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5月13日

【七筆思議】
失敗的Man:從大時代想起的一些事(四) - 郭子健

方展博在師傅葉天的教路下越發成長掌握股票的玩法,是非常精采而熱血的一段,之後葉天的出場亦會相對較少,差不多要到末段才再出場,而葉天最後在醫院彌留時說出的股票必勝法「貪心輸錢贏,輸血不輸錢,人人去輸血,殺人不打風,落雨去離島,離家飲煉奶,見人分遺產,出獄嫌錢腥,快樂冇人格,出家冇人工,攻無不刻戰無不勝」無厘頭得來深有人生哲學。
在二○○九年我拍了《打擂台》,司徒從第一場試映就看一直到首映都有來支持,在臨上映那天,他給我發了個訊息「你終於成為一個OK的編劇了!」他一如以往地對所有事情都有所保留,但這一句OK了就是我這十年聽過他最好的讚美!卻美妙得比世上任何一種形式的誇讚還具鼓勵性!在二○一一年我到橫店拍攝《西遊.降魔篇》經歷了我人生中最大的磨難,好幾次想放棄了,那時司徒寫了一張紙條讓人帶給我「你跨過的一小步,是你人生的一大步」我把這張紙一直貼在我酒店的鏡前,每天早晚都看一次,咬緊牙關又再捱下去,在電影差不多拍完時,我收到一個消息,司徒患上了肺癌末期!這個消息令我整個人呆住,一個與自己這麼近的人患上絕症,就好像死亡也與自己很接近一樣,但腦裏即時想到,他這麼乞人憎,不會這麼容易就死掉的。
拍攝完畢後回港的第一天我便去探他,他在家中一面養病一面還在寫劇本,一如我所想的,他一點病人的感覺都沒有,還同時間幫甄子丹寫《特殊身份》和彭氏兄弟的《逃出生天》,很多人也說他太操勞,應該好好休息,但他卻說「你越在意這病,他就越侵蝕你,你當他冇到他就搞你唔到!」司徒說得出做得到,真的就當自己沒病一樣,還是又煙又酒,全不戒口,對每次化療也視作等閒,也從來沒聽過他說痛,所有人也就覺得他根本不像一個病人,也就漸漸的忘記他患有重病這回事,我還是每個星期到他家抽煙聽音樂看影碟,有一次更因為我正在寫《救火英雄》而他卻幫彭氏寫《逃出生天》而口角,我不憤他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還替別人寫和我題材相似的劇本,更狠批我方向有錯,當時我真的十分憤怒。

將回憶留在電影

半年之後,他的肺癌的確好轉了,卻驗出他的癌已擴散到腦部,一星期內立即需要開腦動手術,手術後他整個人的狀態也下跌了八成,這次我真的看到他像個病人了,心痛得無話可說,但他仍舊一如以往的毒舌「你班友唔使個個口黑面黑嘅,唔死都俾你哋黑死」接着便哈哈大笑,但他的病情並不如他心境樂觀,醫生說他的五粒腫瘤只能拿出兩粒,還有三粒太大沒法取出,我們便看着一個由能走能動的人在不到半個月之間變成垂死的病人,實在太不能接受,在我一天探病的時候他跟我說「我知你很介意我幫別人,但我想跟你說,你的諗頭是很獨特的,跟着你的想法去走,任何人也贏不了你!」這時我的眼淚沒法止住,沒法再回話,我和他的十年,從仇恨到恩情,難分難解,但若然沒有他我絕對不會成為今天的我。在他最後彌留的時間,已不能說話,只能書寫,他在一張白紙上寫上最後給我的十五個字「都總算喺中國電影圈留低咗一啲嘢」我們幾個徒弟也分不清他這句話的真義究竟是說給誰聽還是說他自己,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人生沒有留下悔恨,而我,最懷念的卻是在他家和葉偉信、鄭保瑞一起抽煙的日子,我把這個感覺拍了在《救火英雄》的結局,謝霆鋒自爆前與任達華傳煙的畫面就是我向司徒訣別的紀念。現在,他已離開三年,但在家抽煙聽音樂看影碟的時光還是我人生中最快樂和永遠無法回來的好日子。

【失敗的Man】

撰文:郭子健

《西遊.降魔篇》12億票房導演,人偶珍藏家。

本欄逢周三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