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6月23日

【七不思議】
詩與胡說:下一步,重啟想像與生活 - 何韻詩

幾乎每個禮拜都會經過那條街道,卻從來不知原來存在着另一種社區生活,我把車停好在隔壁橫巷,拿着攝錄機走往他們這個鬧市中的小天地。

幾乎每個禮拜都會經過那條街道,卻從來不知這裏原來存在着另一種社區生活。
那個晚上,跟新認識的朋友阿Him約好了,要去看看這個街坊街頭音樂會。我把車停好在隔壁橫巷,拿着攝錄機慢慢走往他們這個鬧市中的小天地。還沒走到,已隱約聽到一把木結他在輕輕奏着,配上一把聽起來很年輕的女聲。走到館前,看到他們把一排排的木凳放在路邊,一眾老中青街坊路人悠閒地坐或站着,有些在細語聊天,有些在吃西瓜聽音樂。西瓜來自隔壁單位,源源不絕地免費供應,幾位嬸嬸太太每人拿着一盤穿梭人群間,一直問大家吃了沒?當中有幾個在跑跑跳跳,到處找人講話的街坊小孩,那份活潑跟現在跟iPad連體出生的港孩完全像是兩個不同品種,其中一個還乖乖負責運送館員華姐自家製的消暑綠豆沙。

尋回舊香港人情味

這個畫面實在有點超現實。我回一回神,確定自己不是在做夢,再看看電話,嗯,沒錯,還在2015年。只隔一條街,不到二十步,便是人來車往、高樓滿佈、冷漠的街道皇后大道。這裏的時空竟像停頓了,簡直有點像回到六、七十年代的那個舊香港。那種久未碰見的人情味,街坊互相守望,分甘同味的精神,原來一直都存在於這個叫做「灣仔藍屋」的社區間。
「藍屋」為灣仔的一棟舊唐樓,多年前被列為香港一級歷史建築,後來更被活化成民間首個「留屋留人」的保育社區,本來住在這裏的人不但沒被趕走,還能參與建造這個社區。故事館由有空的媽媽們當值,由下而上的運作模式,更添一份濃厚的人情味。那天我踏進館內,一大堆自家製梅酒、橙皮乾吃不完。媽媽們主意多多,而且行動力驚人,只需一點技術上的輔助便可幫忙創作區內的文創活動。隔壁有個「時分商店」,每位街坊都能以時間勞力換取時分券,再以這些時分券換日常用品。未完全自給自足,但起碼尋回一種香港社區中違失良久的群策群力。

建制派的諧趣鬧劇

上個禮拜政改方案終於落幕,建制派送大家的一個鬧劇結尾,讓本應是憂心重重怨氣滿天的政改表決日,灑上一片意外的諧趣。這場甩轆趣劇,為大家帶來好幾天的娛樂,也為緊張了快一年的社會氣氛稍為緩衝了一下,發叔果然功德無量。而笑完了,抗爭還需繼續。各人的腦海中,大概都不約而同出現這句話:「What next?」
經歷了一年的持久戰後,社會明顯蔓延着一種不安與無奈。年輕人們,經過看似徒勞的雨傘後,有些消極,有些疲倦地堅持,有些步向憤怒激烈,而實際上,面對着動不了的體制,我們都不知道還能做些甚麼。
這段日子,個人方面,在讓一切沉澱,嘗試把自己拉遠一點,並思考着未來的路向。在大家的提議下,曾經一度認真考慮過應否從政,但經過多月的摸索和變化,我發現,自己的個性和能力,始終不太適用於那個權力遊戲當中。與其吃力地做一些自己不擅長的事情,把能耐都消耗掉,倒不如把它運用在更能發揮自己能力的事情上。簡單說,要為社區貢獻,以文創的路線出發,似乎更切合自己。
最近幾個月在準備着即將啟動的年度大計,每天在社區間游走,希望重新發現這個地方可貴的人和事。過程中,我看見了,有好些香港人,在生活中堅持着,努力嘗試用別的方法在自己的空間找出更多可能性。他們都是城市中的小人物,卻都有着宏宏大志,專注地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他們所做的,未必能改變制度,未必能消除各種霸權;他們卻嘗試從改變自己的空間,自己的環境、從最微小的做起。

共同理念終會開花

我一直都深信創作、文化、以至人與人之間的感染力。以藍屋為例,所謂的社區,就是你貢獻你拿手的,我注入我專長的。看見這些互不認識但有着共同理念的人不斷湧現,我確信,那顆讓一切可能性遍地開花的種籽,是有在忙亂間被種下的。
對於未來,沒有人會有路線圖,那不如我們都用我們擅長的,加入想像和創意,用回自己的生活、我們的社區,去創造屬於自己的答案。
或許,你的答案,也就是別人的答案。

詩與胡說

撰文:何韻詩

野生菇一粒,活在娛樂圈邊境的自由人。
從音樂起步,卻意外地透過創作與生活,看到生命的可能性。
「希望」與「公義」就是自己的信仰。

fb連接 http://www.facebook.com/hocchocc

本欄逢周二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