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3月31日

蘋影話:《紐約情弦》(Song One)
係你撞埋嚟 唔係我有意釣你㗎 - 仰止

這是梁醒波先生《釣魚郎》,作曲作詞當然是天才唐滌生先生。
安妮夏菲維因為弟弟撞車而昏迷,於是為了幫助弟弟找到記憶,發現弟弟喜歡一個叫做尊尼芬寧的歌手。她竟然不只找到弟弟的喜愛還找到自己最愛。我無意用道德或其他情理去批評這部電影天馬行空,反之,我十分可惜這樣的一個劇本,令我的偶像根本無戲可演。
首先她為了弟弟昏迷而擔心不已。這是一號表情。後來看上了尊尼芬寧,被他的歌曲和那頭亂髮而沉醉了。這是二號表情。然後為了找到弟弟喜愛的音樂,他們在紐約度過了幾個晚上,真是哀美的感情,即是說他們愛上了。這是三號表情。
問題在於這個三號表情是沒有關聯的,都是分別在不同的時間。電影給我的感覺是弟弟的事情只是引線。若果它能夠像日劇韓劇那樣告訴觀眾,是她的弟弟的鬼在撮合他們之間的,雖然老土,卻也還是有些戲劇的原素。
每一個篇章都是特立的,於是在找弟弟的那些夜晚便變成一個浪漫的愛情,當然其中也還是有提及弟弟的危機,但全部場面用二號表情便已經足夠。觀眾呢?真對不起這是一部情緒分裂的作品。它要的是你各取所需,而不是一個整體的感情。
這類電影有一個道德的隱藏: 這種由不正當的情況下建立起來的愛情故事無論多麼可歌可泣,結局當那塊愛情的基石被移開,便要面對分手的危機,好像那只是一場戲。這在荷李活電影份外多,甚至已經是公式。嚴格而言這真是佛學的真知,既然緣起沒有了,緣起而生之果當然也應該不存在。於是末尾你不斷看到安妮夏菲維游走一、二、三號表情,身為她的粉絲落得這樣尷尬的表情。
但這其實有點怪異,因為兩個主角要去追尋的,都不是自己的歷史,他們共同找第三者的歷史,而整個過程中,他們互相述說的卻是自己的歷史。這之間的落差之大實在驚人。如果導演有一個自覺,能夠利用這種落差,加深他們之間的關係,不會弄得如今的境地。仰止不懂得音樂,沒有評論電影內的歌曲的好壞,只是這些樂曲都有機的,無論製作多麼動聽,到頭來只是一件道具,沒有感情,沒有生命。
撰文:仰止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