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4年12月23日

【七筆思議】詩與胡說:後佔領時代曲 - 何韻詩

意外地成為這次運動的主旋律標語,也是從本菇於2004年,黃偉文作詞的一首《艷光四射》裏面跑出來的。

三個月來腦細胞消耗有點太多,加上一家大細擔子不知哪秒哪刻開始整個揹到身上來,後佔領日子人人腳步調慢,倒是自己卻不知為何反而有點忙不過來。素來責任感強,縱然只是何阿菇不是何仙菇,有求飄來還是盡力應,大小事都想親自應付,一時間事務多到有點overload。經眾友人勸告,還是決定抽個身,逃離香港數天,清清思路。
只有兩天,又能去哪裏?不二選擇還是我的大型度假村台北。到了隔岸,早已不是遊客身份,但下飛機第一時間還是把腳步移到觀光客之都誠品去。只因最近家中書櫃必須隨着角色調換而來個大更新,急急添上政治人文歷史社會等科目書籍。沒辦法,為了應付這個新冒出來的身份,不勤做功課實在招架不了。

準備不夠吃不消

順着這個時勢所逼,最近經常面對一些自己其實根本就不太熟悉的問題,然後才發現,自己不懂也實在太多了。自小接受加國教育,一直覺得也還蠻夠用的,書到用時卻發現正因此於中國近代史中缺了一大塊,必須直追。上周接受港台時事訪問,緊張得要命,事前找來社運界讀書人一枚幫忙補個課,到真正上陣時還是覺得經驗準備不夠充裕。那種一般用來應付官腔嘉賓的模式,半小時節目回答5,000個問題的節奏,實在有夠高壓,尤其對於我這種吃了誠實豆沙包的人種,好像隨時就會自挖深井十字形自我引爆式跳進去一樣,看來需要點時間適應。

音樂能凝聚熱情

再轉mode回到那久違的歌手身份,又有啟悟。作為一隻踏足社會便是當藝人的生物,不想認也必須認,人在娛樂圈久了,是真的會「被變笨」的。不是眾人天資的問題,而是整個圈子的運作方式就是要把你變成一個完全不需要動腦筋甚至不需要追求進步的個體。出入接送、工作都有專人安排,一切文件上合約上的幾乎從來不必經自己查看,除了記歌詞記台詞實在就沒太多其他必須思考的。前陣子做回一些純娛樂的訪問,實在受不了,那些問題,回答了十幾年,絲毫沒進化過:怎麼入行、誰影響你最深、以後還會做舞台劇嗎?拜託,這google都已經有答案了,真要再回答第三百遍嗎?
如何從這兩個貌似極端的新舊身份理出一個平衡,是我當下最主要的功課。然而,再細想一下,又覺得兩者間好像沒有任何本質上的衝突。就算有,也只是香港社會看待這兩個角色的狹窄所形成的。
抗爭中不需要音樂,音樂不能滲入政治,應該就只有我們這裏的人會這麼執着地認為。環觀世界歷史上出現過的大型抗爭,遠至法國大革命、美國黑人平權運動、89民運、到近年的埃及革命,其實都擁有屬於該次運動的歌曲;群眾在廣場上,除了喊口號、靜坐或絕食,最有長遠潛力去團結和轉化力量的,就是一首首特地為那段歷史譜出來的曲詞。有一些感覺,有一些記憶,有一些亢奮,就是無法單純以言語和行動來量化,惟有以音樂與樂器間碰撞出來那獨有的張力,才能把某些不能被準確描述的熱情凝聚起來。

歌詞成運動標語

換個角度看,其實這次雨傘廣場裏出現的眾多標語,都是從某些歌曲中取來的。「風雨中抱緊自由」這句已不用說,就連後來意外成為這次運動的主旋律標語「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實不相瞞,也是從本菇於2004年,黃偉文作詞的一首《艷光四射》裏面跑出來的。到底是一種先知還是宏觀,為何與黃YY十年前創作給梅姐的歌,當中的八個字,竟能在十年後巧妙地涵蓋了這一整代年輕人的意志和堅定,這巧合大概連創作者也解不開。而這,正是創作和藝術於亂世中擔當的某種不能被替代的責任與位置。
大概香港娛樂生態中,無論是創作人或觀眾,這些年來都太習慣輸出和接收被刻意拿掉靈魂的音樂,都太習慣以音樂作純娛樂工具,這也是樂壇士氣持續下滑的致命傷:反映不了時代的歌曲,必被時代所淘汰。一個歌者站於舞台上,以發自內心的歌聲表達理想與遠觀,本來就有別於所謂的「唱K」,只是,我們好像都逐漸忘了這種音樂存在的本質。個人期盼,這次雨傘運動,是能讓這一切改變過來的契機。
這個聖誕天,讓我們重拾音樂的純粹,街上見,中大百萬大道見。

【詩與胡說】
撰文:何韻詩

野生菇一粒,活在娛樂圈邊境的自由人。
從音樂起步,卻意外地透過創作與生活,看到生命的可能性。
「希望」與「公義」就是自己的信仰。

fb連接 http://www.facebook.com/hocchocc

本欄逢周二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