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5月26日

【藍調時光】蔡楓華的Kimchi

蔡楓華賺到外快時,會歡天喜地電我和林憶蓮(右)去尖沙嘴天文台道吃韓國菜。

人生過得太認真確是場悲劇。在演藝圈中他就是一個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船長哥哥的時代,香港地正啟航起飛,談談情跳跳舞;市民聽到電視傳來《親情》的音樂前奏,定是聞到飯香時候;少年人如我飲玉泉忌廉同沙示汽水一定型過綠寶橙汁;荳芽春夢的情節不過是兩個人一起飲汽水食孖條,開派對頂多跟初戀對象選個雜果賓治,誤以為會得到幸福。那些年你有你黃金屋我有我顏如玉也不打緊,痛快活着更不需天天造作哋講十萬九千次正能量,長輩教落勤奮好學就是福,「將來乞米」一直是徹底的「白色恐怖」。

蔡楓華成名了,偶像時代電視電台歌唱電影被打造成白馬王子,到後來「夜店一個角落裏,獨坐以黑暗作伴侶」(《絕對空虛》)的風頭一時無兩,終究隔數張枱暗處,原來連連噩夢方才揭開序幕。不要忘記膾炙人口的歌曲是在「剎那光輝」的大風暴之後,他未有洩氣,甚至後來走投無路時,他跑去當輔警,找份正當職業餬口對得起天地良心,誰知還是被偽善的社會遺棄,連帶那些高等知識分子族類也無不搖頭恥笑他坐巴士住劏房。對,名副其實一個涼薄世界。某天,子夜時分他曾於廣播道流連,電台看更通報當值監製,那人立時將他驅趕,蔡說給我一些時間,今晚沒有地方可去,我只是站在門口緬懷一下而已,但逐客令下達之後,我跟這個監製翻了臉。

蔡楓華未紅時曾為一個急着養家的同事衝到台長處,想台長以後不如減他人工分給同事,他賺到外快時會歡天喜地電我和林憶蓮去尖沙嘴天文台道吃韓國菜,我們都是他口中的「丫頭」,更初次知道了韓國飯的前菜Kimchi ,品清酒大口大口咀嚼泡菜也談着夢想。他的dream car是保時捷,第一天開動便失事衝落山坡,爬出全毀車廂外居然保住了命,而他只說他比保時捷命硬。

他愛極的泡菜Kimchi酸醃漬法就如他人生,既辛辣又酸甜,時間推移,注定了一世跟細菌在一起。他常言做人嘛不需要回頭,要回頭之時是因為「也許當天想講的講未完」。
撰文:陳海琪

藍調時光

廣播人。寫作人。電視節目主持人。一直相信:只有逆風而行,才知道飛翔的力量。

娛聞樂陪你走遍全球追星,即Like「娛果」FB 專頁!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