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6月30日

追憶家駒 舊日的足迹

1993年6月30日,是香港Band壇最傷痛的日子,搖滾班霸Beyond的靈魂人物黃家駒,在日本拍遊戲節目時意外從高台墮下,結束了31年的短暫人生。今天是家駒離世25周年,胞弟黃家強依然思念,日前接受《蘋果》電話訪問,細數與家駒的點滴,家強嘆道:「今年喺北京為家駒做蠟像,還了我心願,今年25年,感受對我來講不是時間長短問題,佢喺我心目中地位好重要,咁多年都有同佢傾偈,佢一直喺我身邊。」曾替Beyond做助手的龔建忠(阿龔),日前亦帶《蘋果》到家駒成長地蘇屋邨、經常去的酒吧、二樓後座band房及廣播道,細說家駒那些年舊日的足迹。
採訪:余燕儀、王連連
攝影:郭賢興、林德雄

相關新聞:【再見理想】遺願開巡迴騷

【逝去日子】蘇屋邨成長地

在蘇屋邨長大的家駒,以前跟家強及其他家人同住茶花樓,家強憶述兩人小時候在蘇屋邨後山煨番薯、游水及捉草蜢:「我哋兩兄弟喺度長大,屋邨有個山頭,成日上去煨番薯、捉草蜢,仲去水塘游水,其實都幾危險,但呢啲係唔使錢嘅娛樂,有好多回憶。」
身為助手的阿龔放工會陪家駒返屋企,路上通常都會路經附近的鐵皮屋,阿龔說:「佢通常返屋企前就會叫司機停車,喺鐵皮屋買糖水返屋企食。」家駒身上不時會有不少飾物,阿龔指原來家駒屋企會有好多私伙飾物,耳環、戒指、頸鏈一大堆:「總之佢出門口前一定要搞一大輪啦,佢好貪靚,左襯右襯先出門口,呢個襯飾物環節一定有。」

【光輝歲月】二樓後座

二樓後座是Beyond的大本營,練歌、夾band、錄demo等都在band房,有時到三更半夜,家強笑說:「最記得由一間細細嘅房,趕走晒啲住客,畀我哋霸晒嘅過程,佢哋投訴我哋夾band嘈,但地方係阿榮嘅,住客有乜理由投訴包租公,雖然係阿榮嫲嫲租落畀住客,當年有好多住客,分租畀一個大家庭,另外仲有單身人士,阿榮攞咗兩個房,一間佢自己瞓,一間畀我哋練歌,俾人投訴時通常我哋冇出聲,由阿榮搞掂,差佬嚟時我哋咪停囉。」

相關新聞:黃百鳴:我對家駒有感情

俾面派對

除了他們四子,二樓後座到後期也越來越多人,家強續說:「因為當時收入唔穩定,所以我哋教學生結他,每人都有收學生,學生又帶朋友嚟,後期band房好多人,家駒會話『不如去紅館空地玩。』大家夜麻麻就走去打排球,因為二樓後座太細,佢好鍾意搞集體活動,好鍾意帶我哋去長沙宿營。」
Beyond四子合作多年,少不免有磨擦,家駒甚少發嬲,也會是最終決定者,阿龔指85年在堅道明愛中心自資舉辦「永遠等待演唱會」,家駒全都親力親為:「印海報、夜晚喺彌敦道貼海報、諗宣傳,佢都一手一腳做。」

【午夜怨曲】尖嘴蒲到蘇豪

曾擔任黃家駒助手的龔建忠日前接受本報記者專訪,他指家駒才是「吹神」元祖,放工後會去幾間的士高、酒吧,轉幾次場跟朋友傾偈。家駒由尖沙嘴廣東道的Hot Gossip玩到新世界中心的Catwalk,之後會再轉場到中環,有很多明星也去開派對的97吧、64吧,最尾一站通常是位於雲咸街的蘇豪。家強笑說家駒喜歡蒲:「一班朋友去飲酒傾偈,但家駒唔飲酒㗎,只係叫可樂,佢唔鍾意醉嘅感覺,覺得醉咗嘅人好樣衰,所以佢話唔想醉,哈哈!」
阿龔說:「家駒鍾意同人傾偈,乜都傾得一餐,佢有興趣嘅事就會不斷追問。有句說話形容佢:『家和萬事興,家駒口不停。』」

【無聲的告別】廣播道最後音樂會

排山倒海的工作,Beyond好多時候在廣播道出現:商台、港台、電視台幾邊走,顛倒日夜不斷做,家駒都沒埋怨,家強笑說:「記得嗰時喺無綫化妝間,我哋四個一齊,冇乜理其他藝人,張學友走埋嚟問我哋成日見,點解仲咁多嘢講?可能我哋玩band另類,所以冇乜同其他藝人傾偈,之後耐咗,我哋都有同其他藝人傾偈,冇咁另類,同王菲坐埋一張枱食飯,家駒都有主動走去同其他人傾偈,佢同杜德偉、黃耀明好好傾。」阿龔大爆家駒毛病是懶瞓,好難叫得醒他。Beyond曾於93年5月初在港台舉辦「Beyond我哋呀!Unplugged音樂會」,這亦是家駒在港最後一次音樂會,成為與香港歌迷的訣別演出。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