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19日

【娛.文.樂】貧血Marvel英雌

施嘉莉祖安遜所飾的Black Widow,一直都拍不出獨立Marvel故事,而只是穿插十年擔當配角;電影有說她是孤兒,有養父,也做過俄國特工,但都含糊其詞。

為怕被罵劇透,筆者現在才敢寫看Marvel的終極遺憾。

那是關於女性人物。舉Captain Marvel為例,沒有她刺激Fury,神盾局不會加緊工作;而《終局之戰》如果沒有她在太空把Iron Man的飛船「抬」返地球,戲情發展不了。但遺憾的是,究竟她穿梭銀河做了甚麼,以至她在《MARVEL隊長》裏擔正時有多少成長糾結,讓她得到異能而捨身,都很單薄。

她的單薄,對照Iron Man,有他的成長面對父母雙亡,到年壯意氣風發,再在中年看到身體局限與遺憾;至於Captain America就本為體弱少年,在實驗裏變了魁梧戰士,一心為美國抗敵,卻在續集知道原來神盾局才是製造敵人的始作俑者,令他糾結在正邪兩難裏,而這也解釋了他到《英雄內戰》會反對要有法例限制異能人,惟恐政治進一步扭曲人心。

Marvel英雄大都是最初一鼓作氣,然後遇上矛盾、低潮,及後掙扎再站起來。這算更新了美國英雄主義,因為八、九十年代的荷李活英雄,通常都「大美國」,即使偶有起伏,但遠不如近年男性人物多了自我質疑。Marvel改寫了男性形像,是為美式英雄的突破。

然而英雌對於Marvel而言,卻蒼白得像貧血。雖說近年女性人物在美國電影充當重要角色,故作政治正確而不讓男性專美;然而男性人物的顛覆遠大於此,因為他們的自我質疑,反思了白人男性/美國精神等等價值。畢竟美國電影要女性人物走上主角舞台,編劇們或已認為是重大突破,但突破了甚麼?除了是性別關係之外,就無話可說。

Marvel漫畫其實最初以男身設定Captain Marvel,更以公司名字為他命名,是要他為復仇者領航;但電影把他改成女角,就難免故作性別平等,卻未懂深化女性人物。

至於施嘉莉祖安遜所飾的Black Widow,一直都拍不出獨立Marvel故事,原因類同;電影有說她是孤兒,做過俄國特工,但都含糊其詞。至於Marvel英雄們身邊都有個女性人物,在《終局之戰》尾聲更有一幕要大家一字排開示強,但她們在各自的系列裏都是花瓶,僅像「成功男人背後的女人」。反而女性歹角,比如魁隆女兒Nebula,被父親強迫打鬥,身體又被逐吋改成機械,因童年陰影而變得邪惡,就更有血有肉。

畢竟Marvel世界是男性主導,才教幾代創作者為男角而自省多變;反觀女性主角,雖說存在,卻非優秀劇本。
撰文:陳嘉銘

娛.文.樂

陳嘉銘,以文字品評娛樂,用筆桿敲擊文化。在大學教授電視電影,於生活敬愛動物生靈。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