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4月21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娛樂人物】講心唔講金
真感情.假母子 花姐+姜濤

46歲的花姐說:「我91年入TVB做PA(助導)嘅!」身旁姜濤驚訝:「嘩,91年,我8年後先出世!」姜濤99年出世,花姐早已升做導演,為無綫音樂組的多個大騷擔幕後大旗了。
絕對生得出姜濤的花姐,因為真人騷《全民造星》,與姜濤這名字不時連在一起,但真正只得兩人排排坐做訪問的,這還是首次。兩人由去年5月節目海選開始,至今其實還不到一年,情感卻超越了監製與參賽者的身份。彼此關係似母子?姜濤承認:「我覺得佢真係好似我嘅第二個阿媽!」本身有兩個仔的花姐說:「有一樣嘢一定唔似嘅,係佢哋冇畀家用!」
要畀家用花姐,當然是講笑,實情是,已經到手的100萬獎金(《全民造星》冠軍獎金),姜濤全數都畀了真.阿媽,和花姐呢個「阿媽」,只有講心不講金。花姐說與其說兩人似母子,更貼近現實的說法是「同學仔」,大家都要從頭學習身份上的轉變。花姐由電視台監製變成經理人,要管理MIRROR十二子和ERROR四子;姜濤則由參賽者變成偶像藝人。
「母子」又好、「同學仔」又好,起碼,兩個人一條心。
撰文:文嘉龍
攝影:黃雲慶

【由一個仆街變到冇咁仆街】

關於身份的轉變,花姐說由《全民造星》一個真人騷發展到現在的情節,她一度覺得壓力好大,大得令她想逃跑。回到起點,原先只是一個「追夢」主題的節目而已,「最初我純粹係一個電視監製,我想做一個節目以追夢做主題,我從來冇諗過要幫呢班年輕人去追夢嘅,我只係打份工,做一個節目,直到99強去50強,見到有參賽者好畀心機比賽,我哋又用好殘酷嘅方法將呢啲唔得嘅參賽者趕走咗,我好深刻見到有啲參賽者喊住咁走,見到有個參賽者話:『我冇喇,我過咗今日、我聽日冇咗呢個夢喇!我要醒番!』」

就是這一句說話觸動了花姐的神經。「由嗰一刻開始我就覺得我唔止係做一個節目,一方面我係幫緊一班人;但一方面我又片碎緊一班人嘅夢想,我直頭覺得嗰時我自己係一個仆街!點解我要咁真實將呢啲咁殘酷嘅嘢畀人睇?就係為咗節目嘅效果。」由監製變經理人,花姐說:「𠵱家嘅我同最初《全民造星》係好唔同,𠵱家或者係我未來做緊嘅嘢,已經由我想做一個好媽媽、好老婆,變咗係做一個……如果講做一個經理人好似好核突咁,但我係好想幫到呢一班人囉!我都好希望MIRROR可以喺娛樂圈係俾人注意到,咁呢個就係我𠵱家同以前嘅分別喇!由一個仆街變到冇咁仆街囉!」

都說時間過得太快,比賽明明不到一年時間,姜濤出道更未夠半年。回帶兩人相遇的第一幕,姜濤回憶:「第一次見到花姐係casting嗰日,一入到去,我近視見唔到啲乜嘢,見到一個女人好嚴格咁問『你嚟做乜嘢呀?』」花姐的記憶是咁的:「我見到佢張相先,話係19歲又幾靚仔,大熱嚟嘅,咁梗係滿心期待睇吓佢係乜樣,之前見咗好多人唔係好靚仔,心情有啲頹,突然間見到有個小鮮肉行入嚟係幾醒一醒。」有靚仔睇自然醒神,但花姐話:「印象唔係咁好,又chok又扮嘢,佢casting做咗呢個咁嘅手勢(花姐現場示範韓國偶像的心心手勢),我反佢眼,印象麻麻哋。」

