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21日

側寫人物紮實

兇手

一宗殺人案,帶出了不同持份者背後的故事。難得的是,《我》編劇側寫劇中人的處境非常紮實,令觀眾易於從不同角度作出反思。

相關新聞:【文火煲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罪後餘震

兇手

世間太多偽善,令人慣於用冷漠保護自己;善惡像鐘擺,善良的人少了,另一面便會壯大。在這個氛圍之中成長的兇手,行兇之後兩年一直不願說出犯案原因,後來律師成功說服兇手與家人見面及共同探索過去,兇手更一改以往態度,決定爭取上訴!這時卻到了兇手的死期,想生存的時候已不能生存,兇手在最後一刻終於感受到遇害者死前的心情。

家屬

兇手母親在事件後被社會及網路責罵,遠走避世卻陰影處處,最後被逼出一句對白:「天下沒有父母花二十年的心機養一個殺人兇手。」點到即止的總結,引發觀眾的反思,特別是隨意就公審別人的鍵盤戰士,是否埋沒了同理心?至於賈靜雯飾演的新聞台副總監宋喬安,她的兒子在案中遇害,她因為自責無法走出傷痛,與丈夫亦越走越遠。惡果又是否她自己種下?

律師

吳慷仁飾演這宗「無差別殺人案」的辯護律師王赦,王赦從小在育幼院(即是香港的孤兒院)長大,因為意外而沒能趕上去幫派火併的車子,避開了不是被殺就是入獄的命運。後來他奮發圖強,成為專為死刑犯辯護的人權律師。在故事中,王赦控訴民主法治埋沒人人生而平等的權利,任由「正常人」把「病人」關起甚至處死,然而到底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