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2月05日

【七筆思議】一言棠:釋放 - 歐錦棠

Innika離開我的頭幾天,完全不能釋懷,明知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明知世間悲歡離合都是早有天命,卻偏偏往回憶裏鑽,她的一靜一動,無時無刻不映入眼簾,即使眼前風光明媚,也都早被腦海中倩影所取代,繼而又是不能自制地淚流滿面,情況跟以前患抑鬱症時相去無幾,唯一差別就是很明顯現在是有意識的傷痛。早月在某場合與新相識醫生閒聊,言談間她笑言以我的性格和背景,患抑鬱症似乎才是理所當然,話中絕無諷刺,作為當事人深明箇中道理。
給這個病折磨了好幾年,醫學上自有一番解釋,但回想起來,卻認為很多辛苦都是自找的,不過殊途同歸,那管內在還是自討,到頭來病發還是不拖不欠,同樣的苦。曾經以「朋友」形容此症,畢竟起居與共數年,不過此等友情,無謂長久,今我之情況,正恰似一腳踏於「自控」與「沉淪」兩船之間,稍有偏差,老友又借勢「短敍」,非我所想。前文「百藝以跑為先」提及跑步有改善情緒問題的好處,當然坐言起行,某夜決定暫且收拾心情穿上跑鞋踏路迎風,冒着寒風起跑,嗅着冷霧的味道,即使思緒仍然湧現,卻更快的被急促有致的步伐節拍所掩蓋,繼而又是清空一片。夜空無雲,抬頭望星,星光暗淡,皆因有月爭輝。是夜的月呈橢圓形,半扁帶斜,月宮上陰影條紋清晰可辨,明明是一隻貓的左眼高高掛空,是的,那就像百老匯音樂劇「Cats」的貓眼月亮的海報設計一樣,Innika就有這樣的眼,不望尤可,一望即淚如崩堤。

未來自己掌控

如此失聲痛哭地跑步,還是第一遭,只是下意識地告訴自己,腳步不能停下來。亙古月色多變,豈有新象?年年歲歲月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只是景物不移,心境有變,此刻,大概淚滴已隨風中,心中感到一絲釋放,原來她正在遙遠的所在看着我呢。一直有一個想法,就是我們生存的每一個時刻,可能都繼續存在於穹蒼之間,我們「另一身」在繼續重複我們過去的時光,想不到,日前有報道,美國麻省理工的教授竟研究提出類似理論,我的天馬行空當然不比學者理據,而且孰真孰假,我等終其一生當未可知曉,但科學建基於「假如」二字,假如此時空真的永留於浩瀚星海,已有的苦事無可改變,但在往後的日子添加苦澀與否,在浩繁世外要留下更多的痛苦抑或歡樂,選擇權仍然掌握在自己手裏。

【一言棠】
撰文:歐錦棠

除表演藝術,也酷愛文字、影像及武術,其文章往往一針見血。

本欄逢周四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