為參賽者誤會爆喊

轉捩點的交心位,劇情發展大綱是「最唔開心嗰時第一個想同邊個講?」花姐說:「有一次我喺《全民造星》度拍嘢,我同其中一位參賽者有啲誤會,我好唔開心,唔開心到喊呀……佢覺得我喺剪接上面會令到觀眾誤會咗佢哋,我點樣解釋都冇用,佢哋會覺得我係『做衰』佢嘅,我係偏心其他人嘅,我自己心裏面知道唔係吖嘛,但係我又解釋唔到,我就好唔開心咁行咗出去。我乜人都唔想見,但唔知點解我第一個諗起嘅人就係姜濤,我周圍問姜濤呢?姜濤呢?我最終都冇搵到佢講嘅,但我嗰刻就知道,姜濤喺我心入面,已經唔係參賽者同監製嘅關係咁簡單。」

【我好想好想同我老公去旅行】

花姐——行走江湖的名字,原名黃慧君的花姐,同姜濤一樣19歲入行。訪問期間有一剎那哽咽,就是講到自己身份的轉變。「我一行出屋企門口,就係諗咁樣對MIRROR好唔好呀?咁樣對ERROR好唔好呀?我𠵱家全部都係為緊人哋做嘢,我𠵱家覺得我冇咗自己呀,我𠵱家好似為緊人哋去做嘢。」

係咪向夢想進發?

花姐總為他人作嫁衣裳,「我都四十幾歲人,我又未退休,我都要為自己嘅將來行,呢條路對MIRROR啱啫、對花姐啱唔啱呢?譬如姜濤你想做歌手做藝人,都係向緊自己嘅夢想行,咁究竟我𠵱家係咪向緊我嘅夢想行呢?定係我只係返緊一份工,我份工只係要為佢哋好呢?(𠵱家夢想就係為佢哋好?)被迫係咁樣囉!」

91年入行由無綫《勁歌金曲》助導出身的花姐,經歷無綫、now到ViuTV,叫人追夢,自己都有夢。「譬如我好想好想同我老公去旅行,呢個係我嘅夢想;我好想搞個drama,呢個係我嘅夢想,我好想有人知道原來我拍drama係OK嘅,花姐嘅嘢係OK嘅,但係我𠵱家四十幾歲咯喎,可能我做嘢嘅時間唔會好長,仲有幾多年?但係我𠵱家做緊嘅嘢唔係我自己嘅夢想喎,我冇話要放棄佢哋(MIRROR/ERROR),但都會為自己嘅將來憂慮囉!」

花姐原先打算監製完《全民造星》後辭職,然後到老公的公司幫手,當然,事情的發展又是另一個故事了。說到犧牲和家人的相處時間,花姐又眼濕濕,「我老公唔係做呢行嘅,佢係做design,我嗰時話好想辭職去我老公公司嘅意思係,我可以分擔佢啲嘢……乘機我可以退休,幫佢計吓數咁!我兩個仔,一個17歲、一個13歲,我同老公講,佢哋都唔係好使我理,我哋可以去我哋想去嘅地方,因為我19歲就出嚟做嘢,花晒啲時間搵錢工作,真係冇乜機會去睇吓呢個世界,好想仲行得走得去睇吓呢個世界。我減肥都係因為呢個原因,我太肥驚行唔到、去唔到旅行。」

說花姐惡嗎?霸氣?大概是職場形象所需啫!說到底一個女人仔,「我老公好想去柬埔寨,我好想放低晒啲嘢同我老公去柬埔寨做乜都好!」想還想,事實是,《全民造星》第二季又開鑼在即,「放低晒啲嘢」怎麼可能?

