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0月14日

【七筆思議】
詩與胡說:給所謂的「沉默大多數」們 - 何韻詩

早上,在facebook上嘆了一句:「這個禮拜的專欄真難寫。」某君回:「這個禮拜連做人都好困難。」
是的,這兩個禮拜,香港人好像把埋藏20年的意志勇氣團結良知以至矛盾醜陋奸險無知都傾盆而出,一次「晒冷」集體showhand。這種24小時乘以15天的七情上面時刻戒備,着實讓所有人,我說的所有人,不只是堅守前線的學生市民們,而是包括政府,包括警隊,包括那些自命中立的市民們,都開始露出疲態。不論正反,不斷出現於各界的腦袋中的,必定是這一句:香港經歷這次撕裂,那萬道裂痕怎麼修補?
另一位友人再回應,說:「正正常常做個人,為甚麼越來越困難?」是的,正直的人在短線內,一般很容易佔下風。正因我們不夠陰險毒辣。相比那些為鞏固個人權勢,又或者眼裏只有錢和利益的卑鄙小人,多「肉酸」多「揦鮓」的手段都能使出,不計成本,漠視廉恥,只求達到目的,突擊暗算扭曲事實,無所不用其極,這都是一般追求公義的人都不願意也不甘心踏上的歪路。
寫稿的此刻,正值警方鬼祟突襲防守線,將鐵馬水馬清走之早上。來不及憤怒之際,又傳來黑社會與反佔中人士衝擊佔領區,旺角黑夜畫面於金鐘再重現。真有這麼巧合嗎?上午警方偷偷拆馬,下午就能動員千人,又泥頭車又計程車?政府啊政府,用群眾對付群眾作為取勝的手段,覺得很聰明嗎?學生前一晚才釋出善意願意用公民廣場交換金鐘道,你們不領情之餘還用各種方法來偷襲學生們。這麼不光明正大,我想問一句,就讓你驅散到現在的人群,你們以後還有甚麼顏面面對香港人?

相關新聞:秋生轟反佔中破壞談判契機

抗爭陣營:公義VS錢

這場抗爭,已無可奈何地分了兩壘:一邊,是仍有理想,仍相信正義的學生和義士,以及受盡社會欺壓的基層,他們不屑採取陰險狡猾的手段,卻每每在危急之時發揮專屬香港人的智慧與急才,化險為夷;另一邊,則是政府,警隊,權貴,既得利益者,以及一眾不願多去思考人生盲目為錢而活的空心人。他們眼中的安穩就只有錢和錢,以至每每也只能用錢去解決一切。所謂相由心生,你會發現所有出來鬧事「反佔中」的,臉上都是寫着貪婪和無恥,長得奇形怪狀三尖八角的真暴民。然後,剩下的,就是你們了,那些政府口中所謂的「沉默大多數」。據說,你們對這次佔領很不滿,認為學生是暴民,認為這次抗爭阻礙了你的日常生活,希望群眾立刻撤退,盡快恢復社會的「安定」與「和平」。又據說,你們都很滿意現在香港「原有」的自由與繁榮,對警隊這次「不偏不倚」的處理手法表示無限支持,據說又對香港政制發展很有信心,對2017普選方案完全願意「袋住先」。據說這就是silent majority的意願,一切都是據說。
但是,you know what ? 我。不。信。

有良知的香港人,站起來吧

我堅拒相信,土生土長,從70、80年代走過來的香港人,你們會那麼不分是非黑白,那麼甘心接受強權,那麼甘於認命。我不能相信,面對學生和市民整整兩個禮拜的不眠不休,為着我們香港的民主日曬雨淋,你們仍能那麼的無動於衷。看着和平聲援的市民被87顆催淚彈襲擊,群眾被黑社會欺凌,警方袒露人前的偏頗執法手段,以及政府那副表露無遺的暴政猙獰面孔,你們真是心甘情願站在沉默的反方嗎?我不能相信,與香港共同成長的你們,面對這些與香港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價值觀背道而馳的荒誕境況,是真心認同和允許的。
到現在還選擇沉默的各位,我明白你們不願發聲的種種難處。但其實站出來的,誰沒有難處,誰沒有犧牲?到了這個關口,從政府一意孤行不聽民意,從警方擺明車馬選擇性執法,讓黑社會和暴民橫行無忌開始,這社會已經沒有所謂的中立了。懇請各位,認真思考一下,在這個大是大非的當下,你們是否還堅持當一個認命的奴,為了那個本就是危立於不公制度下的飯碗,默不作聲?你試想想,當你們的小孩長大後,問你:爸爸媽媽,雨傘運動學生們在抗爭時,你們是站在哪一方的?問問你的良心,你最希望從你口中說出的一個答案,是甚麼?
各位仍有良知的香港人,現在已沒有「沉默」這選項了,請求你們,為自己,為孩子,站起來吧。

相關新聞:徐崢中環拍片改戲名

【詩與胡說】
撰文:何韻詩

野生菇一粒,活在娛樂圈邊境的自由人。
從音樂起步,卻意外地透過創作與生活,看到生命的可能性。
「希望」與「公義」就是自己的信仰。

fb連接 http://www.facebook.com/hocchocc

本欄逢周二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