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4月28日

蘋影話:《狼圖騰》(Wolf Totem)
人類沒有祖先! - 仰止

等了10年,《狼圖騰》才由文學作品改編成電影,而導演還是法國人尚積葵阿諾,原因是這部作品的爭議太大,也涉及政治的內容,中國人反而不敢拍。現在竟然在內地容許這個電影版一刀不剪地上映,並非中國的言論自由進步了。我覺得電影雖然有描寫文革事情,有字幕說毛澤東發動了民革,整體上來說,電影版把政治味道弄得非常淡,實際上原著也只是非常隱藏地談到政治的問題。若沒有上山下鄉的體驗,根本不會了解作者對政府的失望,轉而在少數民族身上找到生命的價值,甚至以狼來隱喻對勇而善者的嚮往。有人說這部小說有法西斯意味,經過這麼多年,我當然忘記了大部份的內容,卻絕不認為原著有法西斯的感覺。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尚積葵阿諾想到拍這部電影,我覺得與上述的所有隱喻都無關,是一個遊客對異國情調的憧憬,或者幻想有關。《狼圖騰》的原著屬大部頭作品,電影版當然不可不作出大量的簡化,來處理較為複雜的思想題材。甚至有些地方變成了某一種公式:例如對狼本身的描寫便單向化,原著有更深刻的意義。電影最令人眼前一亮的是美麗的大草原畫面,漂亮宏偉。影片以順時間的方式來敍述。由陳陣怎樣成為下鄉青年,被編派到遙遠而陌生的蒙古向貧下中農學習,至後來被狼的眼睛所迷,希望能夠研究狼的特性,並且偷偷地養了一隻小狼。戲劇性是一步一步地進展,到最後群狼出現成為高潮,屬於典型的娛樂片拍法。
作為觀眾和導演大概都是抱着一種遊客的心理來找尋異國情調,這種情調不只是人和景的引發,還談到狼作為另類的生物代表着人性的某個遺傳和生活面向。安波舜在原版的序中以《我們是龍的傳人還是狼的傳人?》非常具政治色彩的題目來介紹這本書。電影並沒有這個大哉問。對於我來說這也是個無意義的問題,我們當然不是龍的傳人,更不是狼的傳人。因為你從電影上看到的是狼其實並不真的與別不同。所有野生動物,包括現代人還未成為如今這個模樣前,一定都是以這種殘酷又善良的方式生活,才能在大自然傳承下來。狼只是作者的一種思想寄託。
電影非常耀目,美麗的畫面,美麗的傳說,加強了這個故事的寓言意味。
撰文:仰止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