【姜濤:梗係想去識多啲女仔】

相對花姐由監製變做經理人的心理掙扎,由素人變偶像的姜濤,19歲小鮮肉一鼓作氣,目標明確得多。「𠵱家嘅夢想,具體啲係想做一個全能嘅artist?因為我知道𠵱家嘅娛樂圈係一個好快會俾人淘汰嘅地方……我希望以後大家聽到姜濤個名,係覺得佢係乜都識嘅!我覺得呢個諗法係我鍾意嘅artist小豬(羅志祥),佢講過一句說話,就係你做乜就要似乜!」

人人都說毋忘初衷,姜濤的初衷比較簡單,18歲第一次參加《快樂男聲》,只為了不用付任何費用。「因為我比較孤寒、慳家,一直都係自己搵錢去學跳舞。睇到難得有比賽係唔使錢,個初賽仲要喺我屋企隔籬喎,咁我咪去囉,懵吓懵吓仲可以去埋大陸見埋自己嘅偶像小豬!」姜濤的英文名Show,亦即小豬羅志祥的英文名;Show Keung的偶像是台灣小豬和韓國Rain;不聽廣東歌,成長期吸收的都是國語歌韓國歌;四大天王是誰?總是數不出還有一個叫歌神的張學友……

姜濤說,由細到大屋企得佢一粒仔,生活乏味又單調,加上做飲食生意的父親,經常中港兩地走,平時他有甚麼都只會同媽媽傾訴。「我屋企背景好簡單,得我一個咋嘛,以前童年生活一直都係阿媽睇住我,阿爸就兩頭走。阿爸同阿媽嘅感情唔太close,又冇兄弟姊妹,得我一個,所以細個嘅生活都係好單調,唔會話阿爸阿媽帶你去好多地方呀,我阿媽身體又唔好,我阿媽40歲先生我,所以佢都係高齡產婦,身體好差。我由細到大已經幫手做家務,因為阿媽愛乾淨,細個返學又冇乜同學仔同我玩。」

做姜濤個ex會受傷

仍是處男之身的姜B,打算幾時先拍拖?「哈哈,呢個年紀尤其男仔,踏入青春期有邊個唔想拍拖呢?梗係想去識多啲女仔,但係我𠵱家做緊嘅嘢係代表緊支持自己嘅fans、代表緊公司,識一個女仔可能真係會害到個女仔,佢真係會俾人起底,萬一分咗手,佢可能會俾人冠以姜濤個ex,咁對女仔可能係一個傷害,如無必要唔好帶畀個女仔咁大困擾。」他說:「我會好小心同佢哋相處。」花姐問:「𠵱家好多女仔埋你身咩?」姜濤又問番花姐:「咁點樣為之想識我?」姜濤最後說:「唔會特別去諗呢一件事,唔會特別去抗拒呢件事,呢一刻更加多慾望,(咩慾望?)工作嘅慾望啫,哈哈!」

【後記】坐喺度屙尿嘅技安

花姐話:「有好多人唔知嘅係,佢(姜濤)參加《全民造星》純粹係想識朋友,咁當然都係想入行啦,但識朋友係重點,因為佢由細到大都冇朋友。」

姜濤就說自己在學校為了引人注意,上堂成日「玩Miss」。「我細個好曳㗎!成績一定係唔得啦,一定係有幾日唔返學啦,上親堂都熄Miss盞燈,即使Miss喺隔籬都照熄呀,副校長教緊書我都唔理佢照熄燈。其他同學好開心,我其實唔受同學歡迎嘅,我唔知點解做呢啲嘢出嚟啲同學都會好開心,我就用呢啲方法去引人注意!」花姐聽完即刻話:「你好幼稚!」中學年代是個200磅肥仔的姜濤,花姐說:「我冇諗過技安會變咗姜濤!」姜濤答她:「技安都鍾意唱歌!」

問姜濤有甚麼秘密未向花姐透露過?他爆出一句:「我去廁所係坐喺度屙尿嘅,哈哈哈……因為媽媽教得好,佢話男仔企喺度屙尿會污糟。」花姐話:「冇人想知呢個秘密呀!黐線!」

花姐再爆料,話說訪問前一晚,MIRROR十二子為演藝人協會晚宴表演,姜濤在台下竟然一個人鯨吞了五碟甜品。曾經200磅,下星期才踏入20歲的姜濤,現在仍是一字頭的世界,有得食,最開心,正如粉絲外號也叫「姜糖」,都係食嘅!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