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7月18日

【巾幗英紅7】抑鬱症爆發自怨阻住地球轉
惠英紅:乜衰嘢都喺個腦

打女惠英紅,拍戲受傷,有苦自己知。

79年,劉家良開拍電影《爛頭何》,紅姐當時未擔正,被派演妓女翠紅,紅姐說:「戲中叫小紅,所以我唔鍾意人哋叫我『小紅』,最初戲中演妓女,喺主角面前打,主角打咗幾個鏡頭,失蹤唔拍,導演好嬲停機,有人發現我打得幾好,叫我試吓,我根本喺現場,只係佢(劉家良)未望到我,跟住佢哋攞主角套衫畀我換咗去拍,叫我拍踢高腳,我有跳舞底,好簡單。」紅姐一夜大茄升呢主角,時來運到。

劉家良再開拍電影《長輩》,點名紅姐孭飛,可惜該片開工約10多天,她不幸盲腸炎,有一場戲更不慎由高處撻落地:「我爆咗盲腸,變腹膜炎,嗰日夜班拍咗一半,我暈咗送去醫院,一個鐘手術做咗四個幾鐘,我變成腹膜炎,抽晒啲嘢出嚟。手術後我要留院,我未拆線,堅持要出院。」紅姐怕被換角,「第一次做主角,係我轉捩點,我嗰時18、19歲,醫生講要攤床十日、八日,劇組會換角,唔等我,搭咗景,停一日廠影響好大,我手術後5、6日,攣住出院去開工,個身挺唔直,劉師父叫我休息,我話冇嘢,佢轉拍文戲,拍咗10幾日,等我順番先拍打戲。我鬥心到咁,我明白有啲嘢可一不可再,自己唔可以咁驕生慣養,機會冇咗就冇咗。」結果,《長輩》叫好叫座,更讓她在首屆金像獎摘下影后,也是金像獎唯一一位憑武打片榮獲影后殊榮的演員。

人紅自然升價,紅姐跟邵氏再傾新合約:「我話5萬啦,其實我可以講10萬都得,呢件事擺咗喺我心度好耐,我知其實可以拎到10萬,但口快快講咗5萬,真係蠢。」由紅姐出身窮,對於金錢沒太大概念,邵氏於是僅用5萬就綁着影后。

當90年代興文藝片,紅姐演藝路不順,轉型無望:「我求老闆畀我轉,佢唔肯,叫我一直做俠女,我自己開始厭,每日都受傷,每日都拍打戲,我開始覺得自己係女武師。我由年頭拍幾套,年尾冇人搵,幾驚㗎,動作片從來片酬唔會比文藝女星高,動作片即使幾賣錢都係差。」紅姐約滿邵氏便決定離開。

由做焦點變被冷落,紅姐鑽牛角尖:「覺得自己冇用,有挫敗感好驚。」紅姐患上抑鬱症:「直到o依家我都唔知,到底係自己情緒出現病,定係所有病影響情緒,都係有雞定雞蛋先嘅問題,如是者輾轉反側,搞咗3年幾。」

「最差試過幾個月唔會離開自己間房,我哋住house,個個讓我住頂層,我唔落去,佢哋唔敢上嚟,連工人都唔敢上嚟,我有潔癖,冇人敢走入我服裝間或用我個廁所。我聽到二樓有聲,唔會落去,等冇人就衝落去拎一樽水,拎嘢食。最差時任何人都唔要見,即使行到門口,我都要搵藉口推人唔出去。」紅姐收埋自己:「最差時將廁所塊鏡封晒,一望鏡就覺得自己醜樣,好樣衰,掗佔地球,吸人啲空氣,乜衰嘢都喺個腦度,負面去到咁樣。嗰幾年一塌胡塗,間房臭㗎,我連起身望廁所,急到不得了都冇動力去廁所,刷牙洗臉都冇,係臭㗎!只攤喺張床度,攤吓又瞓,越瞓越攰。家人唔驚覺我有問題,因為我係咁,有時會突然返大陸做騷,及至出咗事先覺得有問題。」紅姐負面到極點還做出儍事。

撰文:比華利
攝影:林德雄
攝錄:葉君海
髮型:James Lee@HAiR
化妝:littlewhite
場地:金公館

相關新聞:【巾幗英紅5】童年獲母警局搶槍相救惠英紅牢記父訓「你放膽做」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