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02日

【七筆思議】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過癮】
我助理結婚啦! - 彭浩翔

我曾跟Quin說過,要是有天她結婚我就替她做司儀,免得她對那年加薪幅度不高而耿耿於懷。

記得曾經替一名初中同學擔當他的婚宴司儀,但因事前溝通不足,他沒預先跟家人和上司說清楚,當我在婚宴上分享他年輕時抽大麻和嫖妓的心得時,讓他有點失措,之後有段時間他還疏遠了我。自此我就怕了替朋友當婚宴司儀。
多年前,我曾跟那時候的助理Quin說過,要是有天她結婚的話,我就替她做司儀。坦白說,當時我只是隨口說說,免得她對那年加薪幅度不高而耿耿於懷,反正這個承諾應該只是個不會兌現的空頭支票。

我是婚姻催化劑

Quin還沒當我助理之前,是某個報刊的賽馬版記者。雖然一開始她對助理的工作是一無所知,但我還是決定請她,原因是一個女生能夠在凌晨三時,從床上爬起來去看馬匹晨操,應該是個很吃得苦的人,而助理的工作都是手板眼見,最重要是能吃苦。
當時Quin已經跟現在的丈夫拍拖了,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常在公司樓下,看到一個黑黝黝的微胖男生,默默站着在等女友下班,表現相當忠誠。可能因為他的膚色跟胡慧沖有點像,所以讓我總覺得他應該是個泰國人(好吧,我知道我知道,胡慧沖也不過是個移居泰國的香港人)。雖然不知道為甚麼會有這樣的聯想,但沒關係,我就替他起了個暱稱「泰仔」。
而我認為我和其他編劇是這段婚姻最大催化劑之原因,是那時候每當周末Quin要加班,沒法陪伴泰仔時,泰仔就會跟他自己的男性朋友越過深圳河北上按摩。於是我們大夥就會跟正在加班的Quin說,一個男生如此山長水遠、逼車排隊等過關地北上按摩,一定不會是普通揼骨,必然有蠱惑成份,那稱之為「邪骨」。
但Quin仍然堅信泰仔是因為周一至周五之工作壓力大,周末才要去舒筋活絡。於是我問她到底泰仔是幹甚麼的,她說他是做飛機維修。編劇聽到後,馬上說真是「做嗰行厭嗰行」,修理飛機的自然討厭飛機,討厭就得打。

像自己嫁女一樣

但不管我們怎麼說,Quin仍堅持泰仔是個純品的男生,而我們為這個純品的泰仔,還起了另一個更貼切的外號——邪骨小王子。
後來Quin離開我公司,到了我介紹給她的電影公司工作。在那裏,她不用經常出埠,也不用周末加班(但這些對新郎來說,可能不見得是好事啊)。
在Quin的愛情世界中,我和其他編劇就像魔鬼一樣,不停對她進行試煉。但她一直對愛情堅定不移的信念,終於讓她修成正果。於是我和攝影師Sunny Lau決定一起當她的婚宴司儀。坦白說,我在這段愛情裏的貢獻,這個司儀實在是當之無愧。為了這個我有份促成的婚姻,我決定要懷着甚至比世伯更興奮的心情,像自己嫁女一樣隆重其事。
感謝蘇志威的LUXE Tuxedo贊助我和Sunny之禮服,讓我倆猶如一對同性戀新人一樣。其實婚禮司儀的衣服顏色,絕少會比新娘新郎的更鮮艷,但不管了,這才代表我們真的是隆重其事。

變婚宴司儀組合

關於婚宴流程一事,我和Sunny最害怕的,就是酒樓經理很有想法地表示,我們要聽他的提示。所以當我倆抵達現場後,就直接跟酒樓經理說,這種現場表演的處理,我真的不比他們少,然後我們就直接把整個婚禮流程改動了一次。但希望那天晚上沒有給新人帶來太大的破壞吧。
經過這次婚宴後,我和Sunny決定組成司儀組合,名字目前還沒決定下來。要是有興趣邀請我們當婚宴司儀的朋友,歡迎到我facebook留言,價錢絕對公道,保證娛樂性豐富,但重點是不能審閱我們的講稿,得讓我們自由發揮,事後也希望新人不會生氣啦。
要是有人認為自己和伴侶夠大方,不妨考慮一下。

【我來了,是要叫人得過癮】
撰文:彭浩翔

祖籍番禺,生於觀塘。集作家、編劇、導演、製片人、演員及藝術家於一身之處女座。尚且幹活,只為供養其網購血拼及極限運動。

本欄逢周六刊登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