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2月1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蘋影話:《狂野行》(Wild)
割裂過去 未來何在? - 仰止

我不十分喜歡《狂野行》這部電影。麗絲蕙絲潘1,000哩行的所謂自我救贖,根本便令人想不通。母親嫁了個整天家暴的男人,然後以樂觀的態度去養大一子一女,結果竟然逃不過絕症的來襲。影片大部份的劇情都在麗絲蕙絲潘在遠足的路途中以回述的方法來告訴觀眾,於是我們只能看到表象。她為甚麼會過了一段濫交和吸毒的生活?誤入歧途?還是她根本便是不好好念書,只顧玩樂的人?直到母親忽然逝去,她才明白過去的生活是多麼的荒謬,多麼的需要來一次檢討。
片中有一場不知是自嘲還是簡單的道理陳述:她去到一個半途站,停下來休息時,那間餐廳的老闆便忍不住說她帶了太多根本不需要的東西背着。於是將她帶着的物品全攤開來,告訴她有甚麼東西根本不應該帶,以為有用的其實只是完全用不着的廢物。負重和減輕是這部要傳達的其中一個訊息吧?
實際上女主角是否過於看重自己的過去,背負了不應該這樣重的重擔。她選擇以遠足來救贖倒是不錯,錯在導演不捨得我們的女主角捱苦,於是整個旅途真是像我們平常行郊野公園般容易。沒有磨練的救贖倒不如說是自我安慰。正如我昨天所說,辛普森殺妻案開始於1994年。Jerry Garcia作為最後迷幻世代的重要人物,死於1995年,這部《狂野行》選擇了這個背景大概不是無意的吧?辛普森案是美國司法界一次慘敗,而Jerry Garcia起碼是死得比較早,六十年代末所謂迷幻音樂的代表人物,前者代表了過去美國司法界的一次分水嶺式的錯誤;後者代表了一種音樂和一種生活的斷裂。而這個救贖式的斷裂,竟然透過這樣一個看似家家酒的遊戲來找尋,實在令我覺得有點不知所措。這是一部非常維穩的電影,告訴觀眾:長大吧,不要再亂搞男女關係,更不要吸毒,走過奈河橋,把一切都割裂了,回到成年人的規矩社會中吧。媽媽在愛着你。
其實迷幻的年代我趕不上,只算勉強搭上了尾班車,吸毒當然沒有試過。問題是,那個過去這麼多年的所謂花之年代,它本身當然不是神聖不可侵犯,但有必要完全去否定它嗎?當我聽着Grateful Dead的音樂時,完全不覺得我們應該割裂這段歷史。我們年輕一代正因為沒有這段歷史,所以才如此空虛。
撰文:仰止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