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6月06日

與政府「八年抗戰」
HA決策人阿和:乜都佢玩晒!

政府口說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但政策上卻對他們諸多管制,經營live house的Hidden Agenda(HA)感受最深。09年成立的HA,八年來不斷跟政府不同部門周旋,食環、地政署、消防、警察先後上門跟他們「打招呼」,到近日連入境處都來上門執法,指有份表演的外籍樂隊沒有工作簽證,指HA涉請黑工。被政府連番打壓,HA可能到7月便要暫時停運,並賠償給受影響的樂隊,將來甚至可能要改變營運方式,變身為多用途場地,借給樂隊練習及聚會之用。HA決策人阿和受訪時無力的說:「其實你死個原因好搞笑。你唔係經營不善,你係衰咗喺不文明嘅規條上面,呢個係何等侮辱啊大佬!」

要數HA跟政府多年的糾纏,得要從11年說起。11年5月,HA收到地政總署發出的警告信,指他們違反工廈地契,要求停辦一切商業活動,否則釘契。問題是,該地契是1967年訂下。阿和說:「其實最唔make sense係嗰陣時英治時期,工廠區係真係攞嚟做工廠,依家冇人當工廠係工廠。」既然工廈條例過時,那可有人review?他說:「呢排多咗好多議員去跟,我見到嘅係民主黨有嚟,公民黨有嚟,其實啲議員都覺得,係喎工廈嘢係咪應該關注呢?」

違反工廈地契,HA惟有搬遷了事,後來政府又以娛樂場所牌照問題,多次在HA舉行音樂會其間,突擊上門巡查。根據香港法例172章《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任何場地舉辦娛樂節目,無論是否收取入場費,都必須申請《公眾娛樂場所牌照》。發牌過程繁複,涉及的政府部門眾多,包括消防、屋宇署、地政總署和規劃署等等。翻查資料,現時政府總共發出咗一百三十幾個娛樂場所牌照,大部份都是冒險樂園之類的場所,攞正牌搞live house的,就只有HMV、Hard Rock Cafe和美荷樓生活館等等。阿和認為以小市民去申請這個牌照,近乎是冇可能:「我願意畀錢改地契,業主嘗試幫我申請,原來都只不過係第一個步驟,使完錢,你仲要一大堆申請。到頭來一個部門話有邊樣嘢唔approve,全部嘢等於冇做過。呢個風險有邊個會去承受先?如果我有資格承受呢個風險,使乜同你玩啲條例上面啲小學雞遊戲?」事實上,HA已做足消防要求,補上油漆、加裝消防喉、花灑亦確保沒問題,惜始終未能獲得牌照。

HA的困局,在於他們只能在工廈租到足夠空間舉辦live house,亦只能負擔得起工廈的租金,而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早前卻表明,工廈不適宜作表演活動。在這制度下,HA似乎沒可能合法經營live house,阿和說:「我發咗達喺商業區租個單位搞大龍鳳之後,等埋出牌,咁咪得囉!依家唔係叫你掟舊錢落去蝕晒就完,搞live house係持續性。」

上月,HA因外籍樂隊工作簽證問題,遭入境處人員執法,負責人被指涉請黑工。而根據香港法例第115章《入境條例》,所有訪港旅客,均須接受入境處職員檢查和訊問,以確定身份及訪港目的。阿和稱他們有按一般程序申請,可惜每次都因為場地違規為由而遭拒。阿和意興闌珊的說:「如果你要以一個場地違規,去stop一啲VISA嘅申請,我覺得有問題。跟你哋(政府)玩法去玩,你哋又喺度玩針對;我唔跟你方法去玩,你又話我違規違法非法勞工黑工,其實乜都佢玩晒!」

今次政府突然「改變玩法」,改用《入境條例》警告HA,似是殺一儆百,令外國樂隊嚇怕來港表演,變相堵塞HA收入來源。阿和認為有政治目的:「可能新特首想試吓佢班班子合拍嘅程度,睇吓可唔可以用最快速度令呢度關門大吉。」問到有甚麼說話想跟政府講,阿和說:「我我希望佢收手。好老實,每封殺一樣嘢,只會多一班人去討厭你。」

採訪:吉吉、馮國康
攝錄:馮峰、Neo

相關新聞:耗盡身家撐到七月HA搞手數盡背後辛酸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