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1月29日

【七筆思議】
一言棠:愛……回天家 - 歐錦棠

想起和Innika相處的點滴,又不能自已地心痛。

已經記不起過去這幾天是怎麼過的,只知道意識悾悾不知所以,每當有一刻可以回過神來,又立即沉溺在回憶裏,想起和Innika相處的點滴,又不能自已地心痛,畢竟共度了十八年多的光景,我待她如家人,一廂情願地我也相信她視我們為同類,我們有過甘苦與共的日子,在我最孤獨無助和飽受抑鬱症煎熬的時候,她和哥哥Murphy曾是我唯一可以抱着痛哭的對象,而兩隻小貓也義無反顧,無論際遇如何,只管全心全意的待在我身旁、往我衣角和大腿鑽、磨面。至後來事過境遷,日子是苦是甜,我們一家四口子都相濡以沫,幸福無比。
如果相信緣份這回事,那麼我和Innika是注定要在一起的,話說當年我的一位老同學是某著名寵物店東主,有次到他店內蹓躂,適逢有幾頭同胎的小貓到埗才幾天,想到那時還是女朋友的斯敏快要到北京念書,怕我事忙,免Murphy好生寂寞,正有意為他找個同伴,於是因利乘便,就放幾頭小貓在地上把玩,那時的Innika在眾兄弟中是長得稍有缺點的一隻,鼻子沒有其他的高聳,卻是半扁不高小小的一粒,可能因此影響淚水分泌,眼角總是濕了一片,完全看不上眼,但一把她放到地上,她便毫不客氣,不斷往我身上爬,直到我肩上,然後再在上面遊走,你把她抱回地上嗎,她周而復始重施故技,又拚命往我肩上爬,那時不禁失笑,這隻到底是猴子還是鸚鵡,自然,她不僅成功取得我歡心,自此也得到了一個家。

深信必能重聚

一直有個疑問,動物到底有沒有精神病?如果大家見識過Innika在家的舉動,相信也會有同感,除了爬肩膊、怪叫,她還喜歡與人答話,和無緣無故的四處高速奔跑,尤其當我們熟睡的時候,床就是她的競技場。Innika好動,脾氣大,心情不好連哥哥Murphy也不給面子,但另一面她卻一直擔當我家PR小姐的職銜,而且盡力做好這份工,平時我看書寫作,作為我小小的紅袖添香十分稱職,細數她陪我完成過好幾個劇本了,但是想不到冧客才是她看家本領,每有客人到訪,她必定一言不發主動伏在人家大腿上良久,客人走了還得送客出門,只差在未有開口叫「得閒嚟坐」。
俱往矣,Innika終也離我們而去,雖然作為寵物在世父母,早就有這個覺悟,但話雖如此,當一再面對不能扭轉的生離死別,那種肝腸寸斷又豈為外人道。死亡終結生命,卻帶不走緣份,緣起而不滅。Innika乖女,請暫在天家做一頭快樂的小貓和哥哥好好待着,我倆既是有緣,深信有天必能重聚。

【一言棠】
撰文:歐錦棠

除表演藝術,也酷愛文字、影像及武術,其文章往往一針見血。

本欄逢周四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