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06日

【港呢啲】
蜥蜴仔呻出獄受歧視:我都要食飯!

曾德華,即大家熟識的「蜥蜴仔」,早年犯非禮罪被判入獄,三年前獲釋。對他而言,「皇家飯」不算難啃,反而重獲自由後要飽受社會各界歧視,那些冷言冷語其實更難啃。蜥蜴仔已痛改前非,如今只想做個普通人,有份正當職業去維持生計。
記者:余傲芝、趙永傑 攝影:吉吉、馮峰

當年少不更事,令蜥蜴仔渡過三年的鐵窗生涯,試過在獄中被欺負,他認為這一切都是罪有應得。「初初會覺得你易欺負,再加上出名,當然欺負你。在我如廁的時候打我,或者坐著也會玩我。那三年牢獄頗難熬,後來囚友願意支持同鼓勵我。」

昔日在《行運一條龍》扮演「溝唔到女」的可憐蟲,今日卻要面對更基本的生計問題,蜥蜴仔發現重返社會並不容易。「我覺得其他人還在歧視我,你坐過監犯過法,覺得有少少歧視。我不介意別人知道我坐過監,我真的坐過監。」在社工協助下,蜥蜴仔找到派傳單和清洗大廈的工作,靠着卑微收入過活,但偶爾仍會遇到不禮貌待遇:「行街嘅時候,有啲男人叫我彈開啦,死開啦,望咩呀,四眼仔!我都冇理會,照做照派。香港人嘅心態係咁樣。」提到感情問題,蜥蜴仔更不敢奢求:「工作都未養活到自己,何況家庭?所以工作為主,家庭次要,至於拍拖與否,暫時還未有,再加上我坐完監,又不英俊,不會有女朋友啦。」

工作以外,蜥蜴仔積極參與公益活動,閒時賣旗及探訪獨居老人,希望回饋社會之餘,也彌補之前犯的過錯。「幫到貧苦大眾,義工賣完旗一齊飲下茶,傾下計,覺得好開心。雖然我係一個小人物,但我想幫助人,做一個善心的蜥蜴仔。」

其實蜥蜴仔只是眾多更生人士的其中一個,既然他們已受到法律制裁,是否應該享有改過自新的機會?而我們,又應否放下成見,脫下有色眼鏡,重新接納他們,讓他們用自己的方式回饋社會?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