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17日

【七筆思議】
詩與胡說:關於盧小姐,我說的其實是何小姐…… - 何韻詩

被誤認盧巧音這麼多年,終於有人誤認盧巧音是我,就像在惠康百佳努力儲了十年,終於儲夠一百個印花,換到個煲,那種感動。

關於被點錯相,我其實是老手。大概是相貌五官沒特色,辨認度低,加上化妝前化妝後判若兩人(我是屬於化妝後比較猙獰的那一款),以致從出道開始已不斷被認錯。歷年來「誤認藝人榜」,長佔榜首的,大家應該能猜到,對,正是盧巧音。
2002年某周末,到TVB出席個甚麼綜藝節目,化妝間遇上資深前輩。先前有跟他碰過一兩次面,並不算熟絡也沒正式合作過,但禮貌上後輩得先走過去打個招呼。怎料say完hi後,前輩出乎我意料之外地熱情,我心想:「嗯,前輩就是前輩,對後輩真一視同仁,誰都那麼關心,我真要好好學習。」

這種場合最尷尬

噓寒問暖一番後,出現如此對白:
前輩:「啊,係喎,你最近仲有冇去石澳?」
我:「石…澳?」(生平從未踏足過石澳)
前輩:「係啊,上次煞科你又冇嚟。」
我:(眉毛上揚)「煞…科?」(開始察覺異樣……)
前輩:「啊!!!你係阿詩?唏,我以為你係Candy(盧巧音)!」
此前輩,乃胡楓修哥。後來翻查歷史記載,他和盧巧音在2002年合拍《嫁個有錢人》,取景石澳。
又一次,某首映完結散場,被安排到休息室等候拍攝觀後感,同場還有一眾女星藝人。這種場合最是尷尬,藝人間互相都知道誰是誰,但其實又不認識,見面一般會禮貌地點頭打招呼,然後就默默移開視線(那年份還沒有iPhone可以低頭睇電話扮忙)。友善一點的,會落力找個話題和身邊同行打破隔膜。

被截停先發制人

站我前面是一位比我資深的女藝人(就是那種還沒入行前看電視劇已經見過她們的那種資深姐姐)。視線碰上了,我禮貌地點點頭微笑,怎料對方(又)給我熱情無比的回應。
她:「喂喂喂,Hello!!!!點啊最近?」
我:(暗驚訝)「啊……Hello hello,OK啊我最近……哈哈……」(一向記憶短暫的我開始翻查檔案,努力回想我們是否有合作過。)
她:「喂,你上次個演唱會好好睇啊!」
我:「我個演唱會?唔係啩,你有嚟咩?」
(當年的我剛走出四年霉運,開始當歌手,發了第一張EP,幾個月前剛好做了一個超小型音樂會,但照常理只有極hardcore的粉絲和家人朋友才可能知道的。)
她:「係啊,有冇搞錯啊你,我有同你講㗎。啊,你嗰套白色衫好鬼靚囉!」
我:(滴汗)「啊……係咩係咩,多謝多謝……」(那個演出我只穿了一套衣服,是軍綠色的。)
此時有人來把我拉走,我和助手亦已明白對話內裏乾坤。
這位女前輩到今天大概還是沒有發現那晚首映後台,跟她一頭霧水地對話的那位新人,叫何韻詩而不是盧巧音。
這等狀況屢見不鮮,我已見慣不怪,甚至習慣到一個程度,讓我對被別人認出來這件事抱有先天性的質疑。尤其那些一看就覺得沒可能是粉絲的阿叔阿嬸們,每次被截停我都會先發制人,斜眼問:「你真係知道我係邊個?」有次(大概六七年前)到大陸工作,當年在內地人氣還沒今天那麼「火熱」,到了候機室時被空姐要求合照,我還要求她先唱出一首我的歌,以證真偽。

司機誤認羅志祥

說起到大陸工作,也是笑話百出。內地觀眾對香港藝人一般並不熟悉,但每到一些比較二三線的城市,他們不管認不認得你,就是會先衝過來要簽名。有次在某機場,跟工作人員同行,突然有個男生衝過來;正當我架上墨鏡準備應邀合照時,他竟把紙筆遞給我身邊的助理,說:「你是明星吧,幫我簽個名可以嗎?」眾人爆笑我𤓓爆,助手在紙上簽上「成龍」。
近年此情況已經有好轉,比較近期一次頂多是在台北坐計程車被伯伯司機說有點像「那個羅志祥」。尤其去年那個黑框革命look廣傳各地,靠一副眼鏡多了個特徵,好像比較好分辨出來。
而最近這個「何小姐好寸」事件,說實在,我有點欣慰。被誤認盧巧音這麼多年,終於有人誤認盧巧音是我,即使那個只是網上點錯相藉機發揮的黑心五毛,我也認為可喜可賀。就像在惠康百佳努力儲了十年,終於儲夠一百個印花,換到個煲,那種感動。

【詩與胡說】
撰文:何韻詩

野生菇一粒,活在娛樂圈邊境的自由人。
從音樂起步,卻意外地透過創作與生活,看到生命的可能性。
「希望」與「公義」就是自己的信仰。

fb連接 http://www.facebook.com/hocchocc

本欄逢周二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