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4年09月0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我主場】
臨記之王劉文俊:最憎叫我茄喱啡

劉文俊這個名字或許無人知曉,但橫跨80年代至今的大小銀幕,幾乎都有他扮演的古惑仔、賊仔身影,「呢個老臨」的稱呼你一定懂。14歲時劉文俊加入臨記行列,一做33年,自認樣衰惟有做賊,雖然星光夢早已遠去,卻成為臨記公司老闆,或許他看周星馳的《喜劇之王》最有感覺,因為曾經身歷其境,劉文俊對別人常稱呼臨記做「茄喱啡」有莫名反感:「打工無分貴賤,最緊要睇得起自己。」
撰文:卓寶花

相關新聞:劉文俊盼囝囝讀多啲書

電影《喜劇之王》中周星馳飾演的尹天仇,被副導演Sunny哥奚落,遭臨記阿頭霞姨呼喝,現實生活中,經歷多年臨時演員生涯的劉文俊,最後跟尹天仇一樣沒有變成巨星,卻苦盡甘來當上臨記公司老闆近30年,有名車有物業,也有個幸福家庭。劉文俊是臨記阿頭,卻沒有霞姨的開口埋口茄喱啡,更對此甚為反感:「係一啲製作人傾偈要book幾多茄喱啡先會拎出來講,我會稱呼佢哋做手足或者叫名,唔會叫茄喱啡埋位,我成日都講,你哋有讀過書,佢哋叫臨時演員。」
阿俊實實在在是一位專業的臨時演員,他教大家要學識接受身份:「由入行已唔會叫自己茄喱啡,要睇得起自己,自己做個領班唔係大支嘢,一句說話好簡單,做乜要咁樣嗌人,呢個係尊重。呢個行業唔會全世界最得,你亦希望有人可以施個法術畀你,全世界都係朋友,掃地阿姐都係朋友。」

「想人認得我係賊」

現年47歲的劉文俊,14歲時家住黃大仙經營屋邨士多,自小已身兼外賣仔,舖頭鄰近廣播道無綫和堅城片場之利,阿俊認識一位無綫保安,經他引薦認識臨記領班,開始演戲生涯發明星夢,每日一部walkman走天涯行路返工。第一套電視劇是《香城浪子》,踏入電視圈後,阿俊覺得有如萬花筒,他說:「頭幾年唔甘心做臨時演員,想人認得我係賊,仲想人認得我係劉文俊,無奈你樣衰,只可做賊。」
「雖無過犯,面目可憎」正好形容阿俊外貌,做賊和黑社會角色入型入格,阿俊膽敢講每次做賊都係代表作,他說:「細個時更樣衰,拍無綫同港台《執法者》、《警訊》都係做賊,好入肉,啲人覺得港台節目好真實,案件重演我都係賊,永遠做賊,冇得做警察。」四年臨記生涯做盡路人甲乙丙,直至做了第一個媒體訪問後,賊仔成名背後引起關注。19歲左右已考慮到演員生涯都未必有幾十年,他說:「有名氣後,再諗點搵錢,搵人去做嘢抽佣金,之後開始有客戶直接搵我要人,開始自己組公司。」

捱過辛酸與粗口

做臨記比起演員低幾線,種種辛酸都捱過,阿俊說:「演員坐喺車食飯,我哋坐路邊,泥頭車一過,你幻想吓盒飯係點,試過去一個湖拍攝,要瞓喺湖上面,水退全身都係蟲,有職員叫你唔好用佢哋嘅水沖身,大家都睇到咁污糟,我哋都做好臨時演員嘅責任,做好件事,搵少少水沖身都唔得?」承受惡劣衞生環境外,粗口問候已成習慣:「拍個爆破場面,因為臨記郁一郁,下句粗口就嚟,要記住臨時演員係唔識做戲,演員都未必識啦。」對內要受工作人員凌辱,對外又成箭靶,阿俊說:「去街市拍戲遮住菜牌,人哋鬧唔鬧你?我要去叫佢哋拍硬檔細聲啲,檔主又會話你阻住做生意又冇畀錢,導演就喺最遠,我哋一定硬食。」
80年代,阿俊開設臨時演員公司,主力跟無綫合作,生意越做越順,財源滾滾來,又買樓又買名車,好不風光。直至三年前,劉文俊因為最低工資問題跟無綫決裂,從此公司生意額大跌三分一,阿俊說:「以前同電視台合作,點都有個生意額,𠵱家冇咗電視台,我咪拍吓MV、拍吓電影同其他嘢囉,但經營係困難咗,起碼差三成,原因除咗冇同電視台合作,更因為我要跟法例做(最低工資),而製作公司又唔會畀多啲錢你,變咗我哋利潤好細,最低工資呢樣嘢係幫到臨時演員,但害咗經營者。」

【話你知】如何做臨記及薪酬

>最基本有香港身份證。
>時薪30元,必定有底鐘5小時或以上。
>臨記有分級數,有聲有樣,稍有經驗為350元半日,大約5小時。
>提醒臨記穿衣三寶,帶底衫、打底褲和襪,因時間日接夜,衣服難以清潔。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