遠都不會有和平,因為全球化是老點你的,所有國家都只認同自己是一個共同體,而只有在很少的思維上認同自己是人類。
影片有一場很小的戲,是幾個人類拿着武器遇到一隻猿人時,以為對方只是可愛的動物,結果慘被奪槍而殺。這多麼像所謂恐怖分子的作法。《猿人爭霸戰:猩凶崛起》似乎在有意無意間展示了一條真正不變的律法:因為所有的生物都為了生存,而在心理上對其他類似的物種看為敵人,所以戰爭殺戮才是人類真正的演化史。

和平意識佔少數

電影當然不會這樣說,它顯示無論是任何種族都有追求和平的意識,但現實世界告訴我們,和平意識只是民意的少數,地球正走向毀滅不完全是環保等問題,而是人性的基本問題。只要有人走出來說:我們需要生存,死亡便會隨之而來。
P.S.Lorin Maazel還沒來得及在香港的演出,便以及84歲的高齡逝世。作為我們那一代聽着這些大師長大的一輩,大概是真正的一個世代的完結。Lorin Maazel未必是我最喜歡的指揮(其實我懷疑沒有),但他指揮的唱片我差不多都齊了,包括兩套馬勒,一套布魯克納,李察史特勞斯等,當然包括成名作Sergei Prokofiev: Romeo and Juliet,他實在也在我的聽音樂的歷史中帶來很多的喜悅時刻。向他致敬!
撰文:仰止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